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合传动在产品质量品质方面达到扶桑洋行在中华的档次,首先要退换农业机械行当重主机轻构件的守旧思想

李俊年的办公室里挂了块小黑板,向来客介绍企业与产品时,讲到兴奋处,他喜欢拿起笔在黑板上一条条地写下来,让你更加感觉条理清晰、一目了然。
李俊年是国内最为知名的…

走专业化路线目前正在成为零部件行业甚至农机行业的共识。一些零部件生产企业围绕专业化路线进行战略布局,生产的产品以其专而精的特色赢得市场的青睐。李俊年表示,对于农机零部件企业而言,保持专业化的定力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有的零部件企业在经济效益好的时候往往容易盲目扩张,涉足不相干的领域,最终会荒废零部件这个主业。零部件企业自身要有能力有想法走专业化路线。

谷合传动从今年起将全面推行信息化管理,提升运营效率和质量,在明后两年率先在农机零部件行业实现智能制造,目前公司已经规划了3条自动化生产线,届时一条线上2个人就可以负责运行了。

零部件质量和性能是影响国产农机作业的关键因素。《经济日报》记者在日前结束的2016中国农机零部件峰会上了解到,目前国产拖拉机30%以上的故障来自于发动机或者与发动机有关的零部件。

谷合传动的升级转型还体现在对硬件的背水一投上。由于市场与客户需求不断变化,加上近年来行业形势日趋严峻,谷合传动这两年来日子过得并不轻松。但是,咬牙进行转型升级的李俊年已经下定决心,“再不转型就要死了,我们坚定不移,5年时间一定要转成功。”目前正在建的车桥试验中心投入将达到3500万-5000万元,在如此紧张的形势下,成为公司转型决心与意志的有力体现。目前谷合传动在建的试验台架属国内同行仅有,过去国内只有一家位于洛阳的研究机构在上世纪80年代从国外进入过同类设备,而谷合的设备从美国公司引进,在抗疲劳、承载、转向、防水等4个方面遥遥领先国内同行。李俊年决心将此打造成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提升外协、制造、装备件的质量,保证质量受控。

此外,一些整机企业不能平等对待零部件企业,降价、压款、促销等行为让零部件生产企业苦不堪言。目前一些零部件生产企业尝试与整机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据了解,全柴与雷沃重工基本形成了战略合作关系,从产品开发、过程管理、产品质量、市场营销等方面进行系列化整合。

日本专家先来了两个,一年半时间谷合传动完成了产品设计的升级,尝到甜头的李俊年随后又引进两位,对制造环节予以加强推动。这样,公司从产品设计、虚拟试验、实验室验证、在线检测、终端制造等全流程都在日本专家指导下予以改善。

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零部件分会会长、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俊年认为,一定要重视零部件行业的发展,扶持和帮助那些有能力有实力有志愿做专做精的零部件企业,不仅要给予资金扶持,还要在人才、方法方面给予零部件企业指导。

看到谷合传动的车桥等产品,你会惊讶于零部件居然也这么新颖美观。有些人可能认为,零部件藏身于整车之中,用户并不会觉得过于影响整车的观感。但是,没有良好的喷漆技术保护,影响产品使用寿命不说,也会影响二手机的价格。

安徽全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及国内一流的产品试验中心。潘忠德说,全柴通过自主研发、委托设计、产学研和国际合作等途径,确保公司的产品技术始终紧跟全球先进水平。近年来广泛采用信息技术、综合自动化技术等现代制造技术,有效应用水平静压造型、消失模铸造、立卧转换加工中心、在线检测、智能机器人等一批国际领先的工艺与设备,企业制造能力不断提升。今年9月份即将验收的智能化生产车间将进一步提升全柴智能化制造水平。

在李俊年看来,引入日本专家人超所值,目前公司各个方面都取得了革命性的改观:一是质量、理念、方法上带来很大变化,素以精益化生产知名的日本人带来了全新的工作理念,无论工作态度、做事风格,特别是对细节的关注上,几乎让人无可挑剔。如产品的清洁度提升之后,对产品升级的作用很大。二是日本人的成本控制、对原料的节约理念深入骨髓,一举一动都与成本紧密挂钩。仅以目前的一款车桥为例,产品重量比原来的型号轻了近20%,但产品性能还超过了原来的同款产品。三是日本人善于用数据说话,通过日常积累和实验分析,养成了良好的记录、总结习惯,为后续管理提升打下了良好基础。四是在物流方面,车间运输、工位以及工具的使用更加科学合理。

过去农机行业存在着重主机轻零部件的问题。“要做大做强零部件企业,首先要改变农机行业重主机轻零部件的传统观念,进一步提高对中国零部件制造技术重要性的认识。”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锡文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李俊年的办公室里挂了块小黑板,向来客介绍企业与产品时,讲到兴奋处,他喜欢拿起笔在黑板上一条条地写下来,让你更加感觉条理清晰、一目了然。

潘忠德表示,主机企业应该把关键零部件研发制造纳入公司的长远发展战略来考虑,与零部件生产企业建立长久的战略合作关系,从产品规划开始,就可以实现同步开发。主机企业还应该扶持零部件企业发展,把一些零部件分给一些专业厂家去做,让零部件生产企业为其提供专业化的服务。

零部件强则主机强,主机强行业发展才有希望。谷合传动的经历也印证了一个道理,如果国内企业不能在某一领域具有竞争力,那么外资就可以在中国享受垄断高价,作为国内消费者,则需要向他们支付更高的购买成本。所以,像谷合传动这样的民族品牌崛起,一是会造福中国的农民兄弟,也必将推动中国农机产业的整体升级。

