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发布两年来,左所屯生态清洁小流域治理启动

记者日前从市水务局水土保持总站获悉,今年本市将联手河北,按…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
】《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发布两年来,京津冀三地联手,共同改善区域生态环境质量。京津冀三地产业版图正在重构,朝着“理顺京津冀产业发展链条,形成区域间产业合理分布和上下游联动机制”的方向发展。
协同发展共绘绿色版图京津冀唱响生态协奏曲
京津冀地区山水相连,唇齿相依。近日,跟随京冀联合采访组行走冀北大地、潮河两岸,相关媒体欣喜地看到,由北京市和河北省共同实施的合作共建水生态项目——“密云水库上游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已经落地实施。截至目前,首批50平方公里的建设任务已经完成,实现了继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之后京津冀在生态领域协同发展又一重要突破。
预计到2018年任务全部完成后,作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的河北省张家口、承德地区,将治理水土流失面积600平方公里,项目区水土流失治理度达到85%,新增污水处理能力59.66万吨,在为密云水库输出更加清洁地表水的同时,也将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奠定坚实基础。
创新思路 突破瓶颈 建设清洁小流域22条
京津冀地区国土面积不到全国2.3%,水资源仅占全国1%,却承载全国8%的人口和11%的经济总量。专家表示,长期以来,由于水资源严重短缺和水资源过度开发,京津冀已经成为我国水资源环境严重超载地区之一。
作为北京重要的水源地,密云水库流域控制面积近1.6万平方公里,其中3/4在河北。“上游地区生态搞不好,密云水库的水质就保证不了。”北京市水土保持工作总站主任周嵘表示,北京的水缸盛满了来自河北的水,下游要得到一库清水,就需要同河北合作共同治理,终才能共同受益。
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实施,为打破行政区域壁垒,实现上下游溯源治污、源头护水带来的重大机遇。北京市水务局局长金树东说,“我们必须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主动作为,推动水安全区域化管理向流域化管理转变,加强京津冀在水资源保障、水生态环境治理等广阔空间的协同发展。”
北京市水务局和河北省水利厅组成调研组,全面摸清了密云水库上游水生态环境现状。调研显示,虽然密云水库水质总体来说是好的,但上游来水量趋减,水质恶化的势头不容乐观。以丰宁满族自治县为例,根据全国第二次水土流失遥感普查,全县水土流失总面积4791平方公里,历经10多年治理,目前尚有2011.3平方公里轻度以上水土流失面积未得到治理。
面对严峻形势,北京和河北联合部署编制了密云水库上游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规划,规划范围包括河北省的两市五县:承德市丰宁县、滦平县、兴隆县以及张家口市赤城县、沽源县,计划用3年时间,建设生态清洁小流域22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600平方公里。
其中,北京给河北方面提供资金支持约2亿元,相当于总投资一半,首批1.155亿元已拨付到位;河北省在产业结构调整、财政收入锐减情况下,多方筹措资金,解决了两市五县2015—2016年350平方公里治理面积的建设资金5250万元,同时结合其他生态建设项目开展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
对标北京 源头护水 16亿立方米蓄水创新高
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属北京市首创,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3年列为北京市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
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杨进怀介绍,早在2003年,北京就在全国提出以水源保护为中心,构筑“生态修复、生态治理、生态保护”三道防线,坚持污水、垃圾、厕所、河道、环境同步治理,采取21项措施建设生态清洁小流域。
截至目前,北京已建成343条生态清洁小流域,有效保护了水源,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为山区百姓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
“作为同一个流域单元、同一个水源系统,承德、张家口两市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严重滞后,迫切需要按照北京市标准来开展建设。”河北省水利厅水土保持总站副主任贾立海表示。
相关媒体在丰宁县南辛营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区的南瓦窑村看到,村里新建了公厕,设置了垃圾桶,营造出小桥流水的滨水景观。
“治理前,河道坍塌,环境脏乱,垃圾、柴草、粪肥随意堆放,显得乱糟糟的,让人很不舒服。自从开展生态清洁小流域示范建设后,村里面貌大变样。”86岁的老党员季永奎高兴地说。
“我们引进北京的成功经验和先进技术,按照‘同一治理目标、同一治理标准’的原则组织实施,目前,南辛营项目区先期启动的10平方公里面积已经完成。”丰宁县水务局局长徐顺臣介绍。
“清水下山、净水入库。”今年,由于上游来水增加等因素,密云水库蓄水量已超过16亿立方米,创2000年以来的蓄水新高,水质也明显变好。
培育“绿产” 带动脱贫 “水生态+扶贫”效果凸显
在滦平县付家店乡代营子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现场,经过半年“坡改梯”,千亩现代农业产业园内,一道道梯田层层叠叠,硬化的田间道路错落有致。村民康富春介绍说,“我种的地原来是块陡坡地,每逢雨天,水把肥土都冲跑了,一年辛苦下来收入不到5000元。”
今年,康富春将这4亩坡地按照每亩700元价格流转给付家店乡现代农业产业园,随后该产业园结合清洁小流域建设将坡地改成了平整的梯田,过去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变成现在的“三保”田,在1000亩苹果树种植的基础上,套种600亩黄芩等中草药。康富春和妻子在产业园打工,每年收入超过2万元。
滦平县与北京一墙之隔,境内有潮河、滦河两大水系,是京津两市重要水源地,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按照“山顶青松戴帽,山坡梯田改造,平地设施增效,生态治理河道,村庄绿树围绕,垃圾不再乱倒”的标准,滦平县以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为契机,通过整合政府部门涉农项目资金,鼓励农民以土地、房屋等资源入股,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新农村建设,实现沟域经济立体式绿色化发展,大大增加农民收入。
密云水库上游5个县,大多数是贫困县。河北省水利厅水土保持处处长李树槐表示,多年以来,为了满足京津地区用水需求,张承地区不断压缩工农业用水指标,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发展的权利,客观上需要国家和下游地区的支持和反哺。
滦平县副县长王建文表示,通过实施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滦平县把水土保持工作与产业开发、生态环境和新农村建设有机结合。这种“水生态+扶贫”模式,对欠发达地区在保持青山绿水的同时大力推进脱贫工作,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尽管如此,清洁小流域建设只属于单项治理措施,尚未形成长效机制。随着工作不断推进,治理思路不断深化,目前亟待在国家层面出台相应的生态补偿机制,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大尺度流域的生态、社会、经济和谐发展。”李树槐说。
原标题:京冀“生态联治”打破壁垒

