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媒体没有,有关调制乳标识一事在乳制品行业内掀起不小波澜

“调制乳到底是不是属于牛奶?”近日一则打假新闻让乳业再次被舆论聚焦。由于事关大家最关心的乳品质量,职业打假人叶光状告多家乳企“把‘调制乳’标成牛奶卖”的消息一经爆出,大有再引发…

■本报记者 夏 芳

叶光对记者表示,其目的是还“调制乳”本来面目,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目前已经有龙头乳企主动来沟通,承认错误进行整改
■本报记者 夏 芳 近日,…

“调制乳到底是不是属于牛奶?”近日一则打假新闻让乳业再次被舆论聚焦。由于事关大家最关心的乳品质量,职业打假人叶光状告多家乳企“把‘调制乳’标成牛奶卖”的消息一经爆出,大有再引发一场乳业质量地震的态势。然而一周过去,这则最初看起来来势汹汹的“职业打假人状告调制乳事件”不但没给食品行业带来风波,反而让更多人认识了调制乳的质量营养和牛奶属性,成了给调制乳“正名”的好事。“调制乳”未“调”出大风波的背后,是媒体的理性、企业的坦诚以及行业专家的积极应对。

近日,有关调制乳标识一事在乳制品行业内掀起不小波澜。乳企忙着更换标识,消费者则一头雾水,调制乳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的质量会低于纯牛奶吗?带着疑问,记者在实地调研的同时,又采访了行业内部分专家。

叶光对记者表示,其目的是还“调制乳”本来面目,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目前已经有龙头乳企主动来沟通,承认错误进行整改

难得理性: “调制乳”报道媒体没有“一边倒” 客观报道给公众上了一堂科普课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我国乳业快速发展时期,乳制品的标识问题没有及时跟上,在2010年国家食品安全法明确对乳制品标识有新规定后,企业对产品标识虽然比以往重视了,但仍存在一定的问题。企业在获得商业利益的同时,也要对消费者负责,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

■本报记者 夏 芳

众所周知,1995年,22岁的王海在北京各商场购假索赔,50天获赔偿金8000元,从此,有关职业打假人的消息就一直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尽管这几年国内对职业打假的行为一直存在较大争议,其行踪仍一直是媒体追逐的聚光点。

“打假红人”抓乳企标识漏洞

近日,有关调制乳标识一事在乳制品行业内掀起不小波澜。乳企忙着更换标识,消费者则一头雾水,调制乳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的质量会低于纯牛奶吗?带着疑问,记者在实地调研的同时,又采访了行业内部分专家。

此次也不例外。当8月18日有关职业打假人叶光在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状告三家乳企调制乳与标签标识不符、涉嫌欺骗消费者一事经当地媒体报道,由于事关消费者最关心的乳品质量问题,顿时舆论哗然。起初的一两天里,多家媒体以“调制乳当成牛奶卖,1吨牛奶能卖1.2吨产品”、“我们还要喝多少年‘假牛奶’”、“乳品命名里到底有多少猫腻”等为标题,报道了此事。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职业打假人叶光欲将蒙牛等多家乳企告上法庭,理由是这些企业把“调制乳”当做“牛奶”卖,涉嫌欺骗消费者。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我国乳业快速发展时期,乳制品的标识问题没有及时跟上,在2010年国家食品安全法明确对乳制品标识有新规定后,企业对产品标识虽然比以往重视了,但仍存在一定的问题。企业在获得商业利益的同时,也要对消费者负责,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

“老实讲,有媒体据此写出《我们还要喝多少年‘假牛奶’》之类的新闻报道并无意外。但是,尽管给‘假牛奶’三字加了引号,这一表述似乎没什么不当,但读后仍可能给读者留下‘调制乳不是牛奶,硬充牛奶’的印象。”20日,一位乳品界人士曾向记者表示,他很担心“调制乳”事件被发酵成涉及全行业的质量事件。他说,如果把这种标识标签不规范问题,演变成否认调制乳质量,对国内乳业是不公平的,不仅会误伤整个行业,对消费者也是一种误导。

对于叶光针对蒙牛把“调制乳”当做“牛奶”出售一事,蒙牛方面对外回应称:“公司的调制乳产品均在产品包装上有明确标识;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自7月份开始,我们已经对相关产品的包装陆续进行了强化调制乳标识的改进,短期内在市场上尚有一些新旧包装共存的现象。”

