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乎今年年末我们标准聘用她成为孔家楼村的‘特别聘用村官’,她也成了县里小知名气的创业标准

大学生创业典型成了村里 特聘村官
21岁那年,还在校园里的邵阳阳就决定要在市场上闯荡一番。几经挫折之后,她成了一个知名地板品牌在汶上县的代理商,生意十分红火,她也成了县里小有名气…

图片 1

中新网10月27日电
在济宁市汶上县义桥镇孔家楼村有这么一位网红,她不仅在花椒上做直播,还带动了整个村经济的发展。

大学生创业典型成了村里特聘村官

济宁市汶上县,30岁的邵阳阳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在手机前,手里摆弄着一个小小的空玻璃瓶,进行网络直播。作为汶上县义桥镇孔家楼村的“特聘村官”,她不仅通过手机直播平台把村里生产的花糕卖向了全国,还招来了近六百万元的投资,在村里建起辣椒酱厂,产品尚未面市已经敲定了好几家代理商。

邵阳阳,是济宁市汶上县义桥镇孔家楼村的一名村民,作为一名80后,她也和其他年轻女孩一样喜欢直播,但是她直播的内容却和我们常见的不一样。

21岁那年,还在校园里的邵阳阳就决定要在市场上闯荡一番。几经挫折之后,她成了一个知名地板品牌在汶上县的代理商,生意十分红火,她也成了县里小有名气的创业典型。

大学生创业典型成为村里“特聘村官”

图片 2

大概是2015年吧,当时我去商贸城有事,恰巧碰到了邵阳阳。因为之前就听说过她的大名,所以就突发奇想要邀请她来给村里的经济发展支支招。在邵阳阳的办公室里,孔家楼村村支书袁明周对记者说,邵阳阳也乐于把自己创业、经商的经验带到孔家楼村。

21岁那年,还在上学的邵阳阳就决定要在市场上闯荡一番。几经挫折之后,她成了一个知名地板品牌在汶上县的代理商,生意十分红火,她也成了县里小有名气的创业典型。

花椒直播蒸花糕 意外成了“网红”

袁明周告诉记者,孔家楼村主要以农作物种植为主,集体经济非常弱,近年来村里一直希望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在村里的几次集体会上,袁明周把聘请邵阳阳来村里给经济把脉的想法告诉了众人,大家都很赞成,于是那年年底我们正式聘请她成为孔家楼村的特聘村官。

“大概是2015年吧,当时我去商贸城有事,恰巧碰到了邵阳阳。因为之前就听说过她的大名,所以就突发奇想要邀请她来给村里的经济发展支支招。”在邵阳阳的办公室里,孔家楼村村支书袁明周对记者说,邵阳阳也乐于把自己创业、经商的经验带到孔家楼村。

与其他主播不同,邵阳阳每次在花椒上进行直播都会给粉丝介绍像辣椒酱这样的村里的农副产品,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邵阳阳说:“当时就是直播玩,没有卖东西,后来发现村里很多留守妇女喜欢蒸花糕,我就把花糕放直播里,结果大家都很感兴趣。”

别看这次聘请是完全义务的,邵阳阳不领孔家楼村一分钱工资,但上任之后她就三天两头往孔家楼村跑,村里的土地适合什么样的特色种植,是不是能建生态园,发展的过程中如何能与村里的扶贫相结合,想了很多思路,有试着推动的,当然也有失败的。

袁明周告诉记者,孔家楼村主要以农作物种植为主,集体经济非常弱,近年来村里一直希望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在村里的几次集体会上,袁明周把聘请邵阳阳来村里给经济“把脉”的想法告诉了众人,“大家都很赞成,于是那年年底我们正式聘请她成为孔家楼村的‘特聘村官’。”

据了解,花糕是孔家楼村老人们都会做的一种食物,每到过年时大家都会做,可是做出来的花糕吃了也就吃了,如今花糕也能给大伙儿来带收益。

手机直播蒸花糕意外成了网红

别看这次聘请是完全义务的,邵阳阳不领孔家楼村一分钱工资,但上任之后她就三天两头往孔家楼村跑,村里的土地适合什么样的特色种植,是不是能建生态园,发展的过程中如何能与村里的扶贫相结合,“想了很多思路,有试着推动的,当然也有失败的。”

