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A本来早已在United States四个州批准了Enlist,还恐怕有定于在今后十年内推出的2个耐杀鼠剂系统

近日,由美国食品安全中心、地球正义组织、美国家庭农场联盟、美国环境工作组等组成的团体声称美国环保署未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署、农业和环保组织协商,批准陶氏益农Enlist除草…
近日,由美国食品安全中心、地球正义组织、美国家庭农场联盟、美国环境工作组等组成的团体声称美国环保署未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署、农业和环保组织协商,批准陶氏益农Enlist除草剂,违反了濒危物种法。该团体提出动议,要求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在美国环保署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署协商以确保对两种频危物种美洲鹤和印第安纳蝙蝠无害之前,取消美国环保署对Enlist的批准。
在去年10月,美国环保署批准了陶氏的Enlist
Duo除草剂,用于陶氏的玉米和大豆种子中。陶氏益农转基因种子可抵抗数种除草剂,包括24-D和草甘膦,这两种为孟山都Roundup的主要成分。批准后,该除草剂可用于包括爱荷华州和伊利诺伊州在内的六个州中。
批评人士表示,新型种子和除草剂的组合会带来环境和安全问题,甚至更多的杂草抗性。在美国环保署去年批准该新型除草剂之后,他们上诉联邦上诉法院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庭,称该除草剂会损害美洲王蝶和给人类健康带来风险。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庭尚未宣布判决。
地球正义组织管理律师Paul
Achitoff称,“美国环保署承认批准包括24-D的毒性农药的广泛应用可能危害到濒危动物,包括地球上面临灭绝的一种动物美洲鹤,法庭仅需判决美国环保署是否违法。”
美国环保署驳回了等候法庭审查的搁置请求。美国环保署发言人称,美国环保署正在审查法庭立案,并未违反濒危物种法。
陶氏益农数十年一直致力于“Enlist杂草防除体系”技术。该技术在市场中能产生巨大的利润,陶氏估计在产品生命周期中价值近10亿美元;而且给农民提供种植作物的更多选择,而不会面临依赖孟山都Roundup和其他草甘膦产品而渐增的杂草问题。
陶氏益农发言人Garry
Hamlin称,公司相信美国环保署在充分地审查之后,产品会通过批准。

应环保团体的上诉,美国环保署近期撤销了陶氏益农除草剂Enlist
Duo的登记。EPA表示这两个活性成分的结合使用产生的增效作用有可能带来比之…
应环保团体的上诉,美国环保署近期撤销了陶氏益农除草剂Enlist
Duo的登记。EPA表示这两个活性成分的结合使用产生的增效作用有可能带来比之前所认为的更明显的危害,在没有对新信息进行完全分析的情况下,无法确定目前的登记不会对环境造成不合理的影响。,此外Enlist
Duo所标示的较小缓冲地带不足以保护其它植物。 Enlist
Duo除草剂被认为是未来在转基因作物上使用的中坚产品,也是化学行业针对草甘膦抗性杂草的新的综合方案。EPA本来已经在美国多个州批准了Enlist
Duo,并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在其它州批准登记。
作为登记要求的一部分,EPA要求采取一定的措施降低漂移,包括针对“敏感区域”保留30英尺下风地带缓冲区,以避免非目标生物受到影响,包括附近濒临灭绝的植物物种。EPA起初表示它已经完全了解草甘膦和24-D组合的增效作用,但最近它发现陶氏在其临时和非临时的Enlist
Duo专利申请中有关“除草剂增效防控杂草”的表述。在10月13日,环保署针对这些应用信息向陶氏发送函件,陶氏在11月9日的回复中表示“初步评估表明30英尺的缓冲地带可能不够。”

近日,在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举办的综合作物管理会议上,爱荷华州立大学的杂草扩展专家Mike
Owen介绍了2016年及未来将推出的大量的杂草控制产品和策略。在会上O…
近日,在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举办的综合作物管理会议上,爱荷华州立大学的杂草扩展专家Mike
Owen介绍了2016年及未来将推出的大量的杂草控制产品和策略。在会上Owen问道,“你们有多少人认为新的抗除草剂作物及相应的除草剂将解决杂草的抗性问题?”然而,这个问题却引起了整个会场的沉默。为了解决杂草抗性问题,一些新的高效抗除草剂系统即将推出,其中,有两个产品初步定于2016年推出:
