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核心提示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或怀揣着发家致富的愿景,背井离乡,进入工厂…

图片 1

核心提示

图片 2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或怀揣着发家致富的愿景,背井离乡,进入工厂,走进城市,把青春岁月留在那里。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第一代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已经老去(年龄在55岁到70岁之间),他们可能还没攒够养老钱,却不得不面对新的困境。没有技术,力气也不如年轻人,经济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转型,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图片 3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有政协委员指出,第一代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他们曾经投身国家经济建设,为国家改革开放做出了巨大贡献,如今理应得到关注、受到关怀。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加大力度统筹和规范解决老年农民工社会养老保险、医保、福利等基本保障。

图片 4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据悉,对于农民工的养老问题,2015年,海南省政府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指出,我省将努力扩大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覆盖面,依法将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纳入职工社会保险,其他农民工根据实际情况,可选择参加城乡居民养老和医疗保险,做好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工作。

图片 5

1

核心提示

刘恩科:58岁 老家:河南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或怀揣着发家致富的愿景,背井离乡,进入工厂,走进城市,把青春岁月留在那里。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第一代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已经老去(年龄在55岁到70岁之间),他们可能还没攒够养老钱,却不得不面对新的困境。没有技术,力气也不如年轻人,经济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转型,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已经习惯 独自在外漂泊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有政协委员指出,第一代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他们曾经投身国家经济建设,为国家改革开放做出了巨大贡献,如今理应得到关注、受到关怀。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加大力度统筹和规范解决老年农民工社会养老保险、医保、福利等基本保障。

“最大的煎熬是想家”

据悉,对于农民工的养老问题,2015年,海南省政府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指出,我省将努力扩大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覆盖面,依法将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纳入职工社会保险,其他农民工根据实际情况,可选择参加城乡居民养老和医疗保险,做好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工作。

今年活不多,“只出不进”的状况让他担忧

1

3月7日早上7时许,天蒙蒙亮,在海口市坡巷村的一间民房里,躺在床上的刘恩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洗脸刷牙后,他钻进狭窄的厨房,将昨天做好的馒头放进锅里加热。10多分钟后,刘恩科就着腌制的咸菜,吃起了早饭。自从年后回到海口,他一直没有活干,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吃着同样的早餐。

刘恩科:58岁 老家:河南

刘恩科今年58岁,老家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大榆树村。30多年前,他和老乡一起外出打工,一直干着泥工的工作。早年,他曾在北京、福建、浙江打过工。2010年,他来到海南,在三亚待了半年,后来一直在海口打工。

已经习惯 独自在外漂泊

“我现在都是跟着包工头干,包工头有活就会找我,不用自己出去找。”刘恩科说,跟着包工头,活比较多,收入也有保证,但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我正月十八从老家回到海口后,直到现在都没活干。”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最大的煎熬是想家”

没活干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只出不进的状况让刘恩科很是担忧,他只能想办法“节流”。“一个月房租480元,加上水电,怎么也要600元左右,和表哥一家平摊,也要两三百元。”刘恩科说,虽然现在多是自己做饭吃,但菜价并不便宜。“现在最大的开销就是抽烟了,一般买的都是两三块钱一包的烟,一天抽不到一包。”刘恩科一边抽烟一边说,自己很少喝酒。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今年活不多,“只出不进”的状况让他担忧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去年只挣两三万,打算干到60岁就回老家种地

3月7日早上7时许,天蒙蒙亮,在海口市坡巷村的一间民房里,躺在床上的刘恩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洗脸刷牙后,他钻进狭窄的厨房,将昨天做好的馒头放进锅里加热。10多分钟后,刘恩科就着腌制的咸菜,吃起了早饭。自从年后回到海口,他一直没有活干,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吃着同样的早餐。

