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用来生产生物柴油的大豆油将会增加到约73亿磅,中国大豆进口量占全年粮食进口总量的73.1%

在世界大豆贸易的天平两端,出口国和进口国,可谓彼此相互依存。
在日前举行的“南北美大豆可持续生产和消费重要性暨与华贸易论坛”上,占全球大豆出口总量绝对比重的美洲六国出席。

盛夏7月,载着美国大豆的散货船“飞马峰”号成为“网红”:为了与中国海关加征25%进口关税的反制措施赛跑,“飞马峰”在中国黄海上演了一出“生死时速”。三个多月后的10月18日,满载着千吨大豆的“龙推603号”粮食专用驳船从俄罗斯远东地区抵达黑龙江省抚远港,这是中国企业在俄罗斯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首次通过水路大批量回运国内。
同样都是运抵中国的大豆船,缘何有此不同命运?
当中美在贸易领域过招之时,大豆成为角力的主角之一。两艘大豆船的背后,折射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美国与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中国之间贸易摩擦升级,同时也反映出中国一直以来寻求大豆进口渠道多元化的努力。
中国大豆贸易的进口态势若照此继续发展,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重塑全球大豆贸易格局。
中国对大豆的需求不断增长
作为大豆的原产地国家,中国曾经是最大的大豆出口国。
据统计,1994/95年度之前,中国为大豆净出口国。进入2000年以后,旺盛需求促使中国大豆进口量逐年飙升。1999/00年度,中国进口大豆刚突破1000万吨。到了2009/10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飙升到5034万吨,2017/18年度甚至飙升到9350万吨。
短短25年左右的时间,中国完成了由大豆出口国向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角色的转变,进口量占全球大豆贸易量的60%。毫无疑问,中国已经稳坐世界大豆进口国的头把交椅。
布瑞克农信集团研究总监林国发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角色转变的背后,最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带动居民消费水平提升,居民人均日蛋白摄取量持续提高,而且居民营养膳食中蛋白结构也从之前的植物源蛋白为主向动物源蛋白转变。动物源蛋白需求增加,刺激了我国养殖行业快速增长。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俨然已经形成了大豆占主导地位的粮食进口格局,而且大豆的对外依存度也屡创新高。据统计,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量占全年粮食进口总量的73.1%,对外依存度达到86.2%,且进口的大豆绝大部分为来自美洲的转基因大豆。
目前,巴西、美国、阿根廷是中国三大主要进口来源国,其进口量占大豆进口总量的95%左右。2017年,这三个国家分别约占中国进口总量的53.3%、34.4%、6.9%。
自从2013年巴西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大大豆进口来源国以后,巴西逐年持续增长的大豆产量及价格优势,不断挤占美国大豆在中国的市场。因为大豆出口政策及国内土地、气象、资源等因素,阿根廷大豆产量波动较大,每年向中国出口大豆500万-1000万吨。自从2010年向中国出口大豆超过1000万吨,达到1119万吨以后,向中国出口量已经7年未超过1000万吨。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是美国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市场,美国约有62%的大豆销往中国。中美大豆贸易相互依存度均较高。两国贸易摩擦升级后,大豆将成为最受影响的双边贸易货种之一。

图片 1

根据美国农业部发布的4月份世界油籽市场和贸易报告,2015-2016年度,大豆的全球出口总量为13223.9万吨。其中,巴西、美国、阿根廷、巴拉圭、加拿大分列前五位。

每年2月中下旬,美国农业部(USDA)都会发布关于未来十年的农业展望报告。报告基于对宏观经济、农业和贸易政策、天气和全球发展的预设,对农产品生产和消费、全球农产品贸易、农产品价格等指标的走势进行预测与展望,被视为市场和生产的“风向标”。

此外,该报告称,2016-2017年度,由于产量增加,乌拉圭大豆出口预计为300万吨,比上月预测值高出50万吨。

1、美国国内大豆产需展望

这也就意味着,这6个国家的出口量占全球出口总量的比重接近98%。

首先,来看看美国国内的大豆产需情况:据预测,在展望期内美国国内的大豆消费以及大豆出口均会保持增长趋势。市场需求的增加会推动大豆名义价格的温和上升,促使美国豆农扩大大豆的种植面积。据预测,2019年美国的大豆种植面积将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玉米种植面积,达到9100-9200万英亩,且这一趋势将持续至下一个十年。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5-2016年度,中国的进口量为8323万吨,占全球贸易量的比重为62.9%。该年度,中国的大豆产量为1178.5万吨,进口依赖度高达87.6%。

