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当了棒棒拍客,心仪军事的人一看就知晓那是直接升学机独有的动作

资料图:前排着军装的为原南京军区某陆航旅政委陈立新。
陈立新,安徽贵池人,大校军衔。1986年从贵池市殷汇中学考入南昌陆军学院,1990
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取得大学本科…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前排着军装的为原南京军区某陆航旅政委陈立新。

“我拒绝给我加个什么‘最美乡村教师’之类的头衔,我只是做了件自己喜欢的事。”陈立新对记者田柳说。

陈立新,安徽贵池人,大校军衔,1986年从贵池市殷汇中学考入南昌陆军学院,199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取得大学本科学历,军事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先后任排长、组织干事、副连长、闻名全国全军的“硬骨头六连”政治指导员、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2004年任原南京军区某陆航团政委,2012年团改为陆航旅后,当了8年团政委的陈立新升任陆航旅政委,2年后转业并选择自主择业。转业后,用他一生的积蓄在甘肃一个贫困的乡村筹建了一所小学,他成了一名乡村教师。
问他为何要这么做?陈立新说,回首自己十年政委生涯,总感到想干的事情没有干好,想抓的东西没有抓到位。不管是从良心,还是从党性的角度出发,都容不得他停下脚步。而看到了他今天的选择,我明白了他自责的意义。同时他也用行动更好的诠释了“我是一个人民子弟兵”的真谛。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希望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做点事,希望自己为扶贫事业做出贡献!所以,他甘愿放弃稳定的部队生活,来到这片贫困山区,为孩子们当起了乡村老师!他自己花钱搭建学校,自己教孩子们读书,这样的优秀转业军人,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他,转业当了乡村教师! 他,是成功的!

陈立新,安徽贵池人,大校军衔。1986年从贵池市殷汇中学考入南昌陆军学院,1990
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取得大学本科学历,军事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先后任排长、组织干事、副连长、闻名全国全军的“硬骨头六连”政治指导员、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2004年任原南京军区某陆航团政委,2012年团改为陆航旅后,当了8年团政委的陈立新升任陆航旅政委,2年后转业并选择自主择业。转业后,用他一生的积蓄在甘肃一个很穷的乡村筹建了一所小学,他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乡村教师。

悬停,喜欢军事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直升机独有的动作,指在一定高度上保持空间位置基本不变的飞行状态。我拍摄过很多型号的军用直升机,印象中它们的起降动作都是悬停,而且无论完成多么精彩的动作,都离不开悬停。正是这种独特的飞行能力,使直升机无法被固定翼飞机取代。

图片 3

从大校到贫困乡村教师,陈立新总共分几步走?请看江苏广电首席记者、著名军事记者田柳的深情讲述–

悬停,悬而不停,静中有动。人生亦是这样的情形。

吴惠芳,1980年考入军校,学的是炮兵专业,毕业后成为基层炮营的排长。至今,他对于如何定坐标、瞄靶位,仍有一套心得。吴惠芳上过老山前线,参加过九江抗洪,先后在部队团、师的军事、政工岗位任职,至2005年转业时,40岁出头的他已经是南京军区某师政治部主任。
“如果为了当官,我不会回来,村官有啥?如果为了钱,我早就回来了。”55岁的吴惠芳这样说。
每个地方都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位由部队师职军官转身为苏南小镇普通“村官”的江苏省劳动模范,致力于将张家港永联村打造成为中国新农村社会治理的样板,成为中国乡村小镇率先走向世界的标杆。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永联建设者们,都对吴惠芳赞不绝口。“他这个省劳模可是名副其实的。”“你和他在一起,时刻都能感受到他那种强烈的使命感和信仰信念。”“他善于把握大局,视野广阔,扎根于农村,善于实践探索,无私奉献。”
对于吴惠芳的选择,可能不少人会困惑难解。军校毕业生,在部队里摸爬滚打25年,好不容易升至师级军官。他若是不回来,继续在部队发展,有希望晋升更高职务;如果按照政策转业安置,也少不了安排个好单位。结果呢,他竟然选择回乡当了“村官”。这难免有人会说他太愚太傻。
“对个人的名誉、地位、利益,要想得透、看得淡。”这是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县委书记研修班上,对广大党员干部提出的要求。只要我们深刻领会了总书记这一警句的内涵,就会对吴惠芳的选择由衷地折服和敬佩了。他既不愚,也不傻,他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谱写“心系群众、为民造福”的新篇章。
他,转业当了村官! 他,是成功的!