树立专业化理念

在日本专家的协助下,谷合传动在技术开发方面迅速提升,两年时间完成了产品技术开发升级,特别是水田拖拉机车桥系列产品已经日趋成熟。在产品质量方面,过去由于制造水平有限,如降噪、防水等方面不足,影响了产品的整体质量,后通过大力优化原来的产品结构,升级产品质量,在完善产品功能、提升产品可靠性并降低成本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罗锡文认为,农机零部件生产企业要做大做强,必须要树立专业化发展的理念,要做专做精,无论是做链条、驱动桥、离合器,还是做齿轮、螺丝,都要做成世界上最好的产品,这样就会吸引全世界范围内的农机主机生产企业来寻求合作。

2012年公司改名的当年,谷合传动产值也达到历史高峰期,达到4亿元之巨,这对于一家国内农机零部件企业来说,是非常可观的数字。但是李俊年认为原来的增长方式并不可持续,特别是一些主流拖拉机企业纷纷自己从事零部件生产,因此要想继续站稳市场,需要像国外零部件企业一样,打造出精品,干别人不能干、干不了的产品。于是考虑果断进行转型升级,首先一步是引入人才,一开始从国内的外企中找人,但效果并不理想,难以改变既有的状态和模式,基本以失望告终。这让李俊年把眼光放到了国外,出国到欧洲、到日本等制造先进的地方找专家。不过,要找到合适特别是双方满意的并不容易,直到2014年才告一段落,一狠心,花高价从日本分两批引进了4名专家。

在潘忠德看来,要提高农机智能化制造水平,设备和人才是不可或缺的两个重要因素,不仅生产设备要达到智能化水平,生产过程的基本要素也要实现智能化管理。目前智能化装备可以通过购买国外最先进的智能化设备来实现,现在关键是要提高管理的智能化水平,尤其是提高人的智能化管理水平。(经济日报记者
刘 慧)

当然,很多事情需要过程,李俊年称,公司工艺布局、物流的全面改善,需要2年时间才能基本完成。李俊年立了个从2016年到2018年的三年规划,其中打算从2016年建成一家国内首屈一指的驱动桥试验中心,这是一个国家科技促进项目,谷合传动承担了200马力以上桥的产业化项目,以期完成200马力以上大桥的开发并装机量产。

图片 1

在年初召开的雷沃重工供应商年会上,谷合传动继续成为这家国内最大的农机企业的4家战略供应商之一。让李俊年尤为兴奋的是,在这家国内农机龙头企业并购意大利拖拉机品牌阿波斯之后,随后在中国生产首发的产品上,已经配上了谷合传动的车桥。兴奋之余的李俊年还把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提升智能化水平

李俊年要做的是,谷合传动在产品性能质量方面达到日本企业在中国的水平,引领行业发展升级。在产品的对接上,实现世界通用,在结构和标准上跟世界接轨。多年来,国内企业老是进行恶性竞争,打价格战,无意也无力进行产品升级,谷合传动在这种阵痛阶段和行业的困难期,仍坚持品质导向、提升质量,并大力投入。

经过多年的市场洗礼,现在国内农机行业重主机轻零部件的观念正在逐步改变。《中国制造2025》提出,把农机关键核心零部件研发制造放到与主机同等重要的位置上。到2020年,掌握核心零部件制造和可靠性关键技术,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平均无故障时间分别提高至250小时和60小时;2025年全面掌握核心装置和整机可靠性技术,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平均无故障时间分别达到350小时和100小时。

李俊年把谷合传动的发展历程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专业化阶段,二是品牌化阶段,三是国际化阶段,进入国际农机企业配套体系。目前谷合传动的大桥已经实现可以替代进口,由于具备更好的性价比,进入中国的知名农机跨国企业几乎都正在与谷合积极对接。这让过去习惯了在中国高价销售的一家跨国零部件制造商很是难受――在性能相差无几的前提下,谷合传动的产品价格比其降低30%。

图为安徽全柴智能化生产车间一角。本报记者 刘 慧摄

李俊年是国内最为知名的农机转向传动桥和齿轮制造商潍坊谷合传动的董事长。此前,谷合传动还有一个知名的名称是前进齿轮箱,前两年为了打造新品牌,公司将名称易为谷合传动,但仍然沿用了双品牌战略,前进的牌子依然保留着。

改变传统观念

研发设计和制造水平低是当前制约农机零部件生产企业的两个重要因素。罗锡文认为,要做好农机零部件,必须要用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提升农机零部件设计水平和制造水平,提高农机零部件的质量。要运用参数化设计、产品数据管理的并行协同设计,农机产品的虚拟设计等技术提高研发设计水平,运用柔性制造技术、计算机模拟制造技术、农机产品生产周期管理技术来提升零部件的制造水平。

近年来我国零部件研发制造水平有了快速提升,国产机械换挡拖拉机零部件基本实现了国产化。但是,在机械换挡拖拉机向动力换挡拖拉机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动力换挡变速箱、电控技术、液压驱动等高端配件领域还基本处于空白。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农机工业的发展。据了解,国内主流柴油机零部件基本都是由外资控股企业或者合资企业生产的,柴油机高端燃油喷射系统90%以上需要依靠进口,动力换挡拖拉机的核心零部件变速箱国内还无法生产。

安徽全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四缸柴油机研发与制造的龙头企业之一。公司总经理潘忠德认为,发动机本身既是整机也是包括拖拉机、收获机在内的农机主机产品的零部件。零部件不仅是为农机主机服务的,而且也是为整个农机行业服务的,应该通过提高零部件的水平来提升整个农机产业的水平。

农机产品质量的好坏,很多时候取决于一颗螺丝钉。一台农机产品是由成百上千个零部件组成,只有把每一个零部件做好了,才能提高整机质量。近年来国产农机零部件正在努力补齐短板,力求涅槃重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