陶氏益农的Enlist杂草防除系统将使得玉米和大豆能够耐受除草剂24-D胆碱和草甘膦,同时,玉米可耐受芳氧苯氧丙酸酯类除草剂。
孟山都的Roundup Ready Xtend系统,包括耐受草甘膦和麦草畏的作物如大豆等。
此外,还有定于在未来十年内推出的2个耐除草剂系统:
拜耳作物科学、MS技术和Mertec有限责任公司的Balance Bean
GT系统待获得监管部
门的批准后,定于2017年全面上市。该系统将使得玉米作物耐受草甘膦与异恶唑草酮类除草剂,如Balance
Flexx。该系统的除草剂将被称为Balance Bean。
拜耳和先正达公司正在努力开发耐受异恶唑草酮和甲基磺草酮的大豆。硝磺草酮是另一种HPPD抑制剂,目前,明星产品是玉米除草剂Callisto。该产品将于十年内亮相。
在下文中,将介绍新的耐除草剂系统和未来的杂草管理中可能需要采取的新措施。

  1. 关于Enlist Duo 2011年,田纳西大学杂草拓展专家Larry
    Steckel统计指出,田纳西州的豆农每年在防除草甘膦抗性杂草如芒苋上的花费高达
    1.2亿美元。
    没有新的杂草控制技术,这些杂草将很难防除。但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陶氏益农原计划一旦获得中国的进口许可,就在今年全面推出其该杂草防除系统。
    11月下旬,环保局曾上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撤销Enlist
    Duo的登记,这种除草剂是Enlist系统的成员。
    环保署列出了对24-D胆碱和草甘膦之间潜在的协同作用对濒危植物造成不利影响的担忧。
    EPA表示,这些担忧都针对的是Enlist
    Duo的专利申请。陶氏益农回应说,这种情况只与专利申请有关,与已登记的实际产品无关。
    新的信息可能导致美国环保局对Enlist
    Duo的应用采取不同的限制,但仍将批准其应用。最初登记时,EPA强制要求在其施用区域及其周边地区设置一个30英尺的顺风边界。根据美国环保局的声明,这一缓冲区可能还会进行调整,以进一步防止其对邻近的和/或濒危植物产生任何影响。陶氏的发言人说,他们正在与EPA密切配合,并仍然对Enlist
    系统在2016年的推出持乐观态度。
    基于陶氏益农提交给EPA的数据包,Owen认为,保障措施将继续存在,以防止对相邻濒危植物的不利影响。尽管如此,Enlist系统大规模的商业化启动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在法庭上进行长期的,旷日持久的讨论,是无法避免的,”Owen指出。
  2. 2016年可能上市的其他除草剂系统
    2016年可能推出的其他抗除草剂系统是孟山都的Roundup Ready
    Xtend系统,其中的除草剂组分还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该体系中的Roundup Ready
    2 Xtend
    大豆具备耐受草甘膦和麦草畏新配方的性状。孟山都用于该系统的除草剂主要包括Roundup
    Xtend,一种草甘膦和麦草畏预混产品。Roundup
    XtendiMax是一个独立的麦草畏制剂。巴斯夫的Engenia除草剂是另一种麦草畏除草剂,可用于Roundup
    Ready Xtend作物系统中。 3.新的24-D和麦草畏制剂将有效防止漂移
    漂移问题一直困扰着24-D和麦草畏。新的配方能真正的减少漂移的潜力。陶氏发言人说,与现有的24-D胺和24-D酯制剂相比,包含24-D胆碱的Enlist
    Duo除草剂可分别降低87%和96%的漂移潜力。同时,当应用低漂移喷嘴时,与老的24-D配方相比,Enlist
    Duo能减少90%的漂移潜力。
    与此同时,巴斯夫公司说,其Engenia麦草畏除草剂具有低挥发性。孟山都补充称,其麦草畏制剂中含有专利VaporGrip技术,与现有的麦草畏制剂相比,能减少麦草畏的挥发。
    不过,在一定的天气条件下,任何除草剂都可以产生漂移。因此,在使用时,一定要按照除草剂标签的说明去做。使用标签说明上的低漂移喷嘴,远离敏感作物。
    “切记,当你在风速达到每小时30英里时施用,不漂移才怪呢。”伊利诺伊大学杂草拓展专家Aaron
    Hager表示。 4.喷雾的窗口期收紧 爱荷华州立大学Mark
    Hanna说,除草剂喷施时,风速为每小时3到10英里往往是最佳的。每小时10英里以上时,漂移几率上升。低于每小时3英里,由于挥发也可能造成漂移运动。
    麻烦的是,实际上该范围比想象的可能更小。Jason