“打假红人”抓乳企标识漏洞

但是,随着蒙牛等乳企及时作出解释回应,及一批专家、行业协会代表出面澄清,新华社等一批主流媒体相继发声,“调制乳与纯牛奶均属牛奶产品”、“解读新国标正确认识调制乳”、“有一种‘奶’叫调制乳”等稿件相继见诸报端。职业打假人状告几大乳企的这一周,俨然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乳品科普宣传周。

另外,蒙牛集团人士对媒体表示,“食物标准名称”不同于“食物名称”,“食物标准名称”是指食物制造时所预知的国家、地方或行业标准的名称,而“食物名称”是指某食物的一个或几个名称,两者概念也不同。该人士承认,调制乳就是“新养道珍养牛奶”“奶特牌香蕉牛奶”和“奶特牌香草口味牛奶”的标准名称,而不是食物的名称。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职业打假人叶光欲将蒙牛等多家乳企告上法庭,理由是这些企业把“调制乳”当做“牛奶”卖,涉嫌欺骗消费者。

“没想到,经职业打假人这么一‘挑’、经媒体这么一‘炒’,反而帮消费者搞明白了调制乳的质量和特点。”近日,记者走访济南超市发现,几位销售人员已不像事发之初那样焦虑。

而在叶光看来,司法规定一种食物只能有一个国家标准,且是强制性标准。一种食物不能制造时用一个标准、包装上的标注标签又用另一个标准。“蒙牛的上述三款产品实际上是以调制乳国家标准制造的产品,却采取牛奶国家标准标注标签。”

对于叶光针对蒙牛把“调制乳”当做“牛奶”出售一事,蒙牛方面对外回应称:“公司的调制乳产品均在产品包装上有明确标识;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自7月份开始,我们已经对相关产品的包装陆续进行了强化调制乳标识的改进,短期内在市场上尚有一些新旧包装共存的现象。”

之前经常购买蒙牛未来星的孙女士表示,以前凭口味就知道这种奶不是“纯牛奶”,对包装盒上“调制乳”三个字是否显著也并不在意。“现在媒体已经把调制乳介绍得更清楚了。关键看营养指标,如果口味好、孩子愿意喝,有什么不好?”

蒙牛市场部的相关人士还表示,调制乳和纯牛奶都是牛奶产品大家庭中的一员,区别就在于调制乳添加了营养物质,或为口感好而添加特色风味。

另外,蒙牛集团人士对媒体表示,“食物标准名称”不同于“食物名称”,“食物标准名称”是指食物制造时所预知的国家、地方或行业标准的名称,而“食物名称”是指某食物的一个或几个名称,两者概念也不同。该人士承认,调制乳就是“新养道珍养牛奶”“奶特牌香蕉牛奶”和“奶特牌香草口味牛奶”的标准名称,而不是食物的名称。

坦诚直面: 业内及时揽责改过化解“调制误区” “调制乳≠低品质”打消公众疑虑

本报记者走访超市发现,蒙牛等乳企生产的盒装乳制品,除了纯牛奶外,其它有添加其它成分的奶,在产品分类栏目中标为“全脂调制乳”,采用的标准是GB25191,而产品正面则标有某某奶。这也是打假人叶光质疑的地方。

而在叶光看来,司法规定一种食物只能有一个国家标准,且是强制性标准。一种食物不能制造时用一个标准、包装上的标注标签又用另一个标准。“蒙牛的上述三款产品实际上是以调制乳国家标准制造的产品,却采取牛奶国家标准标注标签。”

除了主流媒体在报道上更加理性客观全面,在此次“调制乳”事件中,相关企业、行业专家、相关协会组织没有像过去那样一遇质疑即三缄其口,而是以坦诚的态度积极应对,毫不回避,或揽责改过,或解答公众疑惑。这也是“调制乳”概念最终得到社会认可的另一大原因。

“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GB7718-2011)的规定,食品名称应在食品标签的醒目位置清晰标示反映食品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那么这些产品都应该标注调制乳。”叶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起诉它们的目的是想还调制乳本来面目,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蒙牛市场部的相关人士还表示,调制乳和纯牛奶都是牛奶产品大家庭中的一员,区别就在于调制乳添加了营养物质,或为口感好而添加特色风味。

