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目前,玉米、小麦、大豆、棉花、白糖……甚至老百姓餐桌上的大米,这些重要农产品的国际市场价格均全面低于国内市场价格。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

三大粮食作物全部转为净进口

目前,玉米、小麦、大豆、棉花、白糖……甚至老百姓餐桌上的大米,这些重要农产品的国际市场价格均全面低于国内市场价格。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农业专家表示,农产品国内外价差扩大趋势明显,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中国既要坚持立足国内基本自给,又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同时推进农产品目标价格改革,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发布时间:2013-07-01 | 来源:经济参考报

现状

字体大小:图片 1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
图片 2

内外价差明显 粮食进口激增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夏粮收获即将结束,有望再获丰收。然而,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国内农产品生产和粮食安全面临挑战。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海关总署8月初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包括小麦、大米、玉米在内的我国谷物进口量较去年同期增长80%。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记者从农业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了解到,近年来,在大豆、棉花、植物油进口继续保持高位,食糖、乳制品净进口大幅增加的同时,三大主要粮食作物全部转为净进口。尽管粮食特别是大米和小麦的净进口量非常有限,但从10多年的发展变化看,我国大宗农产品进入净进口阶段的趋势十分明显。

“从2010年起中国粮食价格全面高于国际市场离岸价,为降低成本,一些国内企业加大了粮食进口量。”农业部总经济师毕美家说。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数据显示,2012年谷物净进口1316.9万吨,小麦、玉米、大米净进口量分别达到341.5万吨、515.3万吨和208.8万吨;食糖和棉花进口量分别达到374.7万吨和541.3万吨,再创新高。另据商务部本周发布的数据,6月进口大豆预报到港832.28万吨,创月度最高水平。

据了解,近年来,在大豆、棉花、植物油进口继续保持高位,食糖、乳制品净进口大幅增加的同时,三大主要粮食作物全部转为净进口。尽管粮食特别是大米和小麦的净进口量非常有限,但从10多年的发展变化看,我国大宗农产品进入净进口阶段的趋势十分明显。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此外,肉类产品进口增长同样迅速。其中猪肉从2008年由净出口转为净进口,且进口量迅速增长;羊肉净进口趋势不断强化,净进口量由2007年的2.4万吨持续增长到2012年的11.9万吨。

进口棉花到岸价每吨甚至比国内棉花价格便宜3000-5000元,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农产品今年以来仍保持净进口态势。数据显示,2012年谷物净进口1316.9万吨,小麦、玉米、大米净进口量分别达到341.5万吨、515.3万吨和208.8万吨;食糖和棉花进口量分别达到374.7万吨和541.3万吨,再创新高。另据商务部本周发布的数据,6月进口大豆预报到港832.28万吨,创月度最高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大米进口量持续处于高位,1至4月稻谷和大米进口100万吨,同比增83.6%。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分析师马文峰介绍说,中国现在已经是最大的稻谷进口国,自然年度进口量达到400万至500万吨。大米进口的绝对量不大,但对南方局部市场的冲击很大,湖南、江西的大米企业遭受严重冲击。

就大米而言,卓创资讯资深大米行业分析师王书童表示,东南亚种植成本低,因此稻谷价格偏低,米价偏低。我国以进口越南米为主,米价与国内同等级大米价差在0.20-0.30元/斤。进口米数量占到国产大米的1.6%,比重虽小,但因价差优势存在,对国内大米市场冲击严重。

“在国内外价差扩大又缺乏关税保护的情况下,想不进口都不可能。”农业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主任倪洪兴表示,大宗农产品净进口增加的根本原因是需求增长的驱动,而国内外价差扩大是农产品进口增加的直接动力。当前,有不少农产品进口不是因为国内短缺,而是因为内外价差,造成国内积压与进口增加并存的现象。

记者注意到,我国小麦夏粮实现了“十一连增”,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全国夏粮总产量13660万吨,比上年增加475万吨,增长3.6%。国内内产量连增,为何进口也猛增,原因到底是什么?海关总署分析认为,一是国内需求旺盛;二是国际市场农产品价格处于低位。

记者不久前在湖南常德采访时,一位米厂老板介绍说,来自越南、巴基斯坦、缅甸的进口米价格是每百斤172元,而常德当地的米价是每百斤180至190元,不少企业甚至在本地大米中掺兑20%的进口米。

原因

对于国内外棉花的“高价差”,众多棉纺织企业同样感到经营困难。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说,目前国内棉花价格每吨超过19000元,比进口棉花高4000至5000元,去年价差更是达到每吨6000元。在这种情况下,棉纺织企业没有竞争力,成品没办法消化。

资源禀赋与体制原因双重夹击

面对低价进口农产品的不断冲击,中国实施的关税水平难以发挥“门槛”保护作用,而且关税保护的政策空间已经非常有限。据了解,目前世界农产品平均关税水平为62%,最高关税水平甚至能达到1000%以上,而中国农产品平均关税水平为15.2%,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1/4。尽管中国对小麦、玉米、大米、食糖、棉花、羊毛等重要农产品实行关税配额管理,配额外关税最高也只有65%。

对于国际国内农产品价差拉大的原因,中国社科院日前发布的《中国农村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绿皮书报告认为,目前,国际农产品市场供给充裕,价格相对较低;同时,中国农业生产规模小、成本高,但粮食需求逐年上升。

“我国农产品进口增势强劲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缺乏足够的关税等政策手段来进行有效调控。”倪洪兴认为,中国农业生产规模小、成本高,国内外价差扩大是必然趋势,但越开放越需要关税保护。以大豆为例,当前国内大豆产业面临的困境,严格意义上讲不是进口本身造成的,而是缺乏必要的关税保护和进口调控政策造成的。大豆的关税水平只有3%,而且不能使用特殊保障机制,这使得大豆进口几乎没有调控。

