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称的河南大地本该是一望无际的玉米棵等待丰收的壮观景象,农田水利体制的深层次问题在这次旱情中也得到充分暴露

八月未央,素有“中原粮仓”之称的河南大地本该是一望无际的玉米棵等待丰收的壮观景象。但在今年,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河南田间实地调研时却只…

图片 1

八月未央,素有“中原粮仓”之称的河南大地本该是一望无际的玉米棵等待丰收的壮观景象。但在今年,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河南田间实地调研时却只见一片片参差不齐的玉米地。正在田间劳作的许昌县桂村乡农民李金名指着远近高低的玉米棵告诉记者,“这边的玉米地已经浇了三遍,所以长得好一些,那边没浇上水的只有半个人高,再浇水也绝收了,还有远处光秃秃的那一片是六月时下的种,但一直就没冒芽。我活这么大年纪还真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干旱。”

7月以来,河南 、吉林
、辽宁等多地接连遭遇63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农业灌溉用水频频告急,居民生活用水也危在旦夕,农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受到极大威胁。除天灾外,农田水利体制的深层次问题在这次旱情中也得到充分暴露。

正如李金名所言,河南正遭遇63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河南省水利厅官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6月份以来,全省平均降雨量仅有90.2毫米,是1951年以来降水最少的年份;全省50%以上的中小河流断流,35%的小型水库基本干枯,农业灌溉已无水可用,平顶山等中型城市甚至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生活饮水困难。

7月以来,河南 、吉林
、辽宁等多地接连遭遇63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农业灌溉用水频频告急,居民生活用水也危在旦夕,农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受到极大威胁。除天灾外,农田水利体制的深层次问题在这次旱情中也得到充分暴露。

此次河南特大干旱也将河南乃至全国农田水利基础薄弱的问题暴露无遗。

中国证券报记者深入河南多地调研发现,农田水利建设已关及农业安危,并再次临近变革关口。水利设施基础薄弱、水利资金严重匮乏、重建轻管顽疾难除、农业种植制度掣肘等问题使农田水利系统在此次的特大干旱中不堪一击。多位水利专家、政府官员和基层群众建言,在未来农田水利改革中,应尽快建立起新环境下的农田水利建设投入机制,重点加大对农田水利后期管理的投入力度,进一步推进小型水利管理改革,同时需加快土地流转,提高农田水利的规模化投入能力和抗旱能力。

水源问题首当其冲。在平顶山唯一的水源地白龟山水库,记者看到,往日库水丰盈的白龟山水库已裸露出大片滩涂,甚至有村民在上面放羊,103米和101米的警戒水位线早已高悬在水面之上。

大旱无水水利薄弱暴露无遗

白龟山水库防汛办公室副主任刘永强告诉记者,目前水库已经跌破97.5米的“死水位线”,为了保障平顶山市生活供水已被迫两次动用非万不得已情况下绝不动用的“死库容”。

八月未央,素有“中原粮仓”之称的河南大地本该是一望无际的玉米棵等待丰收的壮观景象。但在今年,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河南田间实地调研时却只见一片片参差不齐的玉米地。正在田间劳作的许昌县桂村乡农民李金名指着远近高低的玉米棵告诉记者,“这边的玉米地已经浇了三遍,所以长得好一些,那边没浇上水的只有半个人高,再浇水也绝收了,还有远处光秃秃的那一片是六月时下的种,但一直就没冒芽。我活这么大年纪还真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干旱。”

“解决水源问题是第一位的。”平顶山市水利局副局长王保贵告诉记者,“通过这次特大干旱可以看出水源地建设仍严重不足,以平顶山为例,吃水问题不能仅依靠白龟山水库,还应该再建一批后备水源。”

正如李金名所言,河南正遭遇63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河南省水利厅官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6月份以来,全省平均降雨量仅有90.2毫米,是1951年以来降水最少的年份;全省50%以上的中小河流断流,35%的小型水库基本干枯,农业灌溉已无水可用,平顶山等中型城市甚至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生活饮水困难。

实际上,加强后备水源的储备一直为政府所重视,早在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要建设应急抗旱水源储备制度,而河南在2011年也相应提出用3年时间在全省山洪灾害防治区的13个省辖市、79个县市区、885个乡镇建设监测预警体系,建设一批规模合理、标准适度的抗旱应急水源工程,建立应对特大干旱和突发水安全事件的水源储备制度。但如今3年过去,连河南省水利厅防汛抗旱督察专员杨汴通也承认该制度还没有很好地落实。