造型奇特,颜色喜庆,孔家楼村里的花糕,被邵阳阳一拿到花椒直播间,立刻引来大量粉丝的关注。

记者注意到,邵阳阳的办公桌前立着一根直播杆,她指了指颇为骄傲地说:这是我的粉丝送我的。原来,平日里喜欢玩手机直播的邵阳阳,在直播平台上是粉丝过四万的网红。

手机直播蒸花糕 意外成了“网红”

图片 3

谈及手机直播,邵阳阳说她玩直播是因为自己是个积极乐观的人,所以我想通过直播自己的一些生活,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态度,让大家都能感受到。直播之初,邵阳阳在直播平台上有了400多名粉丝,其中不少成了铁粉。

记者注意到,邵阳阳的办公桌前立着一根直播杆,她指了指颇为骄傲地说:“这是我的粉丝送我的。”原来,平日里喜欢玩手机直播的邵阳阳,在直播平台上是粉丝过四万的“网红”。

正是这样的一次尝试,让邵阳阳看到了直播可以带来的经济效益,于是她开始在花椒上卖花糕,一时间邵阳阳成了网红,村里的花糕也出了名。

去年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邵阳阳在村里玩直播的时候,突然想到是不是可以把村里的一些产品放到直播中推销出去?那会儿刚好快过年了,我就想着让村里的馒头房蒸些花糕试试,毕竟现在大家过年时吃得越来越好,但儿时记忆里的那些美食可能都许久未见了。

谈及手机直播,邵阳阳说她玩直播是因为自己是个积极乐观的人,“所以我想通过直播自己的一些生活,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态度,让大家都能感受到。”直播之初,邵阳阳在直播平台上有了400多名粉丝,其中不少成了“铁粉”。

记者了解到,村里的2万6千多份花糕,卖了320多万,村民每做一个花糕,就能挣8块钱,仅去年过年期间,孔家楼村的村民们就有个把千的收入。

想到就做,邵阳阳召集了村里十余名留守妇女,在馒头房里用手机全程直播,从选材、和面、塑形,到蒸,整个过程我全部用手机直播了出去。没想到的是,许多在外地的汶上人或儿时吃过花糕的北方人,看到这个直播之后非常激动,立刻有人提出在网上下订单,第一次一共做了16个花糕,还未出笼就被抢订一空。

去年年底,贵州征地律师,一次偶然的机会,邵阳阳在村里玩直播的时候,突然想到是不是可以把村里的一些产品放到直播中推销出去?“那会儿刚好快过年了,我就想着让村里的馒头房蒸些花糕试试,毕竟现在大家过年时吃得越来越好,但儿时记忆里的那些美食可能都许久未见了。”

邵阳阳利用花椒直播,让村子里的花糕走了出去,她告诉记者,虽然离过年还有段时日,可现在花糕的订单已经是供不应求。

很快,命名为小村官喜洋洋的16个花糕,飞到了东北、广州、云南和贵州等地。

想到就做,邵阳阳召集了村里十余名留守妇女,在馒头房里用手机全程直播,“从选材、和面、塑形,到蒸,整个过程我全部用手机直播了出去。”没想到的是,许多在外地的汶上人或儿时吃过花糕的北方人,看到这个直播之后非常激动,立刻有人提出在网上下订单,“第一次一共做了16个花糕,还未出笼就被抢订一空。”

把关各道工序 农副产品制作有讲究

靠手机直播引来数百万投资

很快,命名为“小村官喜洋洋”的16个花糕,“飞”到了东北、广州、云南和贵州等地。

用花椒平台直播卖花糕卖出了经验,邵阳阳就想着继续拓展她的小事业,现如今她的小生意已经不再局限在网络,还有了自己的实地工厂。在村委会的支持下,很多农副产品都可以生产,而记者看工人们正在研磨的花椒面,就是做辣椒酱的配料之一。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孔家楼村的馒头房就卖出了四五千个花糕,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400多个订单,到后来供不应求,十几人一天下来紧赶慢赶也就能做200来个花糕。所以,许多订单只能推掉,邵阳阳说起来还有些遗憾。而她的粉丝,也从最初的三四百人,激增到四万两千多人。

靠手机直播引来数百万投资

单单是辣椒的一个配料,花椒的制作就需要多道工序,在邵阳阳的工厂里,一瓶辣椒酱的生产就涉及多个环节,每年的辣椒从村里的土地里种出来就会直接拿到这里生产,打开瓶盖还有很鲜很香的味道。而除了生产辣椒酱之外,现在厂子里还可生产包括石墨面粉在内的多款农副产品。