图片 1

记者日前从市水务局水土保持总站获悉,今年本市将联手河北,按照本市标准,共同治理小流域微循环,畅通京冀大水系的毛细血管。

治理后的滦平县付家店乡代营子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现场。资料图片

延庆区永宁镇西山沟村村书记宋立民不时接到市民游客打来的旅游预约电话。以前,我们村的路不好走、排水差,一下大雨,村内村外积水很多,道路泥泞。宋立民说,他们村位于左所屯小流域,隶属永定河水系。村里种有600多亩山杏,是主导产业,但由于水土流失率高,影响了山杏长势,不少村民外出务工补贴家用。
2009年,左所屯生态清洁小流域治理启动,修整梯田6.67公顷,果树下挖存水树盘3.85万个、节水灌溉20公顷、种植经济林6.67公顷。水务部门还帮村里整修了水泥山路、排洪沟。路通了,果树有水喝了,排洪顺畅了,来村里玩的游客也多了。以前,我家10多亩山杏,常因无法及时采摘烂在地里;如今,这些山杏每年能为我家带来万余元收入。宋立民说。
据悉,截至去年底,全市1085条小流域中已建成316条生态清洁小流域,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912平方公里;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组建起了由1万多名农民组成的管水员队伍,人均月薪500元。我们制定了3年计划,携手河北两市五县,按北京的治理标准,实施600平方公里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市水土保持总站相关负责人说,今年,本市将继续推进生态清洁小流域治理,计划在7个山区建成生态清洁小流域27条,涉及26个乡镇、71个村。同时,按照相同的标准,帮助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兴隆县、丰宁县,张家口市赤城县、沽源县治理小流域。京冀共建小流域3年计划完成后,不仅本市山区百姓可享受到生态清洁小流域治理红利,环京河北山区百姓也将从水系微循环治理中受益。

京津冀地区山水相连,唇齿相依。近日,跟随京冀联合采访组行走冀北大地、潮河两岸,记者欣喜地看到,由北京市和河北省共同实施的首个合作共建水生态项目——“密云水库上游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已经落地实施。截至目前,首批50平方公里的建设任务已经完成,实现了继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之后京津冀在生态领域协同发展又一重要突破。

预计到2018年任务全部完成后,作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的河北省张家口、承德地区,将治理水土流失面积600平方公里,项目区水土流失治理度达到85%,新增污水处理能力59.66万吨,在为密云水库输出更加清洁地表水的同时,也将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奠定坚实基础。

京津冀地区国土面积不到全国2.3%,水资源仅占全国1%,却承载全国8%的人口和11%的经济总量。专家表示,长期以来,由于水资源严重短缺和水资源过度开发,京津冀已经成为我国水资源环境严重超载地区之一。

作为北京最重要的水源地,密云水库流域控制面积近1.6万平方公里,其中3/4在河北。“上游地区生态搞不好,密云水库的水质就保证不了。”北京市水土保持工作总站主任周嵘表示,北京的水缸盛满了来自河北的水,下游要得到一库清水,就需要同河北合作共同治理,最终才能共同受益。

