今年农场农作物精准生产物联网云平台首次投入应用,这是唐河县今年组织的第8场高标准新农机、新技术推广演示会

6月12日,明晃晃的日头下,麦子晒得焦干。负责河南省滑县小铺乡近万亩有机小麦收获的瑞阳粮食有限公司经理孙党辉却不慌,他指着正驰骋田野的收割机说:“这是从美…
6月12日,明晃晃的日头下,麦子晒得焦干。负责河南省滑县小铺乡近万亩有机小麦收获的瑞阳粮食有限公司经理孙党辉却不慌,他指着正驰骋田野的收割机说:“这是从美国进口的大马力机器,一天能收三四百亩,是普通收割机的两倍!”

“麦到小满日夜黄”,每年小满过后中原大地便进入了“麦收时间”。在河南省舞阳县的十里铺村,小麦已经成熟,眼瞅着一片乌云飘来,村民黄德年却不急不慌:“收割机马上就到了,没等雨下来,麦都…

第一农经网讯
金浪翻滚,麦子飘香。5月25日,河南省唐河县麦收正酣。19日开镰以来,我县日投入小麦收割机2300多台,目前已收割120万亩,占总面积的60%。该县农机局局长侯兰举说,今年小麦产量依然喜人,每亩地可打1000斤以上。
在唐河县桐寨铺镇高标准粮田示范方麦收现场,农业部、河南省农机局、南阳市政府、中联重科集团主要农作物全程机械化示范县四方共建仪式启动,现场进行了新型农机具作业展示:小麦收割机还田、打捆复式一体化作业,植保无人机喷洒秸秆腐熟剂,免耕播种机一次性完成灭茬、开沟、施肥、播种等多道工序。
提高粮食产量、降低生产成本离不开高效农机的使用,这种演示是我们了解新型农机的好渠道。该县祥宏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焦强在现场观看时告诉记者,去年使用了新型免耕深松技术,今年他的合作社每亩增产了100多斤。
据了解,这是唐河县今年组织的第8场高标准新农机、新技术推广演示会。不断的推广演示让农民使用新型农机蔚然成风。该县大型小麦收割机本地保有量已经超过70%、新型免耕播种使用面积达到60%。
新型农机的大面积应用也推动了我县农机制造业的发展,由农机消费大县迈向农机制造大县。该县副县长马俊宏说,规划面积3平方公里的农机产业园吸纳了11个农机制造项目,总投资超过20亿元。

“从前它可无用武之地。每家几亩田,走走停停,卸麦、算账,拐弯抹角还不如中小收割机灵活。”孙党辉表示,如今集中连片示范方越来越多,生产路也更平坦,大型收割机才能施展开拳脚。

“麦到小满日夜黄”,每年小满过后中原大地便进入了“麦收时间”。在河南省舞阳县的十里铺村,小麦已经成熟,眼瞅着一片乌云飘来,村民黄德年却不急不慌:“收割机马上就到了,没等雨下来,麦都收完了。”

记者采访发现,天时地利之下,今年登场的“尖端农机”还真不少。

“五黄陆月天,焦麦炸豆时”,麦收季节曾是农民最辛苦的日子,因为不仅“活累”而且“急人”。“以前用镰刀割麦子,一个壮劳力一天也割不到两亩地,从收到种得一个多月,阴天下雨把人急得团团转,再好的麦子雨一打也毁了。”黄德年说。可自从有了收割机,黄德年这个过去“镰刀都提前三天磨好”的勤快人,也变成了“懒汉”。看天气预报说要下雨,他头天晚上约好了机手,第二天收割机直接开到麦地里,不到40分钟,8亩小麦就收完装袋送回了家里。

在商水县天华种植专业合作社,擦拭一新的植保无人机闪闪发亮。“与传统人工喷施相比,无人机喷药效率高、节水节药、喷洒均匀,合作社流转托管的1万余亩农田用无人机喷洒一遍,只需三四个人忙一周,农药残留也低。”合作社理事长刘天华介绍。