显然,直播卖花糕的方式不仅让这些留守妇女每个月多挣了几千块钱,而且还让许多人注意到了孔家楼村。很快,来自汶上县城的一个企业家找到了袁明周和邵阳阳,表示可以投资在村里建个工厂,希望村里能够好好规划一下。既然要建厂,我希望能建一个对劳动力需求大的项目,这样能发动村里的剩余劳动力都参与进来,帮助他们就业。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孔家楼村的馒头房就卖出了四五千个花糕,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400多个订单,“到后来供不应求,十几人一天下来紧赶慢赶也就能做200来个花糕。”所以,许多订单只能推掉,邵阳阳说起来还有些遗憾。而她的粉丝,也从最初的三四百人,激增到四万两千多人。

就这样,邵阳阳把自己的梦想付诸了实践,2010年大学毕业至今,已经是她创业的第7个年头,出身农村,她的梦想里也插上了和大伙儿一起致富的翅膀。

几番考察之后,邵阳阳和袁明周决定建一家辣椒酱厂,打造孔家楼村自己的纯手工辣椒酱。而这也就是为什么邵阳阳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辣椒酱和空瓶子的原因。现在只要一直播,她就会和粉丝们商量辣椒酱可以有什么口味,瓶子应设计成什么样。而一些铁粉也给予了热烈的回应。

显然,直播卖花糕的方式不仅让这些留守妇女每个月多挣了几千块钱,而且还让许多人注意到了孔家楼村。很快,来自汶上县城的一个企业家找到了袁明周和邵阳阳,表示可以投资在村里建个工厂,希望村里能够好好规划一下。“既然要建厂,我希望能建一个对劳动力需求大的项目,这样能发动村里的剩余劳动力都参与进来,帮助他们就业。”

利用花椒直播增加了村民的收入,厂子也建了起来,原生态的农作物和专业的生产设备,为邵阳阳的厂子带来了很高的人气,如今,她已经发展了63个代理,订单也铺到了全国70多个县市,村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邵阳阳的创业团队。

虽然现在辣椒酱厂才刚刚选定了厂址,但投资方的一期投资580万元已经到账,这更让邵阳阳看到了网络平台的力量。通过直播中和粉丝的沟通,她不仅决定要把小村官喜洋洋辣椒酱放到线上和线下两个渠道销售,而且还吸引了济南、德州、滕州、微山等地的商家成为代理商,等厂子建好了,我也要把我们辣椒酱的制作过程全部直播出去,让消费者买得放心。

几番考察之后,邵阳阳和袁明周决定建一家辣椒酱厂,“打造孔家楼村自己的纯手工辣椒酱”。而这也就是为什么邵阳阳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辣椒酱和空瓶子的原因。现在只要一直播,她就会和粉丝们商量辣椒酱可以有什么口味,瓶子应设计成什么样。而一些“铁粉”也给予了热烈的回应。

走进厂子里,很多工作人员都是90后的年轻人,他们中除了一些是村民外,大多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想要和邵阳阳一样,回到家乡为村里做点儿事。

虽然现在辣椒酱厂才刚刚选定了厂址,但投资方的一期投资580万元已经到账,这更让邵阳阳看到了网络平台的力量。通过直播中和粉丝的沟通,她不仅决定要把“小村官喜洋洋”辣椒酱放到线上和线下两个渠道销售,而且还吸引了济南、德州、滕州、微山等地的商家成为代理商,“等厂子建好了,我也要把我们辣椒酱的制作过程全部直播出去,让消费者买得放心。”

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团体,他们大学毕业回到农村,带着梦想,用自己的知识和力量,投身创业之路。邵阳阳的想法也得到了村委会的支持,如今,邵阳阳的厂子正式成为村里的扶贫项目,越来越多的村民除了在家种地外,都有了额外的收入。

图片 4

除了邵阳阳以外,还有不少人通过花椒直播提高了收入,如花椒主播“地主家的傻儿子”用在直播间售卖耕地定制化生产的方式,不仅解决了农产品的销路问题,还大幅度提升了自身收入,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净收入便达3万元。由此不难看出,“直播+农业”的模式给农业市场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直播的流量和粉丝经济增加了农民收入,提供了更多的农产品增值服务,这便为农业的生产、运营模式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甚至推动整个全产业链环节颠覆式重构,为中国农业改革提供范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