吃过早饭,刘恩科坐在床上看起了书,一本《盲派铁口断》成为他的闲暇读物。早上9时许,刘恩科出门和工友们聊天,话题无非是希望包工头能早一些找到活,让大家都有事情做。

刘恩科今年58岁,老家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大榆树村。30多年前,他和老乡一起外出打工,一直干着泥工的工作。早年,他曾在北京、福建、浙江打过工。2010年,他来到海南,在三亚待了半年,后来一直在海口打工。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刘恩科说,他去年一年只挣了两三万元。“我印象最深的是前些年的一个工程,在一个商品房小区干了半年就挣了两三万,这两年不行了。”干活挣的钱,刘恩科大多数都寄回了家。“我有一个儿子,今年32岁,两个孙子也已经四五岁了。早年,儿子还跟着我在三亚待过半年,后来考虑到家里的孙子需要人照顾,我就劝儿子回家了。”刘恩科说,他已经习惯了独自在外漂泊,“我一个人出来方便,随便到哪里将就着就住下了。”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我现在都是跟着包工头干,包工头有活就会找我,不用自己出去找。”刘恩科说,跟着包工头,活比较多,收入也有保证,但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我正月十八从老家回到海口后,直到现在都没活干。”

和工友聊天的间隙,一位老人牵着孙子从刘恩科身旁走过。刘恩科望着他们,若有所思。“常年在外,我最大的煎熬就是想家。”刘恩科说,每次看到别人一家团聚的情景,他就会有些失落。“再干两年,我就不干了,60岁也该退休了,到时我就在家种地,家里还有五六亩田,种的都是小麦玉米,现在是儿子在种。”刘恩科说,外出打工这么多年,没有缴过社保,回乡养老是唯一的选择。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没活干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只出不进的状况让刘恩科很是担忧,他只能想办法“节流”。“一个月房租480元,加上水电,怎么也要600元左右,和表哥一家平摊,也要两三百元。”刘恩科说,虽然现在多是自己做饭吃,但菜价并不便宜。“现在最大的开销就是抽烟了,一般买的都是两三块钱一包的烟,一天抽不到一包。”刘恩科一边抽烟一边说,自己很少喝酒。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2

去年只挣两三万,打算干到60岁就回老家种地

刘女士:50多岁 老家:河南

吃过早饭,刘恩科坐在床上看起了书,一本《盲派铁口断》成为他的闲暇读物。早上9时许,刘恩科出门和工友们聊天,话题无非是希望包工头能早一些找到活,让大家都有事情做。

夫妻都没有社保,一想到养老就叹气

刘恩科说,他去年一年只挣了两三万元。“我印象最深的是前些年的一个工程,在一个商品房小区干了半年就挣了两三万,这两年不行了。”干活挣的钱,刘恩科大多数都寄回了家。“我有一个儿子,今年32岁,两个孙子也已经四五岁了。早年,儿子还跟着我在三亚待过半年,后来考虑到家里的孙子需要人照顾,我就劝儿子回家了。”刘恩科说,他已经习惯了独自在外漂泊,“我一个人出来方便,随便到哪里将就着就住下了。”

据悉,刘恩科并不是独自居住,而是和他的表哥、表嫂以及表侄子住在一起。记者看到,这间房只有10多平米,3张床依墙而放,房间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窗户上贴了贴纸,即使在白天也开着灯。桌子上摆着一台DVD,这是他们平时最主要的娱乐工具。“农民工都是几个人一起住的,不然哪付得起房租。”刘恩科的表嫂刘女士说。

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国家应立法或出台政策统一全国农民工养老制度,一批批农民工或始于维持生计的初衷。和工友聊天的间隙,一位老人牵着孙子从刘恩科身旁走过。刘恩科望着他们,若有所思。“常年在外,我最大的煎熬就是想家。”刘恩科说,每次看到别人一家团聚的情景,他就会有些失落。“再干两年,我就不干了,60岁也该退休了,到时我就在家种地,家里还有五六亩田,种的都是小麦玉米,现在是儿子在种。”刘恩科说,外出打工这么多年,没有缴过社保,回乡养老是唯一的选择。