针对调制乳问题,各大乳企均推出了举措。蒙牛市场部相关人士在第一时间接受了媒体采访,并称其实企业早在7月份就已开始对相关产品的包装陆续进行了强化调制乳标识的改进。同时,乳业专家宋亮也公开表态:“作为企业,不应该回避问题,应该站出来解释,调制乳使用的也是生鲜乳或复原乳,添加的是对身体有益的成分。要让消费者知道调制乳的品质不比纯牛奶差。”

调制乳品质不低于纯牛奶

本报记者走访超市发现,蒙牛等乳企生产的盒装乳制品,除了纯牛奶外,其它有添加其它成分的奶,在产品分类栏目中标为“全脂调制乳”,采用的标准是GB25191,而产品正面则标有某某奶。这也是打假人叶光质疑的地方。

山东省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在接受采访时对业内企业也毫不护短:“‘××牛奶’几个字很大,将‘调制乳’用小号字标注在侧边,这有点像在玩文字游戏。这样,不仅容易让消费者误解,还会让消费者反感,损害企业信誉。”

叶光掀起的这轮为乳制品中调制乳正身的风波,也引发了行业内的争论。

“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的规定,食品名称应在食品标签的醒目位置清晰标示反映食品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那么这些产品都应该标注调制乳。”叶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起诉它们的目的是想还调制乳本来面目,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到底怎样标注才算是清晰醒目?”一家准备更换“调制乳”标识的乳品企业负责人表示,这是整个行业发展阶段中的问题,乳酸菌饮料也存在类似问题,还需要政府制定一套细则来规范。

一位从事乳业工作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消费者很容易混淆调制乳和牛奶的概念。一个是产品类别的标识,一个是产品名称的标识。

调制乳品质不低于纯牛奶

根据专家们的说法,围绕公众最关心的“调制乳与纯牛奶有何质量差别”问题,记者调查了多款在售的各大品牌调制乳产品,通过对比其营养成分表可发现,尽管相较于纯牛奶,调制乳生乳含量只有80%,其每百毫升蛋白质含量指标却非常接近纯牛奶。比如,蒙牛新养道3.0克,伊利QQ星3.0克,天友贝贝星儿童专属牛奶2.9克,而纯牛奶指标是大于或等于2.8克。同时,除了蛋白质,调制乳的功能性也相对突出,比如蒙牛未来星等儿童成长奶产品,均针对青少年体质需求,添加了维生素A、D,钙,锌等有助大脑发育和身体健康的营养元素。

她表示,乳制品的类别有纯牛奶、调制乳和乳饮料。而调制乳中80%以生牛乳或复原乳为主要原料,添加了其它原料或食品添加剂和营养强化剂,这些产品满足了消费者的个体需求。但是它的营养成分和含有生鲜乳或复原乳的成分要高于80%,称之为牛奶也没有错。

叶光掀起的这轮为乳制品中调制乳正身的风波,也引发了行业内的争论。

“添加剂、营养强化剂等已经有点被妖魔化了,不管什么食品,似乎一说用了添加剂,一说是调制就认为其质量不好。”中国工程院院士、食品添加剂研究专家孙宝国曾多次对媒体如此表示。他直言,没有食品添加剂就不会有现代食品工业。比如,婴幼儿配方奶粉,从国际范围来讲,每种高档婴幼儿配方奶粉所含食品添加剂的数量肯定在40种以上,无一例外。如有例外,那就是低档的婴幼儿配方奶粉。

对此,叶光给记者讲述了关于纯牛奶、鲜牛奶以及调制乳在食品法中的规定。他表示,法律有明确规定,食品标签的醒目位置应该清晰标识反映食品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而有的企业却在醒目位置写上牛奶,用侧面小字来标注调制乳,误导消费者。

一位从事乳业工作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消费者很容易混淆调制乳和牛奶的概念。一个是产品类别的标识,一个是产品名称的标识。

乳业资深研究员宋亮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企业,不应该回避问题,应该站出来解释,调制乳使用的也是生鲜乳或复原乳,添加的是对身体有利的成分,让消费者知道调制乳的品质不会比纯牛奶差,添加人体需要的成分更有利于人体健康。”

她表示,乳制品的类别有纯牛奶、调制乳和乳饮料。而调制乳中80%以生牛乳或复原乳为主要原料,添加了其它原料或食品添加剂和营养强化剂,这些产品满足了消费者的个体需求。但是它的营养成分和含有生鲜乳或复原乳的成分要高于80%,称之为牛奶也没有错。

既然调制乳的营养成分不低于纯牛奶,甚至要高于纯牛奶,为何企业在标识上不直接注明调制乳呢?