    Norsworthy,阿肯色大学杂草专家,分析了2010年至2012年阿肯色州植物委员会对阿肯色州东北部密西西比县的天气记录。他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每5分钟检查了阵风速度,发现实现较少漂移的风速虽未超过10英里/小时,但远大于3英里/小时。
    尽管这只是阿肯色州其中的部分区域,类似的应用窗口期收紧几乎无处不在。
    5.杂草生长迅速 早在1993年,ISU杂草科学家Andrew C. Seibert和R. Brent
    Pearce在杂草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水萱麻可以每天增长1英寸。如果除草剂标签指出水萱麻应在4英寸的高度时进行防除,仅一天的延迟可能意味着防除的成功或失败。
    “必须要积极应用,”美国普渡大学杂草推广专家Bill
    Johnson说,“如果在早上发现问题,你需要准备在下午就进行喷洒。这就是水萱麻的生长速度。”
    6.芽前除草剂的购买时机
    应对迅速出现的杂草的一种方法是应用一种芽前残效除草剂。Joe和Rollin
    Primus已应用了大豆芽前除草剂如Zidua和Fierce,“他们能很好的防止杂草的萌发,”Joe说。
    这为作物形成冠层赢得了时间,也为日后芽后除草剂的应用和减少杂草的压力赢得了时间。
    诚然,这些除草剂只能在45?60天内有效。尽管如此,他们也值得使用。
    “去年,应用了大豆残效除草剂的农民与没应用的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巴斯夫的创新专家Dave
    Phelps说。
    “没有应用残效除草剂的农民,遭到了像水萱麻杂草一样的疯狂生长,草害发生的程度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7.除草剂与栽培技术相结合
    30寸行播种机应进行更换,改用窄行种植机也能够帮助建立一个令杂草无处容身的早期作物冠层。增加饲料作物如小麦到中耕作物轮作中。这可以使得与中耕作物相伴的杂草失去平衡,进而防止抗性杂草的生长。
    还有那些散落的杂草,或季节后期在田间表面的零星杂草。如果可以的话,在田间收获前拔掉他们。因为它们极有可能就是抗性杂草。
    “那些小撮杂草可能粘在收割机后面,第二年成为更大范围的杂草,”Owen说,“最起码,应该在收割过程中避开他们,最后再收割这些区域,这样你的田间就不会受到杂草的蔓延。”
    8.结合使用
    在杂草4英寸高或植株更小时进行施用,使用最大浓度;在苗后除草剂的应用之前施用芽前残留除草剂——这些都是巴斯夫对除草剂Engenia的使用建议,Engenia是其为孟山都Roundup
    Ready
    Xtend作物体系开发的新的麦草畏制剂。这些建议适用于大多数非选择性苗后除草剂。
    降低施用浓度,推迟施用苗后除草剂和不施用芽前除草剂是抗性杂草首次出现的原因。遵循标签说明可以扼杀这些错误的发生。
  3. 杂草对PPO抑制剂除草剂进化出新抗性
    谈到杂草抗性,与对PPO抑制剂的抗性相比,对ALS抑制剂和草甘膦的抗性已经是小菜一碟。与对其他作用位点的除草剂类似,这个抗性的产生是源于PPO抑制剂的反复应用。
    PPO抑制剂类除草剂如Flexstar和Cobra依然是优秀的杂草防除工具。尽管如此,对PPO抑制剂的过分依赖和抗除草剂水萱麻数量的增长意味着杂草抗性问题的进一步恶化。Bob
    Hartzler,ISU推广杂草科学家推测,每过3.7年水萱麻就进化出对新的除草剂作用位点的抗性。
    10.没有真正的新除草剂
    每年,农化企业的销售代表都在竞相吹嘘新的玉米和大豆除草剂的优点。当揭开营销包装的粉饰,他们只是现有作用位点除草剂的新剂型或组合。最后一个真正的新的玉米和大豆除草剂是HPPD抑制剂也已推出了大约20年。
    “在许多情况下,这些现有的位点已经有杂草群体对其具备抗性,”Owen说,“即使今天发现一个新的、有投资资本的支持、也符合监管方面的要求的活性分子,离其真正的商业化也将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
    目前还没有农用化学公司宣布将很快在市场推出具有新的作用位点的玉米和大豆除草剂。
    但这并不意味着新的除草剂预混料和配方是毫无价值的。虽然他们不是解决杂草问题的唯一答案,任何即将推出的耐除草剂杂草控制系统也一样,通过栽培技术进行杂草管理仍然同样重要。
    “除草剂自身是不会解决这个问题,”Owen说。
    “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很好的工具,但无法解决抗性杂草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