刘恩科介绍,他表哥也常年在外打工,这些年去过不少地方。“我和老公一起出来的,平常就帮着做做饭,有活干的时候就去工地做做小工。”刘女士说,她今年50多岁,丈夫60多岁,两人已在海南务工五六年。

2

刘女士说,这些年,她丈夫坚持在外打工,想趁着身体还算健康,再干几年,而她更希望回老家。“年纪都这么大了,也干不动了。而且现在打工也挣不到多少钱,还不如回农村种地。”由于刘女士没能说服丈夫,只能跟着他一起在外打工。这几年,他们的儿子也跟着他们一起打工。虽然常年在外,但好在一家三口在一起,不会感觉孤单。

刘女士:50多岁 老家:河南

对于养老的归宿,刘女士说,他们的选择并不多。“我们没有缴社保、‘退休’后没有养老金,子女也没有在城市安家,除了回农村,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每每想到这些,刘女士就连连叹气……

夫妻都没有社保,一想到养老就叹气

“今天又没活干。”到了傍晚,刘女士起身准备晚饭,她蒸上馒头,炒了两个菜,这就是他们4人的晚饭。

据悉,刘恩科并不是独自居住,而是和他的表哥、表嫂以及表侄子住在一起。记者看到,这间房只有10多平米,3张床依墙而放,房间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窗户上贴了贴纸,即使在白天也开着灯。桌子上摆着一台DVD,这是他们平时最主要的娱乐工具。“农民工都是几个人一起住的,不然哪付得起房租。”刘恩科的表嫂刘女士说。

3

刘恩科介绍,他表哥也常年在外打工,这些年去过不少地方。“我和老公一起出来的,平常就帮着做做饭,有活干的时候就去工地做做小工。”刘女士说,她今年50多岁,丈夫60多岁,两人已在海南务工五六年。

赵德强:60岁 老家:四川

刘女士说,这些年,她丈夫坚持在外打工,想趁着身体还算健康,再干几年,而她更希望回老家。“年纪都这么大了,也干不动了。而且现在打工也挣不到多少钱,还不如回农村种地。”由于刘女士没能说服丈夫,只能跟着他一起在外打工。这几年,他们的儿子也跟着他们一起打工。虽然常年在外,但好在一家三口在一起,不会感觉孤单。

“没有退休金,以后只能回老家养老”

对于养老的归宿,刘女士说,他们的选择并不多。“我们没有缴社保、‘退休’后没有养老金,子女也没有在城市安家,除了回农村,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每每想到这些,刘女士就连连叹气……

几名农民工在南大桥下等活

“今天又没活干。”到了傍晚,刘女士起身准备晚饭,她蒸上馒头,炒了两个菜,这就是他们4人的晚饭。

曾跟着包工头四处干活,老了只能做散工

3

与刘恩科及他的表哥不同,60岁的赵德强并没有跟着固定的包工头干活,大多数时候,他会一大早赶到海口南大桥下,等着雇主前来招人。

赵德强:60岁 老家:四川

3月9日,赵德强说,年后从四川回到海口后,他只接了两份工,不过都是两三天的短工。“在这里等工的都是散工,老板来这里招人,各个工种的农民工就临时凑在一起干活。一般大的工程,老板也不会来这里招人,都是一些小工程,几天就可以做完。”赵德强说,他的收入并不稳定,工钱一般为300元/天。

“没有退休金,以后只能回老家养老”

劳力是赵德强唯一的本钱,但这并不值钱。年轻时,赵德强看着同乡外出打工挣了钱,内心蠢蠢欲动。1980年,24岁的赵德强也外出打工,当时的他才刚结婚一年。前些年,他一直在广东干活,广州、深圳、东莞、珠海……只要有工程,他就跟着一个同为四川人的包工头到处跑。

