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未经得曾某芬同意的情况下,打死鸭子弟弟被哥哥打伤住院

周超文陈学强文/图
出门坐公交、煮饭天然气、家中宽带遨游世界……这种现代化的生活在今天的城里已成常态。然而,对地处四川省叙永县、兴文县、江安县和纳溪区交界的泸州市纳溪区上马镇平均…

周超文陈学强文/图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但居住在泸州市纳溪区上马镇八角仓村的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以曾某芬的屋檐水沟滴水会冲毁自己的菜地为由,在未经得曾某芬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

周超文朱丹
因为哥哥家的10多只鸭子跑到弟弟的喂鱼田里被弟弟打死了2只,打伤几只,哥哥一气之下拿起扁担将弟弟打伤住院。事后,哥哥后悔,弟弟也觉得自己打死鸭子是自己错在先,兄弟俩在…

图为范泽云与两个边际村党支部书记共话发展。

法官现场查看引发纠纷的屋檐水沟。

周超文朱丹

周超文陈学强文/图

周超文陈学强文/图

因为哥哥家的10多只鸭子跑到弟弟的喂鱼田里被弟弟打死了2只,打伤几只,哥哥一气之下拿起扁担将弟弟打伤住院。事后,哥哥后悔,弟弟也觉得自己打死鸭子是自己错在先,兄弟俩在法庭上听从了法官的劝解,认识到各自的错误,相互道歉,两兄弟当场承诺今后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

出门坐公交、煮饭天然气、家中宽带遨游世界……这种现代化的生活在今天的城里已成常态。然而,对地处四川省叙永县、兴文县、江安县和纳溪区交界的泸州市纳溪区上马镇平均海拔500多米的八角仓村村民来说,却是天大的变化。而引领这一变化的,则是村党支部书记范泽云牵头成立的“边际联盟”协会。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但居住在泸州市纳溪区上马镇八角仓村的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以曾某芬的屋檐水沟滴水会冲毁自己的菜地为由,在未经得曾某芬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曾某芬的屋檐水沟改道,在曾某芬前来阻止时双方发生抓扯,致曾某芬受伤住院治疗11天。4月25日,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巡回法庭来到八角仓村进行公开审理,当场审理并判决周某伟、周某超赔偿曾某芬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等共计2805元。

近日,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法院巡回法庭来到上马镇太平村,公开审理了这起亲两兄弟因几只鸭子而发生的健康权纠纷案。在主审法官的调解下,两兄弟认识到了各自的错误,哥哥主动承担了打伤兄弟住院产生的一半医疗费,两兄弟重拾亲情。

近日,笔者来到上马镇八角仓村中心村聚居点水口寺,只见潺潺流淌的小溪上一道小桥将两岸的江安县水口村、伏龙村,兴文县连心村,叙永县大坡村联结在了一起。每逢农历一、四、七赶集,小桥上来来往往的村民摩肩接踵,但都是相互礼让,从没有发生过一次纠纷。“这要得益于我们携手边界五村组建的‘边际联盟’。”在八角仓村生活了20年的村民周忠说。

曾某芬与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系同村同组居民。周某伟有一菜地靠近曾某芬家屋檐边,此前因另一小事致曾某芬与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产生不快,一直让两兄弟心结难解。

打死鸭子弟弟被哥哥打伤住院

“好个水口寺,场场都有事。三天不打架,就要乱大套。”这首由当地村民自己编唱的民谣,真实地反映10多年前水口寺真实的社会治安现状。“能不能建立一种机制,将相邻村联合起来共谋发展、共促和谐?”2002年5月,面对这一令村民不安的治安环境,范泽云就开始思索,并响亮提出组建“边际联盟”的倡议,随即得到边界其余4个村“两委”的响应,并明确了联盟宗旨为“信息互通、资源共享、统筹协作、促进发展、稳定和谐”,约定每半年召开一次通气会,有事第一时间支书或村委会主任到现场。

