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吉林一家禽养殖公司起诉国家卫计委,家禽企业起诉卫计委 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

近日,一则吉林一家禽养殖公司起诉国家卫计委,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的消息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H7N9应不应该称为“禽流感”?在这个观点上,…

近日,一则吉林一家禽养殖公司起诉国家卫计委,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的消息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H7N9应不应该称为“禽流感”?在这个观点上,家禽养殖公司与国家部委之间存在迥异。养殖公司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时,主动通过司法程序寻求解决,是企业法制观念增强的表现,无论起诉以何种结果告终,都是法治社会的进步,应给予掌声。畜禽养殖公司面对环保、补贴和损毁等“特别对待”时,他们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但谁又能真正赢得官司?

编者按:2014年3月20日晚,鸡病专业网收到来自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程恩宝发给本网的邮件,邮件主题内容为“德惠市程鹏家禽就H7N9对国家…

近日,一则吉林一家禽养殖公司起诉国家卫计委,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的消息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H7N9应不应该称为禽流感?在这个观点上,家禽养殖公司与国家部委之间存在迥异。养殖公司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时,主动通过司法程序寻求解决,是企业法制观念增强的表现,无论起诉以何种结果告终,都是法治社会的进步,应给予掌声。畜禽养殖公司面对环保、补贴和损毁等特别对待时,他们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但谁又能真正赢得官司?

案件一:家禽企业起诉卫计委 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

编者按:2014年3月20日晚,鸡病专业网收到来自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程恩宝发给本网的邮件,邮件主题内容为“德惠市程鹏家禽就H7N9对国家卫计委提起行政诉讼”。现将内容和原稿照片公布如下:

案件一:家禽企业起诉卫计委 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

原告:吉林省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

行政起诉状

原告:吉林省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原告: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德惠市布海镇苗家村二组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相关组织会商建议使用“H7N9”、“H7N9病毒”名称。国家卫计委没有法律依据加上“禽”字,用“H7N9禽流感”对外公布,与国际组织通用行为不符。程鹏家禽公司起诉国家卫计委,要求卫计委按照相关国际组织的建议,用“H7N9”、“H7N9病毒”等名称代替”H7N9禽流感”…[详细]

法定代表人:程恩宝,董事长。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相关组织会商建议使用H7N9、H7N9病毒名称。国家卫计委没有法律依据加上禽字,用H7N9禽流感对外公布,与国际组织通用行为不符。程鹏家禽公司起诉国家卫计委,要求卫计委按照相关国际组织的建议,用H7N9、H7N9病毒等名称代替H7N9禽流感…[详细]

案件二:养鹅场遭强拆 状告政府获胜诉但无赔偿

联系电话:13944967777。

案件二:养鹅场遭强拆 状告政府获胜诉但无赔偿

原告: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平地村杨某等3户鹅农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南路1号。

原告: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平地村杨某等3户鹅农

被告: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斌,主任。

被告: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人民政府

2009年10月,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向各区镇下发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规定的通知,将仙溪水库及其周边500米的范围内,纳入到了禁养区域。禁养区域内养殖户限期搬迁,并对搬迁养殖户发出《限期搬迁通知书》,获得一定的补偿的养殖户均停止养殖搬离仙溪水库,只有杨某等三家养殖场因没有获得任何补偿,拒绝搬离。2012年8月,杨某等三家养殖户向南海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大沥镇政府暴力拆除养殖场设施的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超过500万元…[详细]

案由:行政诉讼。

2009年10月,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向各区镇下发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规定的通知,将仙溪水库及其周边500米的范围内,纳入到了禁养区域。禁养区域内养殖户限期搬迁,并对搬迁养殖户发出《限期搬迁通知书》,获得一定的补偿的养殖户均停止养殖搬离仙溪水库,只有杨某等三家养殖场因没有获得任何补偿,拒绝搬离。2012年8月,杨某等三家养殖户向南海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大沥镇政府暴力拆除养殖场设施的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超过500万元…[详细]

案件三:养猪场因环保被关闭拆除 起诉政府被驳回

诉讼请求:

案件三:养猪场因环保被关闭拆除 起诉政府被驳回

原告: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一家养猪场吕某

一、判决被告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称谓错误,予以撤销;

原告: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一家养猪场吕某

被告: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政府

二、判决被告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称谓重新做出具体行政行为;

被告: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政府

2010年6月,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政府作出《海口市人民政府关于关闭并拆除养猪场的通知》,认定吕某在位于永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范围内从事养猪活动时,排放了养殖废水、生活废水及养殖废渣,要求吕某自行关闭并拆除位于永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的养猪场,并将所有生猪搬离永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养殖户吕某要求海口市政府撤销《海口市人民政府关于关闭并拆除养猪场的通知》,并责令海口市人民政府就拆除其养猪场的行为给予行政赔偿70万元..

