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在中国共同投资兴建一个奶牛养殖基地,西奥.史毕根斯加入恒天然时

一年前,西奥.史毕根斯(TheoSpierings)也是坐在同一间办公室接受经济观察报的采访,不一样的是,彼时他是为了解决恒天然在中国的危机,当时恒天然销售到中国的奶粉被曝出…

恒天然合作集团和雅培公司11日宣布,双方已签署协议,计划在中国共同投资兴建一个奶牛养殖基地。预计首个牧场于2017年上半年产奶…

地处天之涯、海之角的新西兰虽然只是一个仅有400万人口的小岛国,但它却是一个为世人称道的乳业发达国家。这个岛国的国际乳品贸易占据了全球的三分之一强,而这一骄人成绩的取得是由世界最大…

一年前,西奥.史毕根斯(TheoSpierings)也是坐在同一间办公室接受经济观察报的采访,不一样的是,彼时他是为了解决恒天然在中国的危机,当时恒天然销售到中国的奶粉被曝出含有肉毒杆菌。而这一次,西奥.史毕根斯访问中国是为了实现他的中国战略。

恒天然合作集团和雅培公司11日宣布,双方已签署协议,计划在中国共同投资兴建一个奶牛养殖基地。预计首个牧场于2017年上半年产奶。

地处天之涯、海之角的新西兰虽然只是一个仅有400万人口的小岛国,但它却是一个为世人称道的乳业发达国家。这个岛国的国际乳品贸易占据了全球的三分之一强,而这一骄人成绩的取得是由世界最大乳品出口企业恒天然牛奶合作集团来实现完成的。

西奥.史毕根斯,2011年9月加入恒天然集团(Fonterra),担任首席执行官(CEO)。他是荷兰人,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荷兰乳品公司皇家菲仕兰的代理CEO,并在2008年领导这家公司收购了乳业巨头坎皮纳公司。对于恒天然来说,西奥.史毕根斯是一位改革者。

如果该项目获得批准,恒天然和雅培将共同投资3亿美元(3.42亿新西兰元或18亿人民币)建设包括五家牧场的奶牛养殖基地,泌乳牛存栏数超过16,000头,年产量可达1.6亿公升牛奶。养殖基地的奶牛将从海外进口,或源自恒天然在华现有牧场。所有奶牛的品种都将源自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或欧洲。

恒天然是谁?为什么能占据新西兰全国牛奶出口总量的90%?它的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一套运作机制和股东模式?而这套机制和模式在此次毒奶粉的事件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尽管恒天然是全球最大的乳品出口商,其乳品出口占全球乳品贸易总额的约三分之一,但在2011年之前,恒天然的高级管理层几乎完全是本土化的,在经营方式上也相对传统。西奥.史毕根斯加入恒天然时,被期望成为实现恒天然现代化管理的指引者。他已经在乳品行业工作了25年,在亚洲、拉丁美洲、中东地区以及欧洲的乳品企业都曾担任过管理层,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

这将是恒天然在中国的第三个奶牛养殖基地,目前我们在河北省和山西省的相关项目都非常成功。恒天然首席执行官西奥史必根思表示,建立一体化的乳品业务是恒天然在华发展战略,奶牛养殖基地的建设是该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

乳业巨人成长史

西奥.史毕根斯上任后,在2012年迅速制定出恒天然在全球的发展战略,他的战略简称为V3战略(销量Volume价值Value速度Veloci-ty)。这个战略也是西奥.史毕根斯给恒天然制定的适用于全球各个市场的战略,包括中国,中国战略与全球其他市场是同步的。恒天然在全球有105个市场,中国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西奥.史毕根斯说。

两家公司都将积极配合中国监管部门对该项目的审批工作。

许多公开资料显示,恒天然虽然冠以公司集团的名称,但实质上是历经岁月后有机形成的一个跨国乳品合作社。

恒天然在中国的战略也可以被称为建立一体化的乳品业务,其中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加大新西兰乳制品在华销量,即V3战略中的销量,这也是恒天然从1980年就开始在中国从事的业务。恒天然的财报中,并未单独列出每年在中国的乳制品销量是多少,不过,根据恒天然2014年4月公布的上半年财报(2013年9月~2014年2月),来自亚洲的餐饮业务销量增加了28%,我们在中国的消费品牌得益于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的更高的需求量。西奥.史毕根斯说。

待相关部门批准后,预计该养殖基地的首家牧场将于2017年上半年建成投产,其他牧场将于2018年开始产奶。

新西兰的奶农拥有土地、奶牛等生产资料,在长年累月中为避免内部竞争,便联合起来建立起了合作社,自建起了加工厂和公司。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告诉本报记者。