2016年10月7日上午,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又带着锄头到紧邻曾某芬屋檐的菜地边干活时,为防止今后曾某芬家屋檐水冲向菜地,两人遂自行决定在临近曾某家屋檐处另行掏挖一土沟作排水所用,将原菜地边的小水沟用土填平。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正在忙着填平之前的另行挖沟时被曾某芬发现,曾某芬认为两人在挖其屋檐角,随即上前阻挡,并用手拉住周某伟的锄头,随后双方发生争吵和抓扯。由于曾某芬身体娇弱,被周某伟、周某超两兄弟一番抓扯后推翻在地头,后经医院检查,曾某腰部和背部软组织受伤。

去年8月24日,泸州市纳溪区上马镇太平村村民刘某军的10多只鸭子跑进了兄弟刘某兵的养鱼田里。由于刘某兵的鱼田喂养的商品鱼有大有小,担心鸭子吃鱼的刘某兵在追赶不走的情况下,拿来一根竹竿对着鸭子就一阵乱打,当场有2只鸭子被打死,另有几只鸭子被打伤。

边界联盟成立后还真管用。在成立后的第三天,八角仓村民赵某的3头羊越界啃了江安伏龙村村民李某的莴笋秧,张某要赵某按双倍补偿引发边际纠纷。范泽云和伏龙村支书杨正江第一时间到场调解,最后由赵某给全部补栽上,并补偿化肥、人工等现金20元,双方握手言好。

曾某受伤后在上马镇卫生院住院治疗11天,共产生医疗费用2900元。因村民委员会和派出所两次调解未果,今年4月7日,曾某芬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周某伟、周某超连带赔偿医疗费等损失6635元。

正当刘某兵追打鸭子时,恰巧被哥哥刘某军发现,见自己的鸭子被弟弟活活打死,一怒之下的刘某军从家中拿来一根扁担,就与兄弟扭打了起来。由于刘某兵手中仅有一根竹竿,不能抵挡扁担的威力,当即被打伤。后经检查,刘某兵右侧颞部血肿、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脑供血不足。

水口寺村张某与江安县伏龙村陈某既是近邻,又是姨娘表兄弟,但因为家禽养殖互相损伤了对方种植的庄稼,张某用竹栅将村里的大道自行拦了起来,让本来就窄的大道更加难走,惹来过往行人怨声载道。为化解两兄弟之间多年的隔阂,水口寺村前任村支书对张某调解不下10次,但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纳溪区法院护国法庭受理此案后,通过庭前调查,了解到此案系因房前屋后的土边地角琐事引发的健康权纠纷,且诉讼标的不大,遂依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向双方送达了小额诉讼程序告知书,同时考虑到曾某体弱多病,为了直观明晰案情,方便当事人诉讼,4月25日,护国法庭决定以巡回法庭审案方式,现场到八角仓村开庭审理,并邀请部分村组干部旁听。

其后,刘某兵先后住院治疗11天,产生住院医疗费4297.59元。刘某兵出院后,在当地派出所的主持下,要求哥哥刘某军赔偿医疗费和务工等各项损失费用9194.59元。但当即遭到了刘某军的拒绝,他认为,弟弟刘某兵的鱼田里养殖的都是成鱼,鸭子根本不可能吞得下大鱼。且自己在与弟弟扭打中也受了伤,产生了一定的费用,自己也没有找弟弟赔偿。因此,产生的医疗费应该各自承担,刘某军不同意补偿。

“边际联盟”成立后的第四天,张某和陈某两兄弟又闹到动刀动棍的地步,范泽云就请来伏龙村支书杨正江帮忙支招。杨正江提醒范泽云,一家人内部不和,总有外人掺和。于是,经过范泽云和杨正江的一番摸查,终于找到了两兄弟不和的始作俑者。在范泽云和杨正江分别对张某和陈某于情于法的调解下,两兄弟都认识到了自己的不是,历经3年多的隔阂终于解开,重新来往在一张桌子吃了团圆饭……