三、由被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2010年6月,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政府作出《海口市人民政府关于关闭并拆除养猪场的通知》,认定吕某在位于永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范围内从事养猪活动时,排放了养殖废水、生活废水及养殖废渣,要求吕某自行关闭并拆除位于永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的养猪场,并将所有生猪搬离永庄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养殖户吕某要求海口市政府撤销《海口市人民政府关于关闭并拆除养猪场的通知》,并责令海口市人民政府就拆除其养猪场的行为给予行政赔偿70万元…[详细]

案件四:野猪养殖户索要扶持款 状告农业部门判败诉

事实与理由:2013年3月在我国发现首例人感染H7N9病毒以来,被告将其称谓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并在媒体上予以宣传,在社会上造成了重大影响。

案件四:野猪养殖户索要扶持款 状告农业部门判败诉

原告:云南省景洪市晨晓商贸有限公司

原告认为:

原告:云南省景洪市晨晓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云南省景洪市农业局

1、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相关组织会商建议使用“H7N9”、“H7N9病毒”名称。被告没有法律依据加上“禽”字,用“H7N9禽流感”对外公布,与国际组织通用行为不符。

被告:云南省景洪市农业局

2009年3月,发展驯养和发展野猪养殖产业的景洪市晨晓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龚最荣,看到景洪市实施中央财政扶持现代农业发展生猪产业项目工作的公示后,发现景洪市28家生猪养殖企业及个人均获得了5万元至55万元不等的扶持款。而在这份公示的预选名单上,却没有他的公司。云南省景洪市在实施中央财政扶持现代农业发展生猪产业项目过程中,因没有将野猪养殖户纳入扶持范围,景洪市晨晓商贸有限公司将云南省景洪市农业局告上法庭,要求判景洪市农业局“乱作为,并责令其改正”…[详细]

2、H7N9病毒在很多动物中检出过,不仅禽和鸟疫病同源,而且在其他动物如水貂等都有检出,而全国养禽场没有检出H7N9病毒案例。活禽市场病毒来源不确切,在病原不清楚前,不应用带有特定指向的“禽”字称谓。

2009年3月,发展驯养和发展野猪养殖产业的景洪市晨晓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龚最荣,看到景洪市实施中央财政扶持现代农业发展生猪产业项目工作的公示后,发现景洪市28家生猪养殖企业及个人均获得了5万元至55万元不等的扶持款。而在这份公示的预选名单上,却没有他的公司。云南省景洪市在实施中央财政扶持现代农业发展生猪产业项目过程中,因没有将野猪养殖户纳入扶持范围,景洪市晨晓商贸有限公司将云南省景洪市农业局告上法庭,要求判景洪市农业局乱作为,并责令其改正…[详细]

案件五:7万只蛋鸡被淹死 养鸡户状告政府索赔480万

被告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的称谓,对我国禽业养殖造成了重大冲击,产生了极大的副作用,应予以纠正。

案件五:7万只蛋鸡被淹死 养鸡户状告政府索赔480万

原告: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一家禽养殖场陈某

为了保障我国禽业的健康发展,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决。

原告: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一家禽养殖场陈某

被告: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政府

此致

被告: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政府

2013年7月,一场暴雨来袭,武汉市江夏区郑店三门湖有一道中心闸在暴雨来袭时未按要求开启,导致上游养鸡场被淹,9万只蛋被淹死7万只,直接损失310万元。陈某认为,除了事发当日降大暴雨外,更重要的是中心闸没有开启,虽然是天灾,但更应该是人祸,将江夏区政府及下游的鲁湖渔场告上法庭,索赔480万元…[详细]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3年7月,一场暴雨来袭,武汉市江夏区郑店三门湖有一道中心闸在暴雨来袭时未按要求开启,导致上游养鸡场被淹,9万只蛋鸡被淹死7万只,直接损失310万元。陈某认为,除了事发当日降大暴雨外,更重要的是中心闸没有开启,虽然是天灾,但更应该是人祸,将江夏区政府及下游的鲁湖渔场告上法庭,索赔480万元…[详细]

案件六:种猪场称因高速路爆发口蹄疫 索赔5700万元

原告: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

案件六:种猪场称因高速路爆发口蹄疫 索赔5700万元

原告:辽宁省大连普兰店市英巍良种猪合作社

2014年3月18日

原告:辽宁省大连普兰店市英巍良种猪合作社

被告: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

附:原稿照片

被告: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

2011年10月,由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建成通车的皮炮高速公路,与大连普兰店市英巍良种猪合作社距离过近,最近处只有12米,不符合间隔500米或1000米的国家标准。

行政起诉状内容第一页行政起诉状内容第二页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接待登记表

2011年10月,由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建成通车的皮炮高速公路,与大连普兰店市英巍良种猪合作社距离过近,最近处只有12米,不符合间隔500米或1000米的国家标准。2012年5月,英巍良种猪合作社提出,高速路几乎零距离地建设违反了我国卫生防疫的相关规定,提高了养殖场的疫情风险,直接导致养猪场无法继续正常经营。一纸诉状将高速公路的建设方辽宁省高速公路建设局告上法庭,向辽宁省高速公路建设局提出5710万元巨额索赔…[详细]

2012年5月,英巍良种猪合作社提出,高速路几乎“零距离”地建设违反了我国卫生防疫的相关规定,提高了养殖场的疫情风险,直接导致养猪场无法继续正常经营。一纸诉状将高速公路的建设方辽宁省高速公路建设局告上法庭。当年11月,该养殖场恰好爆发口蹄疫疫情,2500头良种猪被全部扑杀。根据养殖专家的建议,该猪场已经不适合继续生猪养殖生产,建议该猪场整体搬迁,理由是根椐农业部2010年颁布的《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规定,种畜禽场应距离公路等主要交通干线1000米以上。英巍良种猪合作社经资产评估,向辽宁省高速公路建设局提出5710万元巨额索赔。

辽宁省高速公路建设局则指出,种猪场周边三四百米处还有村庄、水库、学农基等,认为种猪场建场时就不符合防疫规定,而且污染源并不止高速公路一个,无法得出邻近高速公路必然导致种猪疫情的结果。只愿在皮炮高速公路匝道邻近种猪场处设置了三段高2.8米的声屏障隔离墙,共500延米,拒绝补偿。

2012年9月,辽宁省高级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本案当庭没有宣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