几名农民工在南大桥下等活

慢慢地,赵德强老了,体力大不如前,包工头委婉地劝他回老家,他听出了包工头话里的意思,于是离开了广东。4年前,赵德强跟着几名老乡来到海南,在工地干了两年,也经历了被拖欠工钱的无奈。转眼间,赵德强的头发白了,皱纹也多了,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他已经老了。无奈之下,赵德强从大工地出来,成为了一名散工。

曾跟着包工头四处干活,老了只能做散工

常年在外打工,感觉对不起老婆和孩子

与刘恩科及他的表哥不同,60岁的赵德强并没有跟着固定的包工头干活,大多数时候,他会一大早赶到海口南大桥下,等着雇主前来招人。

3月9日上午10时许,一辆黑色越野车在赵德强不远处停了下来,还没等坐在车里的中年男子下车,十几名农民工就围了上去。赵德强走上前,听了一会儿,又走了回来。“晚了,他们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他显得有些失落。

3月9日,赵德强说,年后从四川回到海口后,他只接了两份工,不过都是两三天的短工。“在这里等工的都是散工,老板来这里招人,各个工种的农民工就临时凑在一起干活。一般大的工程,老板也不会来这里招人,都是一些小工程,几天就可以做完。”赵德强说,他的收入并不稳定,工钱一般为300元/天。

今年年后活很少,因此,在生活上,赵德强需要精打细算。虽然和几名工友合租,但每个月房租平摊下来也要300元左右。“有活干的时候,老板还会管饭,没活就只能自己解决了。”赵德强吃得很省,但一天也要花十几元。

劳力是赵德强唯一的本钱,但这并不值钱。年轻时,赵德强看着同乡外出打工挣了钱,内心蠢蠢欲动。1980年,24岁的赵德强也外出打工,当时的他才刚结婚一年。前些年,他一直在广东干活,广州、深圳、东莞、珠海……只要有工程,他就跟着一个同为四川人的包工头到处跑。

说起家人,赵德强心有愧疚,他希望能多攒点钱,留给孩子们。“我出来打工后,老婆留在老家操持家务。大儿子30多岁,现在带着老婆孩子在广东打工;二儿子在老家务农;三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毕业后在成都工作。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外打工,感觉挺对不起他们的。”

慢慢地,赵德强老了,体力大不如前,包工头委婉地劝他回老家,他听出了包工头话里的意思,于是离开了广东。4年前,赵德强跟着几名老乡来到海南,在工地干了两年,也经历了被拖欠工钱的无奈。转眼间,赵德强的头发白了,皱纹也多了,这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他已经老了。无奈之下,赵德强从大工地出来,成为了一名散工。

年前,赵德强没有买到回家的火车票,于是“咬牙”花1500多元买了机票,和工友一起坐飞机到成都,然后再乘坐最便宜的绿皮车回老家。“已经老了,回一趟家都觉得累。”赵德强说,他知道自己干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没有退休金,到时候只能回到老家养老喽。”

常年在外打工,感觉对不起老婆和孩子

4

3月9日上午10时许,一辆黑色越野车在赵德强不远处停了下来,还没等坐在车里的中年男子下车,十几名农民工就围了上去。赵德强走上前,听了一会儿,又走了回来。“晚了,他们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他显得有些失落。

胡志国:50多岁 老家:四川

今年年后活很少,因此,在生活上,赵德强需要精打细算。虽然和几名工友合租,但每个月房租平摊下来也要300元左右。“有活干的时候,老板还会管饭,没活就只能自己解决了。”赵德强吃得很省,但一天也要花十几元。

妻患癌治病欠了债,他只能打工还钱

说起家人,赵德强心有愧疚,他希望能多攒点钱,留给孩子们。“我出来打工后,老婆留在老家操持家务。大儿子30多岁,现在带着老婆孩子在广东打工;二儿子在老家务农;三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毕业后在成都工作。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外打工,感觉挺对不起他们的。”