一位老兵的悬停人生

今天,故事就从悬停说起吧。

图片 4

文章标题中的“悬停”,喜欢军事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直升机独具的本领,它是直升机在一定高度上保持空间位置基本不变的飞行状态。我拍摄过很多型号的军用直升机,米-171、卡-28、直-8、直-9、直-10、黑鹰,印象中它们的起降动作都是悬停,不管中间做出过多么精彩刺激的动作,都离不开悬停。也正是这种独特的飞行能力使得直升机虽然在速度和可靠性上不如固定翼飞机的同时,却永远无法被固定翼取代。而今天,我想说的故事就从悬停说起吧。

2016年3月的一天清晨,上班路上,我收到一位部队医院领导的信息,说陈政委找我。看到这条信息,我又惊又喜。

何苦,重庆奉节人,18岁参军入伍到吉林。他先当侦察兵,后当报道员,从小就爱好写作的他,好几篇报道引起较大反响。因为工作出色,何苦提干成为一名军官,从事宣传报道工作。2007年,何苦调到重庆工作,依然在部队从事宣传工作,曾参与汶川抗震救灾等重大任务的采访。
2014年1月,何苦脱下穿了20多年的军装,换了身行头,来到重庆渝中区解放碑的自力巷53号,真当起了棒棒。
正团级转业军官何苦当棒棒了,这事没多久就炸开了锅,父母从奉节老家赶来,苦口婆心劝说,亲朋好友觉得不可理喻,像他这样的正团级干部,完全可以端个“铁饭碗”,何苦这样?不过,何苦倒是很坚决,选择了自主择业,干起了不起眼的棒棒军。
“你到底啷个想的?”何苦说,既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突发奇想,我在部队也是做电视摄像的,这样做,只是想好好地记录下这个群体,一个我们这座城市里即将消失的行业:棒棒军。
白天,他一根棒棒,一卷麻绳,穿一双胶布鞋,跑得飞快,还喜欢到处打听棒棒们的八卦;晚上,T恤配牛仔裤,身高1米83的这个棒棒活跃在解放碑自力巷时,兜里常揣着一部智能手机,他恢复了“身份”:正团级转业军官。
这不是谍战片,倒是确确实实是部“卧底”大片,39岁的转业军官何苦,在一年前“卧底”进入棒棒军中,干苦力、追货车抢业务,晚上跟几个棒棒兄弟搭伙窝在10平米小屋里。
这么干何苦呢?好多人这样问何苦,最近,有了答案:他当棒棒一年,拍摄出了一部名为《最后的棒棒》的纪录片,剪辑后,时长350分钟。
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拍出了一部大片,让这个社会对棒棒这个行业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他,转业当了棒棒拍客! 他,是成功的!

悬停,悬而不停,静中有动。于人生亦如此。

记得2014年末,我突然接到时任南京军区某陆航旅政委陈立新的电话,他说他决定转业。我疑惑:一名副师职干部为什么不安安稳稳在部队退休,却要选择离开?要知道他所在的部队,执行过抗震救灾、抗洪抢险、世博安保、首都阅兵等重要任务,参加过的军事演习更是不胜枚举。

图片 5

清晨,上班路上我收到了解放军八一医院张副院长的一条信息,他说陈政委找我。看到这条信息我又惊又喜,2014年末我突然接到了时任原南京军区陆航旅政委陈立新的电话,他说他决定转业了。我正疑惑一个师职干部不选择安安稳稳地在部队退休,而选择此时离开部队,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知道这可是原南京军区最优秀的部队,他们参加过汶川抢险救灾、江西水灾抗洪、世博安保、大阅兵等等,而参加的军事演习行动更是举不胜数。政委陈立新在陆航部队一待就是十个年头,这在集团军可谓打破记录。

后来,听说陈政委真的离开了部队,我们再没联系过,直到那天,医院领导发来他的电话号码。

黄艳泽,他有着与众不同的少年时代,8岁丧父,10岁母亲改嫁,带走了4个姐姐。他曾考取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但因为无人资助,这个爱学习的孩子选择了从军。5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终身难忘,离开部队后,他自己创业,成为了一名企业家。
5年的军旅生涯造就了他钢铁般的意志,良好的生活习惯。看到曾经的同学,有了不错的事业和收入,他坐不住了。2000年,他转业下了海,把所有的转业费都用到了学习上,听过职业经理人培训等各种培训课程,“把军事头脑转变为商业头脑”。他的第一份工作是业务员,做运动用品的销售,每月提成能拿到3000元。打了一年的工后,他去了南方发展。做过总经理助理、销售总监、职业经理人。他开始慢慢熟悉,并学习浙商、温商、晋商的各种经商方法。在南方的经历,使他看好了运动产业的前景。2006年,他在朋友的一家运动设施有限公司做经理,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
随后,他成立了自己的服务机构:TT战士拓展培训连锁机构,是全国唯一一家以户外体验式专业军事拓展训练和组织专项竞技运动的服务机构。精良的军事演习同步装备、美国西点军校的课程、台湾军事野战俱乐部的管理模式,颇受欢迎。
黄艳泽是一个普通的复转军人,在频繁的跳槽之后终于选择了自己创业,而且他的创业不是仅仅为自己,更是为成千上万的复转军人,这是一个远大的志向,这是一次成功的创业。
他,转业当了企业家! 他,是成功的!