在庭审过程中,主审法官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从纠纷起因、过程、损害后果,以及相邻权的合法行使和处置方式等方面明理释法、剖析评议。最后,主审法官语重心长地对出席庭审的周某伟和曾某芬说,“邻里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远水难解近渴,远亲不如近邻。相互间能够做邻里,也是一种缘。邻里间如果以强凌弱,不仅受到道义的谴责,更要受到法律的惩罚。”

诉诸法院法官真情调解续亲情

“边际联盟协会之所以‘一呼百应’,重要原因是在村与村之间架起了桥梁,很多原来看似不好协调的矛盾和困难迎刃而解。”范泽云介绍说。

在通过法官一番打比方、说事理的普法教育后,法庭结合当地的劳动力工资和生活水平,最后,法庭当场作出终审判决,由周某伟、周某超赔偿曾某损失2805元。

面对派出所调解无果,为了讨回公道,11月份,弟弟刘某兵向纳溪区法院递交诉状,将哥哥刘某军告上法院,要求哥哥刘某军赔偿医疗费、检查费、误工费等全部损失共计9194.59元。

和谐邻里话好说,边界平安事好办。自“边际联盟”协会启动以来,每年的修路、邻里纠纷年年递减,而因纠纷引发的流血冲突,已连续15年为零,更多是在涉及两地的修路建设中,不仅相互支持,还自发参与。2013年水口寺中心村小桥重建时,两边村民没要一分工钱参与的就有20多人。

庭审结束后,旁听干部、群众纷纷说,这巡回审判好,审一案,宣传一片,让我们懂得了与邻为伴、与邻为善的重要性,不然只会两败俱伤,还伤了邻里和气。律师点评:

近日,纳溪区法院巡回法庭来到太平村,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兄弟因打死鸭子引发的健康权纠纷案。

如今,随着“边际联盟”的“一呼百应”,“边际联盟”已变成了边界村之间的“连心桥”,很多原来看似不好协调的矛盾和困难迎刃而解,边界村里稳定和谐。

针对周某伟、周某超与曾某芬因屋檐水沟改道引发的健康权纠纷,中国法学会会员、四川杰可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骏律师认为,农村因田间土地等发生纠纷的,应当有意识地通过法律等正当合法程序进行解决,不应采取非法的私力救济,尤其是采取暴力手段,否则,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人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本案中,当事人双方发生纠纷,周某伟、周某超、兄弟未采取合法程序解决纠纷,转而使用不当手段造成曾某芬受伤,其行为已构成侵权,就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法律责任。

庭审中,主审法官认为,哥哥刘某军的鸭子进入弟弟刘某兵的田里,弟弟刘某兵怒而驱打鸭子致怒哥哥刘某军,使得矛盾进一步激化,双方发生抓扯扭打,虽然在纠纷过程中弟弟刘某兵受伤,但也存在一定的过错。法官说,公民的健康权依法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该起纠纷件中,哥哥刘某军的鸭子游入弟弟刘某兵的鱼田里,本是小事一桩,两兄弟却均未能冷静、理智地对待此事,没有采取正确的方式平息纠纷,致使事件进一步升级。

调解审理中,主审法官据理依法并引用典故——清朝康熙年间发生的“六尺巷”的故事真诚开导两兄弟。“千里来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法官语重心长地对刘某军、刘某兵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即便邻居不是一家人,因生产、生活中的琐事问题难免不发生隔阂矛盾,但发生时都要应以亲情为重,开诚布公、和气化解,何况还是亲兄弟。希望你们以清朝康熙年间解决邻里纠纷的这个故事为镜,摒弃前嫌,重续你们的兄弟感情。

最后,法院认定刘某兵受伤产生的损失费用为7197.59元,由哥哥刘某军承担50%,即由哥哥刘某军承担3599元。而在听了法官的一番劝导后,刘某军和刘某兵都颇为后悔,握手言和,表示以后此类事件再不会发生了,做今生永远的好兄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