美国大豆:国内消费和出口需求。推动大豆需求增长的原因主要有:随着全球畜牧业的发展和人均收入的增长,对由美豆制成的豆油和饲料豆粕的需求都会增加。随着对清洁能源的需求增加,将有更多的美豆被用于制作生物柴油。预计至2021/22年度,美国用来生产生物柴油的大豆油将会增加到约73亿磅,在展望期的后五年内,每年可生产超过10亿加仑的生物柴油。来自中国等大豆进口国的需求强劲,推动美豆的出口量增加。

在国内,也一直有声音关注大豆畸高的进口比例。针对第一财经关于六国是否会考虑联合抵制出口大豆到中国的提问,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主席、大豆协会理事吉姆米勒回应称,此番代表团来华目的不是为了控制对华出口,而且任何一人都不会这么做,也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们的存货太多了。

不过,美国大豆将持续面临来自南美大豆生产国的竞争压力,在展望期内美豆占全球贸易份额将有所减少,从2018/19年度的约40.3%下降至2027/28年度的约33.4%。此外,美国豆油和豆粕的出口也同样面临来自南美国家的竞争。

米勒称,在美国,种植的大豆95%是基因改良大豆,58%出口,其余用于美国本土消费。

2、大豆及大豆制品的全球贸易趋势

他说,中国是代表团各国的大豆第一大进口国,也是第一大客户,如果没有中国的进口,各国都会损失掉大豆的价值,就会变得没有意义。

放眼全球,国际市场的大豆、豆粕、豆油贸易情况又是如何呢?随着世界发展中国家国民收入和人口的增加、城市化及现代食品制造产业的发展,对大豆、大豆油等食用植物油和富含蛋白质的动物饲料的需求将不断增长。展望期内,全球前三大大豆及大豆制品出口国仍是巴西、美国和阿根廷,这三个国家的大豆、豆粕和豆油的出口总量约占全球出口总量的87%。

梳理前述报告也可以发现,在全球大豆前五大生产国中,出口贸易量占产量的比重从高到低依次为,加拿大、巴拉圭、巴西、美国、阿根廷。其中,前四个国家的出口贸易量均超过或接近50%。

国际贸易:大豆、豆粕和豆油

换句话说,在世界大豆贸易的天平两端,出口国和进口国彼此相互依存。中国每年8000多万吨的大豆进口量也极大地影响着这5个国家的出口。

大豆:在展望期内,国际大豆贸易预计增长30.5%,由目前的1.57亿吨增长4800万吨,至约2.05亿吨。至2027/28年度,巴西的大豆出口量预计将增长45%(3000万吨)至9640万吨,牢牢保持世界最大的大豆出口国地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据预计,至2027/28年度中国的大豆进口将增加4100万吨,占全球总增长量的86%。

此外,出席此次论坛的主要大豆生产国,在历史上曾经付出过环境生态破坏的代价。正因此,这些国家走上了可持续发展道路,从技术、物流等各方面发力,并建立起一整套法律法规体系。

豆粕。在展望期内,国际豆粕贸易预计增长近18%,达到8200万吨。至2027/28年度,阿根廷、巴西和美国的豆粕出口份额分别占全球份额的48%、25%和14%。阿根廷将保持全球最大的豆粕出口国地位,部分原因在于其对大豆制品的出口关税较低。欧盟是全球豆粕的最大买家,至2027/28年度其进口量预计将达到2010万吨。

米勒提到,生物技术可以在提高单产的同时,让有限的资源可持续使用。

豆油。在展望期内,国际豆油贸易预计增长27%,由目前的1210万吨增长至约1,540万吨。至2027/28年度,阿根廷、巴西和美国的豆油出口份额分别占全球份额的48%、18%和8%。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豆油出口国,在展望期内出口量预计增长20%至740万吨。除了出口关税较低,阿根廷的优势还在于其国内对豆油的需求较少。印度将是全球最大的豆油进口国,至2027/28年度其豆油进口增长将占全球总增长量的33%。

在论坛上,阿根廷大豆产业链协会会长罗多尔福罗西称,美洲的大部分大豆和玉米生产都使用生物科技种子。之所以美洲农民大力支持生物科技,在于科技帮助他们以更少的投入生产更多的产品,同时有助于减少环境影响。

他提到,中国的大豆主要从美国、巴西、阿根廷和巴拉圭进口。作为大豆主要生产国,只有这些技术得到中国的批准才会有作用。中国政府和其他国家政府都有权力对每个转基因品种进行许可和批准,但是希望各国的审批机构能够协同批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