然而,这通电话后,陈政委真的选择了离开部队,而我们也再无联系过,直到今天张副院长发给了我陈政委的号码,我们终于联系上了。当我问政委这一年多您做什么了?本以为他选择自主创业或是做了一名公务员,但他的回答,震惊了我。

我问他,这一年多您在做什么?本以为他会自主创业或是成为一名公务员,但他的回答,震惊了我……

图片 6

陈政委说,这一年,他实现了他的梦想:用他一生的积蓄在甘肃一个很穷的乡村筹建了一所小学,他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乡村教师。职业敏感的我第一反应:多好的新闻题材!可陈政委赶紧抢先一句:“别想报道我啊,我拒绝给我加个什么‘最美乡村教师’的头衔啊,我只是做了件我喜欢的事。”这又让我想到了我曾多次想采访他时的场景,永远都是一脸诚挚地笑着,然后大力推介身边战友:“政委上不了天,打仗靠的是飞行员、机械师。”现在回想起来,他这个永远都成全别人,谦虚的性格让我觉得他今天的选择也并不十分让我意外。

陈政委说,这一年,他实现了他的梦想:用自己的积蓄在甘肃省一个很穷的乡村筹建了一所小学,成为一名乡村教师。职业敏感告诉我:多好的新闻题材!可他赶紧抢先一句:“别想报道我啊,我拒绝给我加个什么‘最美乡村教师’之类的头衔,我只是做了件自己喜欢的事。”

上图中蒋建强正在为老人按摩

右一为原南京军区陆航旅政委陈立新。

这又让我想起以往多次想采访他时的场景。他总是一脸诚挚的笑容,然后大力“推介”身边的战友:“打仗靠的是飞行员、机械师!”

蒋建强,49岁,1984年考入原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驻武汉空军某部医院。先后任医生、所长、院长、师卫生中心主任。
2006年副团职职务的蒋建强转业,为不增加地方政府负担,他选择自主择业。回地方后,他凭借自己所学,开办个人诊所。
2013年底,当战友闵坦找到蒋建强说,自己想开家医养结合的养老院并想请他做院长时,蒋建强没谈薪酬,就关了自己开了7年的诊所,来到正在装修的正康社区养老院。
“当时选择放弃自己的事业,就是想能有机会为更多的老人服务。”话语不多的蒋建强说完这句话,眼睛有些湿润。
他说:“其实像我这样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的不在少数,他们能将父母送到养老院也是无奈之举。我们做养老服务的人,只有把这些老人当自己父母一样对待,老人才会在这里开开心心,安度晚年,子女也可以放心、安心工作。”
蒋建强看上去虽然单薄,但行事风格还是保留着军人作风。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在我们养老院里,只要老人需要,他什么都愿意为老人做,有时我们护工都不愿意做的他都会去做。”曾在三家养老院做了近20年的护工张炎娥说,特别是有的老人便秘需要用手掏和帮长期卧床的老人擦洗身子这样的事,很多护工嫌脏不愿意干时,蒋院长大都亲自上。
据了解,经过蒋建强按摩,已有50多名老人恢复行走能力,四肢功能都得到有效改善。
他,转业当了养老院院长兼护工! 他,是成功的! 当然,这只是凤毛麟角,
很多复转退军人,都在社会各个岗位上发光发热, 他们,用军人的精神和品质,
来阐述一个军人的能力担当! 无论走留, 只要你是军人,
就必须要有努力成才的目标! 加油!