50多岁的胡志国也是较早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之一,作为木工的他如今已成了包工头,带着几名农民工一起干活。“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确实困难,我根本不愿意在外打工。”胡志国说。

年前,赵德强没有买到回家的火车票,于是“咬牙”花1500多元买了机票,和工友一起坐飞机到成都,然后再乘坐最便宜的绿皮车回老家。“已经老了,回一趟家都觉得累。”赵德强说,他知道自己干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没有退休金,到时候只能回到老家养老喽。”

2008年,胡志国的妻子被查出患了宫颈癌。“当时没钱治病,东拼西凑借了钱才让她做了手术。”胡志国说,当时医院也为妻子减免了一些费用。经过治疗,妻子的病情日益好转,身体逐渐康复,胡志国就想留在老家照顾妻子。但事与愿违,去年,他妻子的病复发,这一次,光手术费就要40万元左右。为了筹手术费,胡志国厚着脸皮再次向亲戚朋友借钱。“当时外面还有10多万元的工程款没有结,我找他们要了几个月,才要回几万元。”胡志国说,讨薪是让他感到最无助的事,起初,包工头还会以各种理由推脱,后来直接不接他的电话了。

4

胡志国的妻子做过手术后,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为了尽早还清债务,他只好继续在外打工。“还完债,我就回四川老家。现在小工头也难做,没活干着急,有活干又怕拿不到工钱。而且没活干的时候,还得租房子给工人住。”胡志国说,他元宵过后回到海口,直到现在还没有揽到活。

胡志国:50多岁 老家:四川

考虑到以后养老的问题,六七年前,胡志国就开始缴纳养老保险,每个月500多元。“应该缴不满15年,现在多挣点钱,到时候补缴吧。”胡志国说。

妻患癌治病欠了债,他只能打工还钱

调 查

50多岁的胡志国也是较早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之一,作为木工的他如今已成了包工头,带着几名农民工一起干活。“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确实困难,我根本不愿意在外打工。”胡志国说。

记者调查:超9成受访第一代农民工没有社保

2008年,胡志国的妻子被查出患了宫颈癌。“当时没钱治病,东拼西凑借了钱才让她做了手术。”胡志国说,当时医院也为妻子减免了一些费用。经过治疗,妻子的病情日益好转,身体逐渐康复,胡志国就想留在老家照顾妻子。但事与愿违,去年,他妻子的病复发,这一次,光手术费就要40万元左右。为了筹手术费,胡志国厚着脸皮再次向亲戚朋友借钱。“当时外面还有10多万元的工程款没有结,我找他们要了几个月,才要回几万元。”胡志国说,讨薪是让他感到最无助的事,起初,包工头还会以各种理由推脱,后来直接不接他的电话了。

干不动了,谁给我养老?

胡志国的妻子做过手术后,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为了尽早还清债务,他只好继续在外打工。“还完债,我就回四川老家。现在小工头也难做,没活干着急,有活干又怕拿不到工钱。而且没活干的时候,还得租房子给工人住。”胡志国说,他元宵过后回到海口,直到现在还没有揽到活。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中国农民工总量达2.74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亿人,本地农民工1.06亿人。50岁以上农民工在总量中的比例达17.1%,人数为4685万人。老一代(1980年前生人)农民工中有三成从事建筑业。

考虑到以后养老的问题,六七年前,胡志国就开始缴纳养老保险,每个月500多元。“应该缴不满15年,现在多挣点钱,到时候补缴吧。”胡志国说。

为了对第一代农民工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记者随机对20名45岁以上的农民工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95%的农民工文化水平为初中及以下,超过80%的人主要从事建筑业。

调 查

调查中,90%以上的农民工所在单位没有为他们缴社保,个别人有意外人身事故保险及工伤保险。超70%的农民工希望单位给他们缴社保。多名农民工表示,他们快到退休的年龄了,而社保却没有缴满15年,甚至还差很多年,这意味着,他们退休后领不到养老金。

记者调查:超9成受访第一代农民工没有社保

调查中,90%以上的农民工选择回农村养老,但他们也面临着一些问题。一方面,他们不得不面对收入的减少;另一方面,子女大多在外务工,生活上,他们无人照料。此外,农村公共基础设施与服务跟不上,尤其是医疗卫生条件有限,他们回乡养老也面临着窘境。即使少数农民工有缴社保,但异地转保问题也让他们担心。

干不动了,谁给我养老?

