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夏族民共和国在过去10年中经过出台政策、财政措施及立法等办法,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花费了世道最多的财富

文章认为,中国正逐步开展产业升级,产能开始转移到太阳能面板生产这种更高端的制造业上,引入循环经济概念有助推动这一升级改造过程,尤其是如果能更多地利用本地再生材料而不是进口原材料来生产,将有利于整个国家的资源供应安全。

“我们不能为了循环而循环,而要通过建立恰当的市场机制来处理。”耿涌说。

这并非中国循环经济话题首次登上此类顶级期刊。“中国循环经济的确吸引了国际关注。”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耿涌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据介绍,中国政府已在税收、财政、定价以及工业生产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如拨款支持工业园区向更环保的方向改造,向进行资源再利用的企业提供税收优惠等。

这并非中国循环经济话题首次登上此类顶级期刊。“中国循环经济的确吸引了国际关注。”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耿涌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三农科技,更多致富经等你来取

所谓“线性经济”,指的是“资源-生产―消费―废弃物排放”的物质单向流动,以“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为特征。文章最后说,针对全球资源供应安全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就是从“线性经济”发展方式转向“循环经济”,“中国所采取的策略是在缩小全球经济可持续性与生态可持续性之间的差距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

本报讯“中国消费了世界最多的资源,产生了最多的废弃物,但也采取了最先进的解决办法。”3月24日,《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来自中国的经验》的评论文章,再度聚焦中国循环经济的政策与实践。

循环经济

新华社伦敦3月23日电英国《自然》杂志23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说,为了实现“循环经济”的最终目标,中国在过去10年中通过出台政策、财政措施及立法等方式,大力推广废弃物循环利用,取得的成就引领世界。

《中国科学报》 (2016-03-29 第1版 要闻)

在耿涌近期发表于《科学》杂志的另一篇关于中国循环经济的文章中,他认为,中国政府是推动循环经济的主要机构,但不幸的是,不同政府部门和地区制定的项目和规章制度中存在矛盾。

这篇题为《循环经济:中国经验》的评论由来自澳大利亚麦考里大学和纽卡斯尔大学的两位学者约翰·马修斯和谭浩共同撰写。

2012年,国务院印发《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和近期行动计划》,成为我国循环经济领域首个国家级专项规划;2014年和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先后印发循环经济年度推进计划;2015年工信部印发《京津冀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

不过,由于对中国循环经济的理解和实践程度不同,中西方对中国循环经济未来发展的判断有所差异。

新华社伦敦3月23日电英国《自然》杂志23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说,为了实现“循环经济”的最终目标,中国在过去10年中…

对此,耿涌并不认同。“由于经济转型,中国的固废产量已经达到峰值。”耿涌说,“不过,我们面临的固废处理的确有很大压力,关键是如何通过技术进步和市场手段的综合利用真正把相关市场培育处理,通过市场机制来处理,不是完全由政府包办,不然违背了经济规律,也无法真正实施。”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发布的我国循环经济发展指数,以2005年为基期计算,2013年中国循环经济发展指数达到137.6,平均每年提高4个点。

文章指出,西方国家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大公司在供应链上的合作,以便更高效循环利用各种工业原料。中国在这方面优势更大,超过一半的工业生产活动是在工业园区和出口加工区中进行的,对这些园区和加工区进行调控已开始有效降低中国的资源消耗水平,如利用废铜来制造印刷电路板的苏州高新区。

马修斯认为,到2025年,中国将产生占世界1/4的城市固体废弃物。未来,中国需要制定国家目标和路线图,以达到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一样的资源密集度。

“我们不能为了循环而循环,而要通过建立恰当的市场机制来处理。”耿涌说。

文章建议,为更好地发展循环经济,中国有必要出台更清晰的目标和路线图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对那些在资源再利用方面做得更好的工业园区给予更多奖励;设立更优化的“循环经济”指标等。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发布的我国循环经济发展指数,以2005年为基期计算,2013年中国循环经济发展指数达到137.6,平均每年提高4个点。