陈政委说,这次转业是他人生的第二次“悬停”。2004年是他的第一次“悬停”,因为那年,他从步兵的队伍里调任到了陆航团,在陆航的部队里他一“悬停”就是10年。而我和政委的友谊也是在他“悬停”的第4个年头,也就是2008年汶川地震时开始的。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当我一大早打电话给陈政委时,他正为抗震救灾急的一头汗,一线天气情况不好,飞行员赶去灾区的头两天使不上劲,也怕我这个女孩子跑去添乱,可还是执拗不过我的坚持,同意帮我联系上了在前线的蒋副政委协调我上飞机拍摄一事。今天,当我们再回忆起08年他让我上飞机的决定时,我能感觉到政委与当时的司启富旅长都很庆幸当时他们的决定。因为那年,我和摄像老师一次次冒险与部队的飞机进出于山间的峡谷,用镜头记录下了我们的飞行员冒死救援的点点滴滴。今天,回忆起来,依然是一种感动。

现在回想起来,他就是这样一个总是去成全别人的人。他一贯的谦虚低调让我觉得,这个选择并不令人十分意外。

汶川地震后,我与陈立新政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陆航部队选址在南京江宁,这里也是南京最早大面积开发房地产的区县,然而,我注意到在陆航机场周围至今都很难有高楼和商品房。后来陈政委告诉我,因为部队有纪律机场周边多少米严谨建高楼,为此,很多开发企业曾想找陈政委公关,最后都被一一拒绝了。有时聊天时,陈政委很自豪的说,这么多年,我既没飞行过也没打过仗,但是我对得起良心,对得起部队,对得起国家,一分不该收的钱也没有收过。

他说,如果这次自主择业是他人生的第二次“悬停”,那么2004年则是第一次,因为那年,他从步兵部队调任陆航团,并在陆航部队一待就是10年。

从2004年开始陈政委在陆航部队这一“悬停”就是十多年,
2014年是他人生的第二次“悬停”。不过,这次的悬停跨度确实有些大。出于好奇,我让政委发了些他在甘肃支教的照片。泥泞的小路、破烂的课桌椅,还有一双双稚嫩求知的眼睛,陈政委说,在这里包括他筹建的学校共有两所学校了,232个孩子中特困的孩子有23人。一些孩子到了冬天还只穿着凉鞋,他们没有我们城里人那么多的玩具、书籍,师资力量更是严重缺乏,村子里每月人均收入不到100元,这也是他铁了心要在这里一直支教下去的原因。他说,尽管政府对很多贫困乡镇都进行了扶贫,但是对于很多偏远地方,“扶贫”这个词更是任重而道远。

我和他的友谊始于2008年汶川地震。我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我一大早打电话给他、要求跟机采访时,他正为救灾的事急得一头汗,当时一线天气情况不好,飞行员赶赴灾区的头两天使不上劲,他怕我这个女记者跑去添乱。但拗不过我的坚持,他最终还是同意并帮我协调了上直升机拍摄的事。那天,当我们又回忆起往事,我能感觉到他还是庆幸当时的决定。因为,正是我和摄像记者一次次冒险跟随直升机进出山谷,才用镜头记录下了飞行员冒死救援的点点滴滴,感动了许多人。

陈政委说,回首自己十年政委生涯,总感到想干的事情没有干好,想抓的东西没有抓到位。不管是从良心,还是从党性的角度出发,都容不下他停下脚步。而看到了他今天的选择,我明白了他自责的意义。同时他也用行动更好的诠释了“我是一个人民子弟兵”的真谛。

汶川地震后,我和陈政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知道,他们陆航旅所在地,是一个大面积开发房地产的区县。由于机场周围不允许建高楼,很多开发商试图找他“公关”,结果被一一拒绝。有一次聊天时,他颇自豪地说:“从军这么多年,我虽然没打过仗,但是我对得起良心,对得起部队,对得起国家。”

我曾在一篇部队报道中,看到陈政委说过这样一段话:“政工干部要有更新的境界和要求。陆航部队要成为陆军转型兵种快速发展的力量,我原来是个步兵,是上级把我推到了快车道上,我要和大家一起立在潮头,荡在浪尖,始终做到思想不迷航,把忠魂铸在蓝天上。”我想,他的这番话,应该是他对自己“悬停”人生的最佳注脚。

2014年,他转换“战场”,开始人生的第二次“悬停”。这一次,跨度确实有些大。出于好奇,我让他发些在甘肃支教的照片。泥泞的小路、简陋的桌椅、一双双稚嫩而求知的眼睛……他说,算上他筹建的学校,那里现在有两所学校了,232名学生里,特困的有23名。村里人均月收入不到100元,一些孩子到了冬天还穿着凉鞋,没有很多玩具和书籍,师资力量更是缺乏。这也是他铁了心要一直支教下去的原因。

他还说,回首自己的军旅生涯,总感到有些想干的事情没有干好,想抓的工作没有抓到位。如今,无论是从良心还是从党性出发,都不容他停下脚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