更早一点,2013财年(2012年9月~2013年8月),恒天然在亚洲的餐饮业务销量增加了10%。肉毒杆菌事件并没有对恒天然在中国的销售产生很大的影响,西奥.史毕根斯在分析处理类似危机时说,发生这样的食品安全事件时,一方面要保证公司正常运行,继续生产产品,另一方面要建立一个处理危机的团队并来到事发点,尽快处理,他在一年前就来到中国,近距离处理危机。建立一体化的乳品业务的另一方面,是在中国建立完整的生产链,生产中国的恒天然乳制品,给中国创造价值,即V3战略中的价值。恒天然已经在中国不同地区宣布建立奶牛养殖基地,从奶牛养殖到生产、加工、销售全部在中国完成。我们要在中国树立对恒天然品牌的认知度和声誉。西奥.史毕根斯说。但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还有太多工作要做,比如8月13日,西奥.史毕根斯宣布与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合作开展为期三年的食品安全与质量交流项目,培训奶农。

恒天然是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加工企业,由新西兰的奶农股东共同管理,年产逾200万吨乳品原料、增值原料、特殊原料和消费乳品。雅培公司是一家全球性的医疗保健公司,旗下产品包括诊断仪器、医疗器械、营养品和成熟药品等。

在20世纪初,新西兰大多数乳品厂就开始采取合作社模式。1935年时,新西兰有大约500个奶牛牧场主有合作企业。与此同时,新西兰的牛奶产品开始向海外市场进行销售。

西奥.史毕根斯说,恒天然每年会投资1亿纽币用在中国的消费品自有品牌建设上,另外,恒天然的投资重点是建立完整的生产链条,每年的固定投资额在2.5亿纽币左右。

随着新西兰乳制品在世界其它市场受到越来越多的欢迎,上百个小规模的乳品企业越来越难以满足国外市场的各种需求,于是新西兰政府在1923年成立了乳品出口生产控制局(简称乳品局),用于激励和服务奶农开拓新的外部市场,使新西兰牛奶产品能获得更好的海外收益。

恒天然在中国的发展并不顺利,四五年前,恒天然在中国的业绩是负增长,也一度曾出售过在中国的生产链。我上任之初的两年半也是充满风险的。西奥.史毕根斯说,最大的挑战在于我们来晚了,中国有很多好的本土乳制品公司,他们有自己的模式。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虽然目前恒天然在中国的业务增长很快,但所占的市场比例仍然很小。西奥.史毕根斯非常看好中国乳品市场的前景,他说:超市产品的销售仍然有非常强劲的增长,达到5%、6%,而且中国本土奶源的供应缺口在不断扩大。

在2000年底,新西兰乳业95%的产权集中到两大公司的手中,即新西兰乳品集团和Kiwi合作乳品公司,而剩下5%的市场份额由另外两家小公司所拥有。在新西兰当局的推动下,本土牛奶产业考虑决定由一家整合后的公司来结束主要乳品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

恒天然希望能够在中国找到合作伙伴共同开发中国市场,但恒天然对合作伙伴有自己的要求,必须是恒天然的大客户,并且有志于在中国发展规模化的奶牛养殖,同时,愿意和恒天然一起树立在中国的认知度。我们会与我们的客户谈,但你会发现,问到第三个问题,仍旧符合条件的就没有多少了。西奥.史毕根斯说。

2001年7月,84%的奶农参与投票,推动了新西兰乳品局、新西兰乳品集团和Kiwi合作乳品公司合并。

雅培是现在恒天然在中国市场的战略伙伴,7月份,双方宣布建立奶牛养殖基地。恒天然寄望后续奶牛养殖基地的建设能够实现2020年之前10亿升的产量目标。

当年10月,合并完成,新西兰恒天然牛奶合作集团就此诞生,合并后的恒天然已成为新西兰,乃至世界乳品行业中最大的合作社。为了避免潜在的内部矛盾,恒天然以新公司的身份购买了两家合作社和乳品局的全部资产,恒天然也就此一举成为了新西兰90%以上奶农所共同拥有的巨无霸企业。

除了肉毒杆菌事件,在2013年,恒天然曾被中国国家发改委调查涉及价格垄断,罚款477万美元。如今,面对中国正在发生的新一轮反垄断调查,西奥.史毕根斯表示,我们来自欧洲,欧洲的反垄断调查更严格,我们会非常小心地遵守反垄断的规定。

独特的奶农股东

西奥.史毕根斯还在不断完善他的领导团队,包括在中国的团队,他说想要快速实现战略目标,必须有一大群人非常高效地完成工作。中国有很多人才,但不是总能被锐眼识才的。人才已经成为恒天然在中国的另外一个挑战。西奥.史毕根斯说。

从组建至今,恒天然在全球乳业格局中的地位日趋放大,出口收入占新西兰出口总收入的25%,产量占全国牛奶出口总量的90%,全球员工约16000名,在全球布局了84座加工厂,年牛奶加工量为200亿升,并和140个国家建立了贸易往来。目前,这家年销售收入超过160亿新西兰元的乳业巨头拥有10500位新西兰奶农股东,这在其它商业领域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留给西奥.史毕根斯实现抱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快速开展他的战略规划,因为恒天然正在准备上市,公司必须要有非常强的战略和价值,才能够在上市的时候有一个好的价格。西奥.史毕根斯说。他上任时,恒天然便在准备上市事宜,所以,他把速度也列在了他的战略中。