此次河南特大干旱也将河南乃至全国农田水利基础薄弱的问题暴露无遗。

“应急和备用水源不足是当前我国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在水资源规划配置中,对应急和备用水源的考虑不足;虽然在全国和有关省区的抗旱规划中,布置了一些应急和备用水源,但目前尚未得到有效落实。此外,应急和备用水源工程的经济性较差,其可行性也是一个重大障碍。所以今后不仅要科学布置应急和备用水源的规模,还要进一步明确其落实的可行途径,并通过科学调度,充分发挥水源的利用效率与效益,提高其建设的经济性。”一位接近水利部的专家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水源问题首当其冲。在平顶山唯一的水源地白龟山水库,记者看到,往日库水丰盈的白龟山水库已裸露出大片滩涂,甚至有村民在上面放羊,103米和101米的警戒水位线早已高悬在水面之上。

加强现有水库的蓄水能力或许是一种更可行的方法。杨汴通告诉记者,除了再兴建一部分水库塘坝外,很重要的是要增加现有水库的蓄水能力,将汛期的洪水留住。与之相对应,王保贵表示,白龟山水库正在扩大库容能力,而上游的昭平台水库也将由原来的2个多亿立方米的库容扩大到四五个亿,加大蓄水量。

白龟山水库防汛办公室副主任刘永强告诉记者,目前水库已经跌破97.5米的“死水位线”,为了保障平顶山市生活供水已被迫两次动用非万不得已情况下绝不动用的“死库容”。

加强水流之间的连通则是另一种盘活现有水源的有效方法。“现在有四条河流流经河南,黄河、长江、淮河和海河,但这四条河流几乎是从西往东流的平行水系,相互之间没有连通,四个流域之间缺乏调度。所以,下一步加强水系连通工程的建设非常重要,这一点在水库之间的连通和调度上同样适用。”杨汴通表示。

“解决水源问题是第一位的。”平顶山市水利局副局长王保贵告诉记者,“通过这次特大干旱可以看出水源地建设仍严重不足,以平顶山为例,吃水问题不能仅依靠白龟山水库,还应该再建一批后备水源。”

在此次抗旱过程中,王保贵告诉记者,面对白龟山水库水源不足的问题,平顶山市便采取了从附近的燕山水库和丹江口水库紧急调水的办法,如果将来白龟山水库和附近水库的连通能成为常态的话,则能够有效提高白龟山水库的抗旱能力。

实际上,加强后备水源的储备一直为政府所重视,早在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要建设应急抗旱水源储备制度,而河南在2011年也相应提出用3年时间在全省山洪灾害防治区的13个省辖市、79个县市区、885个乡镇建设监测预警体系,建设一批规模合理、标准适度的抗旱应急水源工程,建立应对特大干旱和突发水安全事件的水源储备制度。但如今3年过去,连河南省水利厅防汛抗旱督察专员杨汴通也承认该制度还没有很好地落实。

除加强水源地建设外,加强渠道建设是将“血液”有效输送到农田的可靠保证。但是杨汴通告诉记者,在灌区,虽然规划灌溉面积都比较可观,但有效灌溉面积往往存在大面积缩水的情况,“有些灌区在当初建设时就没有真正建好,譬如设计30万亩的灌区,有些干支渠都建好了,但斗渠、毛渠等毛细血管却没有配套。另一种情况是水渠都建好了,但由于年久失修,很多水渠存在淤积或者堵塞的情况。”

此外,井灌区同样面临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许昌县安庄村村民安秋香望着自家因缺水而几近绝收的玉米地告诉记者,以前打出的很多井都比较浅,大约在30米左右,遇到这样的特大干旱就都抽不上水来了,很多井更是已经用了几十年,坍塌淤积的问题非常严重,“而且现在很多机井都没有电力配套设施,需要自己买几百米的电线然后从村里扯电过来,浇一回地非常麻烦。”

机井设施落后的问题在这次特大干旱中也得到充分暴露,王保贵告诉记者,现在每天要求水利局前往打井的电话响个不停。

“可以说,农田水利的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下一步,水源地建设、水源地连通、渠道建设、机井建设,各个方面都需要加强。”杨汴通表示,在河南现在采取的四种节水灌溉措施中,除了天和农场所采用的喷灌之外,还可以通过对渠道进行防渗技术改造,以及用管道代替明渠,或者是微灌技术来达到节水灌溉的效果,但这都需要很大的资金投入。

值得注意的是,为全面提升抗旱减灾水平,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城乡供水安全,今年3月水利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编制完成的《全国抗旱规划实施方案》,已正式启动实施工作。按照水利部下达的建设计划,河南省2014-2016年三年建设任务包括投资5亿元建设小型水库工程8座,投资12.6亿元建设引调提水工程227处,其中2014年度将建设3座小型水库、76处引调提水工程。

编辑:程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