早上还是地里的麦,中午就成了袋里的粮,过去延绵一个月的“麦收持久战”,现在不到半天就颗粒归仓,农业机械化改写着“麦收时间”。2018年麦收,河南更是刷新了新纪录:从5月28日开镰,到6月8日小麦基本收获完毕,河南全省8192万亩小麦仅用12天就全部收获完毕。

坐在办公室,就能看麦收“直播”,农机手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掌握。“今年农场农作物精准生产物联网云平台首次投入应用,机收效率大大提高。”黄泛区农场信息办主任李刚说,农场还购入了无人驾驶播种机和拖拉机,力争在全省率先打造“智慧农场”样板。

农业机械化的发展不仅提高了效率,也描摹着新的麦收图景。“耕、耙、耖”这些过去农业生产离不开的“老物件”,如今已很难再看到,农田里迎来的是收割机、拖拉机、播种机这些“新主角”和一批“新农人”,农业生产从机械化向智能化跨越。

“尖端农机”参战,克服麦收前期降雨、小麦集中成熟对南北梯次收割的不利影响,全省8170多万亩小麦近20天内抢收完毕。来自省农机局的数据显示,全省共投入收割机约17万台,机收率98.7%,其中6月6日至9日机收作业高峰期,4天共收获小麦4026万亩。

在河南郸城县连杰农机专业合作社,不到30岁的合作社理事长王连杰正在通过“智慧农机”的App调度农机。王连杰说,合作社一共有37台收割机,一台收割机一天能收割100多亩,还有40多台大马力拖拉机,通过App能够实施了解农机位置、作业轨迹、作业面积等,随时随地调度农机。

“农业机械化是确保小麦颗粒归仓、秋作物适时播种的关键所在。”省农机局相关负责人表示,4天能抢收全省约一半面积的麦子,离不开农机的高保有量,先进农机高效应用也是重要方面。

20年前,王连杰的父亲是全国第一代收割机机手。当时收割机马力小,一天只能割三四十亩,但对农民来说却是个“宝贝疙瘩”,每到麦收时各地都会上演“农民抢收割机”的画面。郸城县农机局副局长张林说,20年来,不仅农机越来越多、马力越来越大、效率越来越高,而且更加智能化和现代化,一个App所有农机都能了如指掌,一条微信收割机就能开到地头,二维码一扫就付完款,农业生产越来越高效。

“尖端农机”应运而兴,成长的同时,也在遭遇“烦恼”。

河南省农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河南还将组织410万台以上农业机械投入三夏生产,其中联合收割机18万台,播种机100余万台,能保证小麦机收率稳定在98%以上,玉米机播率稳定在90%以上。

“土地流转规模不断扩大,小马力机械已难以满足集中连片农田的需要。但大马力收割机一台要30多万元,有点承受不起,收割机补贴标准的最高限额能不能调高些?”西平县三毛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孙建超建议。

对现代农业的“新宠”植保无人机,黄泛区农场丰硕农机专业合作社有关负责人杨岗作并不太看好。他说:“现有无人机携带电池的容量有限,持续作业十几分钟就要换电池;相对千亩方、万亩方等高标准粮田,无人机遥控作业范围也不太够。”

此外,一些专业合作社表示,社员年龄相对老化,跟不上现代农业发展步伐,站在“互联网
”的风口只能望洋兴叹。

“成长的烦恼”如何化解?

专家表示,从“尖端农机”亮相、登场,再到领衔“唱主角”,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以植保无人机为例,尚处于试验选用、探索发展阶段,急需完善相应的行业标准,规范行业发展,将磨合期尽量缩短。

省农机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近两年河南省新增农机以大马力、大喂入量为主,单机作业能力和机收作业质量进一步提升。随着高标准粮田建设工程、中低产田改造、土地整理、现代农业建设等项目持续推进,农业机械化作业环境将进一步得到改善。

同时,记者了解到,河南省也在加大对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训力度。“尖端农机”搭配新型职业农民,农业将更强,农民会更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