对此,叶光给记者讲述了关于纯牛奶、鲜牛奶以及调制乳在食品法中的规定。他表示,法律有明确规定,食品标签的醒目位置应该清晰标识反映食品真实属性的专用名称,而有的企业却在醒目位置写上牛奶,用侧面小字来标注调制乳,误导消费者。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机构总经理雷永军在接受
《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乳制品标识在10年前就曾有争论,国内的乳企没有很好的重视,这里面有政府监管的问题,也有企业不规范的地方。

乳业资深研究员宋亮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企业,不应该回避问题,应该站出来解释,调制乳使用的也是生鲜乳或复原乳,添加的是对身体有利的成分,让消费者知道调制乳的品质不会比纯牛奶差,添加人体需要的成分更有利于人体健康。”

同样,在宋亮看来,由于中国的乳业发展迅速,国家标识没有跟上企业的发展,标识的滞后性让企业在产品标识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这样就让打假人抓到了漏洞。

既然调制乳的营养成分不低于纯牛奶,甚至要高于纯牛奶,为何企业在标识上不直接注明调制乳呢?

宋亮表示,企业在改产品名称时,应该对其进行全面的解读,因为消费者对牛奶的分类不是很理解,企业应该在包装上或宣传片中解释一下,把更改的内容及产品的品牌进行说明,给消费者普及知识的同时,也让消费者知情,这也避免信息不对称使企业处于被动地位。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机构总经理雷永军在接受
《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乳制品标识在10年前就曾有争论,国内的乳企没有很好的重视,这里面有政府监管的问题,也有企业不规范的地方。

乳酸菌市场或成重灾区

同样,在宋亮看来,由于中国的乳业发展迅速,国家标识没有跟上企业的发展,标识的滞后性让企业在产品标识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这样就让打假人抓到了漏洞。

在乳业专家王丁棉看来,乳品行业中像这种标注不规范的事情普遍存在,按照国家的相关标准,一些企业确实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宋亮表示,企业在改产品名称时,应该对其进行全面的解读,因为消费者对牛奶的分类不是很理解,企业应该在包装上或宣传片中解释一下,把更改的内容及产品的品牌进行说明,给消费者普及知识的同时,也让消费者知情,这也避免信息不对称使企业处于被动地位。

而根据企业的回应看,部分企业开始就产品标识进行整改。但是,《证券日报》记者走访超市发现,在醒目位置打着“牛奶”字样,在侧面写某某牛奶的产品大量存在。

乳酸菌市场或成重灾区

而记者走访山东潍坊几大商超发现,蒙牛生产的“新养道”产品日期在6月30日的,其标识也一样,只是在侧面的产品种类栏目中写有全脂调制乳,正面却写着牛奶。另外,也有其它品牌的产品采取和蒙牛一样的做法。

在乳业专家王丁棉看来,乳品行业中像这种标注不规范的事情普遍存在,按照国家的相关标准,一些企业确实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如果法院判决打假人胜诉,那将意味着更多的企业会遭到消费者的起诉,这一点律师和行业内人士已形成共识。

而根据企业的回应看,部分企业开始就产品标识进行整改。但是,《证券日报》记者走访超市发现,在醒目位置打着“牛奶”字样,在侧面写某某牛奶的产品大量存在。

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高端液态奶制品中存在标识不清的问题,在乳酸菌奶制品中也存在大量标识不清的问题,而这块市场由于发展迅猛,该领域已经成为标识不完善的重灾区。

而记者走访山东潍坊几大商超发现,蒙牛生产的“新养道”产品日期在6月30日的,其标识也一样,只是在侧面的产品种类栏目中写有全脂调制乳,正面却写着牛奶。另外,也有其它品牌的产品采取和蒙牛一样的做法。