不得不承认,奶农合作社的模式目前是新西兰、欧洲、澳大利亚普遍运用在乳业领域的商业模式,也是比较成熟、先进的模式,这套模式可以把分散的奶农有效组织起来,让养殖环节和加工环节,以及后续的流通、营销环节有效整合为一体。宋亮评价说。

不过目前至少在高层团队中,西奥史毕根斯基本实现了他的目标,恒天然的高层管理团队几乎已经告别本土化,在恒天然董事会的12个董事里,新西兰本土人士有4个,占到三分之一,其他的董事来自澳大利亚、法国、荷兰以及瑞士等国。这是我生平以来最好的团队,多元化的团队能够更好地善用大家的长处,而规避弱点。

上海市奶业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新曾前赴新西兰考察过恒天然的模式,他表示,恒天然的一个奶农股东平均的投资项目包括:买地237万新西兰元,奶牛40万新西兰元,股份68万新西兰元,合计总资产为345万新西兰元,折合人民币约1778万元。

从2012年西奥史毕根斯设立发展战略算起来,如今已经两年有余。现在我们的战略正在实行当中,但对于一项战略来说,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够实现。

而作为恒天然集团的股东,这些奶农可以在每年的2月份和8月份享受到集团的返利分红。其分红方式会在奶价中得到体现,具体来说,股东的奶价要高于非股东的奶价。

到8月底,西奥史毕根斯上任恒天然CEO就整整三年。9月24日,恒天然将公布2014财年的年终报。这是西奥史毕根斯上任CEO之后恒天然的第三份年终报。他说:我相信,2014财年会是一个成功的年份,我非常坚定地相信,2014年将是历史上奶价最强的一年。

漫长的灭火?

他的说法或许没错。2014年上半年牛奶的价格为每公斤干物质8.65纽币,这是经济观察报在恒天然最近五六年财报中查询到的最高奶价,从2009年到2012年奶价数值分别是4.72、6.1、7.6、6.08。西奥史毕根斯认为,高企的奶价将使得恒天然2014年的财报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尽管目前奶价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但影响将更多体现在2015年的财报中,因为恒天然2014年的订单在5月份已经完成。根据恒天然自己的标售平台价格显示,从2014年2月到8月初,全球奶价已经下滑了40%。不久前,恒天然也将2015年牛奶指导价从单位7纽元下调至单位6纽元。

曾有业内人士评价称,恒天然集团的供应链是最一体化的,奶农是股东,他们看到的是从牧场到生产的整个流程,因此会以一种长远的目光和策略来发展,不会单一追求某一环节的快速发展,而牺牲另外的环节。

牛奶的价格并不是我担心的,我担心的是消费者的信心,我们都知道,牛奶的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西奥史毕根斯说。

然而随着此次中国市场毒奶粉事件的降临,恒天然的奶农合作模式究竟会如何来体现这种长远眼光正经受考验。

宋亮说:这个模式是不是完美无缺?我认为不是的,起码在决策效率上,由于股东方的特殊性,造成效率缓慢。

据陈新描述,恒天然集团董事会共有13个成员,其中9个成员是由全体奶农股东选举产生的。每隔三年更换一次,即重新选举。另4个成员则是由这9个成员选出来的,他们均为公司的高管层。

恒天然的这种模式决定了它的高管百分百的迎合奶农股东,很大程度上说,恒天然的高管一般都希望通过此职位在新西兰的政坛中有所作为,因为奶农人数众多,而且他们手中又掌握选票,恒天然是捞取政治资本的理想地点。宋亮表示。

宋亮同时表示:由于奶农股东众多,恒天然的一项决策通过时间比较长,而这直接影响到决策效率。造成恒天然在今天乳制品竞争市场上,一旦遇到新问题和突发事件的处理,都显得比较迟缓,并且缺乏灵活,而这都和它的股东结构和决策机制有关。

虽然在肉毒杆菌爆发后,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TheoSpierings(西奥史毕根斯)于第一时间赶至中国灭火,但在宋亮看来,这位全球最大乳企的CEO恐怕很难起到决定作用。

恒天然的CEO手头是没有那么大权力的,这个决定权在他们董事会,以及董事会背后的奶农股东手中,具体的补偿措施,预计仍需要长时间的内部讨论和酝酿。宋亮表示。

恒天然的确在发现问题后主动向外界曝光问题,这个值得称赞。但这个背后实际是新西兰的食品安全管理条例要求,企业发现问题后必须对外通报。事实上,这个事件背后遭到恒天然奶农股东的抗议,因为这可能会让奶农股东的利益遭到巨大损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