农业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主任倪洪兴认为,中国农产品市场已高度开放,取消了所有非关税措施,农产品平均关税水平仅15.2%,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4;粮棉糖配额外关税最高也只有65%。关税配额外进口完全取决于国内外市场供需状况。中国实际上已成为世界上农产品市场开放度最高的国家。

下一个令人担忧的将是玉米。倪洪兴预计,受劳动力成本和物资成本推动,如果国内玉米最低收购价每年上涨10%,而玉米的配额外关税只有65%,再过五六年就难以挡住玉米的配额外进口。

“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人民币在贸易平衡压力下升值,农产品进口动力进一步增强。目前的现实是,在高度开放条件下,想不进口都很难,缺乏有效调控手段和政策空间的问题日益突出。”倪洪兴说。

业内人士担忧,大宗农产品净进口量增加,一方面对国内产业形成了抑制,导致产业发展缺乏必要的激励和动力,另一方面给农产品长期供给安全带来潜在风险。尽管国家不断提高粮食等农产品最低收购价格,但政策支持效应很大程度上被低价进口农产品消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指出,国内粮食需求在品种调剂方面的需求增加也是很重要的原因。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近年来从国外适量进口“强筋、弱筋”小麦来满足加工面包、蛋糕和高品质食品的需求明显高涨。

倪洪兴认为,从资源配置看,大豆等个别产品受到冲击可以通过调整结构、腾出更多资源用于粮食生产来降低其实质影响。但在大宗农产品净进口范围扩大、净进口量增加的背景下,农业结构调整余地有限,进口对农产品价格的抑制和打压范围广泛,这将给我国农业产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对于未来内外粮食价格的走势,倪洪兴认为,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差距将继续拉大。在他看来,随着中国农业物质成本、劳动力成本和环境成本的上升和显性化,农产品特别是粮食内外价差的扩大不可逆转,未来粮食进口价格具有的“天花板”效应将更加显著,这将使得国内粮食价格难以随成本上升而相应上涨。

“我国农产品进口增势强劲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缺乏足够的关税等政策手段来进行有效调控。”倪洪兴认为,中国农业生产规模小、成本高,国内外价差扩大是必然趋势,但越开放越需要关税保护。以大豆为例,当前国内大豆产业面临的困境,严格意义上讲不是进口本身造成的,而是缺乏必要的关税保护和进口调控政策造成的。大豆的关税水平只有3%,而且不能使用特殊保障机制,这使得大豆进口几乎没有调控。

威胁

长期影响国家粮食安全

中国社科院绿皮书报告中称,今年国际农产品市场价格将持续低位,国际、国内农产品价差或拉大,必要时需控制进口规模保护国内产能。

绿皮书指出,目前,国际农产品市场供给充裕,价格相对较低,为我国农产品进口提供了有利条件,有助于减轻国际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对国内传导的压力,输入型通货膨胀发生的可能性明显下降。“但是,我国农产品价格缺乏国际竞争力的问题可能会更加突出。”绿皮书间接表达了国家未来粮食安全的担忧。

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所长秦富认为,从全球粮食进口规律看,粮食进口对一个国家而言绝非多多益善,有可能会危及国内农业产业的健康发展,造成某些作物耕作面积的萎缩。

中国农业大学一位专家表示,对外进口粮食的大增,会对国内农业产业形成了抑制,导致产业发展缺乏必要的激励和动力,给农产品长期供给安全带来潜在风险。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高度重视国家粮食安全的问题,提出要坚持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要合理配置资源,集中力量首先把最基本最重要的保住,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要善于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适当增加进口和加快农业走出去步伐,把握好进口规模和节奏。

应对

既要治标也要治本

“中国农业不仅关系粮食等大宗农产品的供给,而且涉及数亿小农生计。立足国内确保粮食和大宗农产品基本供给,同时更加充分有效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既是我国农业发展现实的必然,也是农业理性选择的必然。”农业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主任倪洪兴认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叶兴庆指出,解决国内外粮食价格的倒挂,要通过推动农业生产基础设施建设、农业科技进步、农业经营规模扩大等方式,尽可能放缓国内农业生产成本的上涨速度,保持国内稻谷和小麦生产的比较优势。

他表示,保障中国粮食安全既要坚持立足国内基本自给,又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关键在于加强对两个市场的统筹,要有有效的手段把握进口时机和节奏,确保进口规模适度适当、不给国内产业带来冲击、不会削弱国内粮食基本供给能力的保障。

“要练好内功,不断提升竞争力。要通过加快农业科技进步和创新,优化粮食等大宗农产品区域布局,着力培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进一步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加快国外资本、技术、品种、管理理念引进,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最大限度增强农业竞争力。同时,尽量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重点要加强对农产品贸易的战略规划,努力构建持续、稳定、高效的资源性农产品进口供应链。要研究加快大宗农产品期货市场建设,逐步提高我国在农产品定价上的话语权。”倪洪兴表示。倪洪兴还特别提到,要注重发挥仅有的关税、关税配额管理措施的“门槛”作用,加强对农业和粮食生产的合理保护,使进口农产品进入国内后在相近的价格水平基础上与国内产品竞争,着力避免粮食进口对国内趋势价格的过度打压和抑制,确保粮食保有合理价格水平、有随着成本上升而相应上涨的空间。

多位农业专家则建议,当前关键的是理顺粮食价格形成机制,现阶段应继续实行粮食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政策,积极探索形成农业补贴同粮食生产挂钩机制,推进农产品目标价格改革,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