数据显示,面对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的乳酸菌饮料行业,标识问题依然严重。政府应该加大对酸奶和乳酸菌饮料行业的标识监管。

如果法院判决打假人胜诉,那将意味着更多的企业会遭到消费者的起诉,这一点律师和行业内人士已形成共识。

雷永军表示,“酸奶行业标识混乱的现象更严重,只要有酸味的奶都称之为酸奶是不对的,有的是乳酸菌饮料。企业应该在标识上注明,有必要把生产工艺的核心语言也注明一下,便于消费者认识,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高端液态奶制品中存在标识不清的问题,在乳酸菌奶制品中也存在大量标识不清的问题,而这块市场由于发展迅猛,该领域已经成为标识不完善的重灾区。

他强调,乳企在将产品进行标识时应该在醒目的位置写清楚,让消费者一眼能识别这是一款什么产品,而国内很多企业由于产品线很多,行业标准相对滞后,因此,应该严格监管乳制品标识。

数据显示,面对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的乳酸菌饮料行业,标识问题依然严重。政府应该加大对酸奶和乳酸菌饮料行业的标识监管。

而对于蒙牛等遭遇打假人起诉一事,北京路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钟兰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应该在产品外包装醒目的位置标明产品用的原料,不应该在产品醒目的位置注明牛奶,而在配料表中注明产品原料,因为有的消费者买产品时不会去看配料表,这样会误导消费者。蒙牛是否胜诉不好说,如果法院判打假人胜诉,就会引发千千万万个诉讼,因为我国食品法有严格的规定,消费者可以获得10倍赔偿,因此法院在判决方面会比较慎重。

雷永军表示,“酸奶行业标识混乱的现象更严重,只要有酸味的奶都称之为酸奶是不对的,有的是乳酸菌饮料。企业应该在标识上注明,有必要把生产工艺的核心语言也注明一下,便于消费者认识,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在钟兰安看来,不管这次官司是否胜诉,企业都应该吸取教训,在换取利益的同时,也要为消费者负责,不要误导消费者。而相关监管部门,应该对市场加大监管力度,对相关企业提出建议、整改,满足消费者的知情权。

他强调,乳企在将产品进行标识时应该在醒目的位置写清楚,让消费者一眼能识别这是一款什么产品,而国内很多企业由于产品线很多,行业标准相对滞后,因此,应该严格监管乳制品标识。

在昨日的采访中,叶光对自己胜诉的把握较大,但他也有可能采取庭外和解的方式来解决。他对记者表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已经有企业跟其达成和解,表示知道错误,正在改进。“国内一家大企业也来表示愿意整改,看到企业这么做,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是还给调制乳一个真实的面目,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而对于蒙牛等遭遇打假人起诉一事,北京路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钟兰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应该在产品外包装醒目的位置标明产品用的原料,不应该在产品醒目的位置注明牛奶,而在配料表中注明产品原料,因为有的消费者买产品时不会去看配料表,这样会误导消费者。蒙牛是否胜诉不好说,如果法院判打假人胜诉,就会引发千千万万个诉讼,因为我国食品法有严格的规定,消费者可以获得10倍赔偿,因此法院在判决方面会比较慎重。

而对于乳酸菌市场较为混乱一事,叶光也对记者表示,他已经注意到,眼下先把调制乳一事做好,下一步会针对乳酸菌市场进行维权打假。

在钟兰安看来,不管这次官司是否胜诉,企业都应该吸取教训,在换取利益的同时,也要为消费者负责,不要误导消费者。而相关监管部门,应该对市场加大监管力度,对相关企业提出建议、整改,满足消费者的知情权。

在昨日的采访中,叶光对自己胜诉的把握较大,但他也有可能采取庭外和解的方式来解决。他对记者表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已经有企业跟其达成和解,表示知道错误,正在改进。“国内一家大企业也来表示愿意整改,看到企业这么做,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是还给调制乳一个真实的面目,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而对于乳酸菌市场较为混乱一事,叶光也对记者表示,他已经注意到,眼下先把调制乳一事做好,下一步会针对乳酸菌市场进行维权打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