延 伸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中国农民工总量达2.74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亿人,本地农民工1.06亿人。50岁以上农民工在总量中的比例达17.1%,人数为4685万人。老一代农民工中有三成从事建筑业。

我省将努力扩大农民工 参加社会保险覆盖面

为了对第一代农民工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记者随机对20名45岁以上的农民工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95%的农民工文化水平为初中及以下,超过80%的人主要从事建筑业。

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颁布实行,农民工才算完全纳入社会保险范畴。但规定中强调缴费年限的问题,农民工累计缴费15年才能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未达到15年的,尤其是第一代农民工,大都面临无法领取养老金的尴尬境地。

调查中,90%以上的农民工所在单位没有为他们缴社保,个别人有意外人身事故保险及工伤保险。超70%的农民工希望单位给他们缴社保。多名农民工表示,他们快到退休的年龄了,而社保却没有缴满15年,甚至还差很多年,这意味着,他们退休后领不到养老金。

而对于农民工的养老问题,去年,海南省政府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指出,我省将努力扩大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覆盖面,依法将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纳入职工社会保险,其他农民工根据实际情况,可选择参加城乡居民养老和医疗保险,做好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工作。

调查中,90%以上的农民工选择回农村养老,但他们也面临着一些问题。一方面,他们不得不面对收入的减少;另一方面,子女大多在外务工,生活上,他们无人照料。此外,农村公共基础设施与服务跟不上,尤其是医疗卫生条件有限,他们回乡养老也面临着窘境。即使少数农民工有缴社保,但异地转保问题也让他们担心。

在今年的海南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廖晖指出,在海南就业的农民工稳定性不强,劳动合同签订率低、社会保险参保率低,缺乏养老保险保障。省政协委员郭奕秋则提出,应进一步加大对农民工集中的地区和行业社会保险稽查核查力度,力争将与企业、事业单位建立相对稳定劳动关系的农民工纳入城镇职工保险范围。

延 伸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也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老龄农民工实际上比农村里的留守老人更为不堪。应当取消老龄农民工累计缴费15年养老保险的门槛限制,否则,老龄农民工基本都面临着无法领取养老金的尴尬境地。

我省将努力扩大农民工 参加社会保险覆盖面

记者 张宏波

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颁布实行,农民工才算完全纳入社会保险范畴。但规定中强调缴费年限的问题,农民工累计缴费15年才能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未达到15年的,尤其是第一代农民工,大都面临无法领取养老金的尴尬境地。

责任编辑:王伟

而对于农民工的养老问题,去年,海南省政府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指出,我省将努力扩大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覆盖面,依法将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纳入职工社会保险,其他农民工根据实际情况,可选择参加城乡居民养老和医疗保险,做好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工作。

在今年的海南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廖晖指出,在海南就业的农民工稳定性不强,劳动合同签订率低、社会保险参保率低,缺乏养老保险保障。省政协委员郭奕秋则提出,应进一步加大对农民工集中的地区和行业社会保险稽查核查力度,力争将与企业、事业单位建立相对稳定劳动关系的农民工纳入城镇职工保险范围。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也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老龄农民工实际上比农村里的留守老人更为不堪。应当取消老龄农民工累计缴费15年养老保险的门槛限制,否则,老龄农民工基本都面临着无法领取养老金的尴尬境地。本组稿件除署名外
均由 记者 张宏波 文/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