原题:中国循环经济引国际关注

责任编辑:高晓川

“国外关注中国循环经济,是因为中国是目前唯一从国家层面真正抓循环经济建设的国家。”耿涌说。

2012年,国务院印发《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和近期行动计划》,成为我国循环经济领域首个国家级专项规划;2014年和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先后印发循环经济年度推进计划;2015年工信部印发《京津冀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

文章认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比肩中国在发展循环经济方面的雄心——欧盟去年底出台了循环经济相关规划,但还没有具体落实;美国有多个鼓励公司进行资源循环利用的倡议,一些州也在推动相关循环项目;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它们无论在影响力还是规模上都非常有限。

评论文章的作者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约翰·马修斯表示,过去10年里,中国已通过设定目标、实施政策、经济手段和规章制度,在世界范围内领先推动废弃物材料的循环利用。

苏州新区等产业园区的发展引起国外关注。“根据苏州新区的数据,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该区的能源密集度降低了20%。”马修斯说。

《自然》发文聚焦中国循环经济的政策与实践
“政府引领”切实推进资源综合利用

“政府引领”切实推进资源综合利用

苏州新区等产业园区的发展引起国外关注。“根据苏州新区的数据,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该区的能源密集度降低了20%。”马修斯说。

农事评论,最富创意的三农专业意见

不过,由于对中国循环经济的理解和实践程度不同,中西方对中国循环经济未来发展的判断有所差异。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相较于中国的“政府引领”模式,西方国家更多是自发行动。“这样的做法效果差,也无法切实推行循环经济,所以他们特别希望能在他们的体制下学习中国经验。”耿涌说。
“我们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相对世界其他国家有很大潜力。”评论文章的合作者、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国际商务高级讲师谭浩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中国拥有自上而下的推进力度,也具备由于产业聚集而产生的落实循环经济的先天优势。

马修斯认为,到2025年,中国将产生占世界1/4的城市固体废弃物。未来,中国需要制定国家目标和路线图,以达到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一样的资源密集度。

“最关键的是建立客观、透明、有效的评价体系,并给予循环经济表现优异的地方政府、工业园区和相关企业经济或非经济性质的奖励。”谭浩说。

“最关键的是建立客观、透明、有效的评价体系,并给予循环经济表现优异的地方政府、工业园区和相关企业经济或非经济性质的奖励。”谭浩说。

在耿涌近期发表于《科学》杂志的另一篇关于中国循环经济的文章中,他认为,中国政府是推动循环经济的主要机构,但不幸的是,不同政府部门和地区制定的项目和规章制度中存在矛盾。

原题:中国循环经济引国际关注 “政府引领”切实推进资源综合利用循环经济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中国消费了世界最多的资源…

“国外关注中国循环经济,是因为中国是目前唯一从国家层面真正抓循环经济建设的国家。”耿涌说。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中国消费了世界最多的资源,产生了最多的废弃物,但也采取了最先进的解决办法。”3月24日,《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来自中国的经验》的评论文章,再度聚焦中国循环经济的政策与实践。

相较于中国的“政府引领”模式,西方国家更多是自发行动。“这样的做法效果差,也无法切实推行循环经济,所以他们特别希望能在他们的体制下学习中国经验。”耿涌说。
“我们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相对世界其他国家有很大潜力。”评论文章的合作者、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国际商务高级讲师谭浩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中国拥有自上而下的推进力度,也具备由于产业聚集而产生的落实循环经济的先天优势。

对此,耿涌并不认同。“由于经济转型,中国的固废产量已经达到峰值。”耿涌说,“不过,我们面临的固废处理的确有很大压力,关键是如何通过技术进步和市场手段的综合利用真正把相关市场培育处理,通过市场机制来处理,不是完全由政府包办,不然违背了经济规律,也无法真正实施。”

评论文章的作者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约翰·马修斯表示,过去10年里,中国已通过设定目标、实施政策、经济手段和规章制度,在世界范围内领先推动废弃物材料的循环利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