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长效稳定的农业规模经营发展体系,克山润生村镇银行

◎本报记者刘伟林黑龙江省克山县是新形势下的第一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像黑龙江省大多数地区一样,今年,克山县玉米价格大幅下降,农民收益减少。但是,种惯了玉米的克山人将挑战变成机遇,在农业…

克山:为土地和资本搭桥

◎本报记者刘伟林

近日,《中国科学报》记者走访黑龙江省克山县时,看到了一份特殊的收藏证书。这份证书2014年4月10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具:克山润生村镇银行,贵单位的“首份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档案”被我馆收藏。这是一张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登记的申请书,申请时间是2011年1月。

黑龙江省克山县是新形势下的第一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像黑龙江省大多数地区一样,今年,克山县玉米价格大幅下降,农民收益减少。但是,种惯了玉米的克山人将挑战变成机遇,在农业供给侧改革结构性上找到了突破口。2016年,克山县仁发合作社按照有机标准种植的6000亩大豆,每斤卖到了13元钱,是玉米价格的18倍。

2012年3月,农业部正式批复黑龙江省克山县为全国新一轮农村改革试验区,试验项目是创新土地规模经营制度。而在此后,克山也朝着实现土地经营规模化、科学种植标准化、农业生产专业化和要素配置集约化的目标发展。

该合作社理事长李凤玉介绍到:“有机豆收入特别好,去掉成本一亩可获得利润2400元,过去,玉米种植最好的时机一亩利润也只有400元。”如今,该合作社围绕市场需求和现代农业发展,积极调整种植结构,向特色绿色要效益。其规模经营土地5.6万亩,除优质玉米外,还种植大量马铃薯、鲜食玉米、大豆、杂粮、白瓜等。李凤玉把仁发合作社的成功归功于克山县近年来深化农村改革,建立长效稳定的农业规模经营发展体系。

克山县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中心主任赵洪城对这一过程体会最深。“我们把解决规模经营后资金需求量大和农业融资难的矛盾作为改革切入点,着力缓解银行想放不敢放与农民想贷贷不到的‘断桥’问题。”赵洪城告诉记者。

2016年,克山县流转土地282万亩,规模经营280万亩,分别占耕地总面积的93.4%和92.7%。通过创新主体、建设平台、规范管理、提升层次,构建了长效稳定的规模经营发展体系,土地集约化利用率明显提高,粮食综合产能显著增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基本制度得到有效巩固。

据了解,那张被收藏的贷款单据是黑龙江省第一笔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同时入选了“复兴之路”参展,这也成为了克山老百姓自豪的事情。

克山县探索建立了以合作社为主体,通过带地入社、租赁承包、联合合作等方式实施的合作社规模经营模式。还建立了以懂经营、会管理的农民为主体,通过租赁土地实施规模经营的种植大户模式及以家庭为单位联合组建家庭农场模式,从而实施规模经营。

土地是农业生产的基本要素,也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基本保障。但随着我国农业规模化和产业化发展步伐加快,农村资金供求矛盾突出。《中国科学报》记者在克山县采访中了解到,主要是由于缺少金融机构认可的合格抵押品,农村金融服务一直处在银行想放不敢放和农民想贷贷不到的两难境地。

克山县建立统一的产权交易平台,依托该县土地流转服务平台,组建农村集体产权交易中心,对农村集体用房、合作社场库棚和机动地、林地、五荒、水面等不动产抵押贷款进行探索,扩大金融抵押物范围,增强主体融资能力。他们以县农村信用社为主体,以县土地流转服务大厅为依托,组建克山县农村新型经营主体金融服务中心,面向全县各类规模经营主体开展信贷业务,实行“一站式”办公和“一条龙”服务,据悉,目前该县农信联社已为1000多个经营主体发放贷款4亿余元。并通过打造信用体系、金融服务、融资担保和资金互助等四大平台,创新实施“四权”抵押和3~5年期按揭贷款等金融产品,几年来,他们以累计发放支农贷款64.8亿元,为经营主体提供强大的金融支撑。

黑龙江省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其辖内三江平原与松嫩平原被称为“北大仓”,这里是全世界仅有的三大黑土带之一。而克山县位于黑龙江西北部,地处齐齐哈尔、五大连池“一小时经济圈”中心,素有“中国黑土珍珠”之称。