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实施,为打破行政区域壁垒,实现上下游溯源治污、源头护水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大机遇。北京市水务局局长金树东说,“我们必须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主动作为,推动水安全区域化管理向流域化管理转变,加强京津冀在水资源保障、水生态环境治理等广阔空间的协同发展。”

北京市水务局和河北省水利厅组成调研组,全面摸清了密云水库上游水生态环境现状。调研显示,虽然密云水库水质总体来说是好的,但上游来水量趋减,水质恶化的势头不容乐观。以丰宁满族自治县为例,根据全国第二次水土流失遥感普查,全县水土流失总面积4791平方公里,历经10多年治理,目前尚有2011.3平方公里轻度以上水土流失面积未得到治理。

面对严峻形势,北京和河北联合部署编制了密云水库上游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规划,规划范围包括河北省的两市五县:承德市丰宁县、滦平县、兴隆县以及张家口市赤城县、沽源县,计划用3年时间,建设生态清洁小流域22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600平方公里。

其中,北京给河北方面提供资金支持约2亿元,相当于总投资一半,首批1.155亿元已拨付到位;河北省在产业结构调整、财政收入锐减情况下,多方筹措资金,解决了两市五县2015—2016年350平方公里治理面积的建设资金5250万元,同时结合其他生态建设项目开展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

16亿立方米蓄水创新高

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属北京市首创,连续多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3年列为北京市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

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杨进怀介绍,早在2003年,北京就在全国率先提出以水源保护为中心,构筑“生态修复、生态治理、生态保护”三道防线,坚持污水、垃圾、厕所、河道、环境同步治理,采取21项措施建设生态清洁小流域。

截至目前,北京已建成343条生态清洁小流域,有效保护了水源,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为山区百姓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

“作为同一个流域单元、同一个水源系统,承德、张家口两市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严重滞后,迫切需要按照北京市标准来开展建设。”河北省水利厅水土保持总站副主任贾立海表示。

记者在丰宁县南辛营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区的南瓦窑村看到,村里新建了公厕,设置了垃圾桶,营造出小桥流水的滨水景观。

“治理前,河道坍塌,环境脏乱,垃圾、柴草、粪肥随意堆放,显得乱糟糟的,让人很不舒服。自从开展生态清洁小流域示范建设后,村里面貌大变样。”86岁的老党员季永奎高兴地说。

“我们引进北京的成功经验和先进技术,按照‘同一治理目标、同一治理标准’的原则组织实施,目前,南辛营项目区先期启动的10平方公里面积已经完成。”丰宁县水务局局长徐顺臣介绍。

“清水下山、净水入库。”今年,由于上游来水增加等因素,密云水库蓄水量已超过16亿立方米,创2000年以来的蓄水新高,水质也明显变好。

培育“绿产” 带动脱贫

“水生态+扶贫”效果凸显

在滦平县付家店乡代营子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现场,记者看到,经过半年“坡改梯”,千亩现代农业产业园内,一道道梯田层层叠叠,硬化的田间道路错落有致。村民康富春告诉记者:“我种的地原来是块陡坡地,每逢雨天,水把肥土都冲跑了,一年辛苦下来收入不到5000元。”

今年,康富春将这4亩坡地按照每亩700元价格流转给付家店乡现代农业产业园,随后该产业园结合清洁小流域建设将坡地改成了平整的梯田,过去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变成现在的“三保”田,在1000亩苹果树种植的基础上,套种600亩黄芩等中草药。康富春和妻子在产业园打工,每年收入超过2万元。

滦平县与北京一墙之隔,境内有潮河、滦河两大水系,是京津两市重要水源地,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按照“山顶青松戴帽,山坡梯田改造,平地设施增效,生态治理河道,村庄绿树围绕,垃圾不再乱倒”的标准,滦平县以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为契机,通过整合政府部门涉农项目资金,鼓励农民以土地、房屋等资源入股,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新农村建设,实现沟域经济立体式绿色化发展,大大增加农民收入。

密云水库上游5个县,大多数是国家级贫困县。河北省水利厅水土保持处处长李树槐表示,多年以来,为了满足京津地区用水需求,张承地区不断压缩工农业用水指标,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发展的权利,客观上需要国家和下游地区的支持和反哺。

滦平县副县长王建文表示,通过实施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滦平县把水土保持工作与产业开发、生态环境和新农村建设有机结合。这种“水生态+扶贫”模式,对欠发达地区在保持青山绿水的同时大力推进脱贫工作,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尽管如此,清洁小流域建设只属于单项治理措施,尚未形成长效机制。随着工作不断推进,治理思路不断深化,目前亟待在国家层面出台相应的生态补偿机制,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大尺度流域的生态、社会、经济和谐发展。”李树槐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