在土地实现规模化经营,金融服务有效保障下,克山县集中力量打造现代化的服务体系。该县通过组建科技联盟、科技协会、科技公司等服务组织,创新实施技术入股和科技包保等服务方式,将服务触角延伸至田间地头跟踪指导,几年间,共推广先进农技27项,应用面积650万亩次,科技成果贡献率达65%。同时,该县不断整合就业、劳转、扶贫、科技及职教等培训资源,组建克山县职教中心,建立了“五位一体”的“大职教”格局,并通过校校合作、校企共建、开发特色专业等措施,累计培训社员、大户和农技人员达5000余人次,极大提高了主体技术水平。此外,该县采取以强带弱、跨区合作等方式,组建联合社15个,为社员提供生产经营、人才互助、产品宣传、市场开拓和信息咨询等多元化服务,实现了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受益农户达7.3万余户。

作为农业大省,黑龙江是我国第一批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省份。早在2010年,克山县就被黑龙江省政府确定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要求其在创新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上,探索一整套符合当地实际,切合现代农业发展,与现实生产力相匹配的抵押贷款模式和路径。

这也与国家分配给克山县农村改革试验区的主要任务相似,即围绕制约农村土地规模经营发展的瓶颈问题,重点在稳定和完善农村土地基本经营制度、建立健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制度和探索创新土地规模经营多样化运作机制等三个方面进行探索试验。

站在克山县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中心大厅,赵洪城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克山县创新开展的以土地承包经营权、预期收益权、农民财产权和集体机动地经营权为主要内容的“四权”抵押贷款成了连通两者之间的“断桥”,盘活了土地这一沉睡的资本。

在赵洪城看来,发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不仅可以有效解决金融机构想放不敢放和农民想贷贷不到的难题,还有助于促进土地流转和规模化经营。

克山县从2009年起在黑龙江省率先开展了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截至目前,已完成普查登记288万亩,确权量达95.3%,颁证9.8万户。确权后,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由原来的“不动产”变成了“动产”,土地经营权进入融资市场有了“身份证”,为土地经营权、预期收益权抵押贷款打下了基础。

最让赵洪城得意的是,克山县建立了县、乡、村三级土地流转服务平台,县有土地流转服务大厅,乡有土地流转服务中心,村有土地流转服务站。“经村级确认、乡级评估、县级抵押,开展土地经营权认证、评估、登记、抵押等工作,把土地规模经营和土地经营权抵押成功引入市场化发展轨道。”赵洪城说。

坚实的信用基础是金融健康发展的动力和源泉。赵洪城介绍,近年来,克山县把信用体系建设作为提升金融服务水平的关键来抓,坚持“先评级、后授信、再用信”。目前,全县已有6万余信用户、597家合作社进入评级系统,应录入率分别为100%和87%。其中,“黄金信用户”272户。

而针对不同信用等级和客户需求,金融机构配套制定了相应的激励办法,对A级以上信用户扩大授信额度、延长还贷期限,“黄金信用户”还可享受免抵押、免担保、降利率的“两免一降”优惠政策。

近两年来,各商业银行共发放信誉贷款近3亿元,2015年黑龙江省建设银行为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合作社(以下简称仁发合作社)一次性授信1亿元,并为其发起成立的黑龙江省龙联合作社联合社授信30亿元。

2009年10月,克山县河南乡仁发村党支部书记李凤玉带领6户村民,筹资850万元注册了仁发合作社。2011年4月,合作社开始改变经营模式,采取“保底收益+分享补贴+参与分红”等策略,吸引周边农户带地入社。2014年末,合作社成员发展到2638户,自营土地增加到5.4万亩。

专家认为,农业经营社会化为金融机构服务“三农”提供了支点。

在2012年克山县被确定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后,克山县于2013年3月成立了黑龙江省第一家中国人民银行主管的信用信息中心,258家农民专业合作社信息悉收入库,仁发合作社也在其中。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仁发合作社理事长李凤玉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有了中国人民银行的信用评级,中国银行克山县支行等金融机构主动找到我们商谈贷款事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