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土地都流浪出来了,把土地流转给合营社后

3月24日,在垦利县永安镇二十八村有机藕种植示范园区,工人在忙着采藕。
“以前在家里种好几十亩棉花,累死累活的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现在好了,土地…

(通讯员 朱丽君
韩春茂)时下正值春耕大忙季节,4月12日,笔者来到了奇台县吉布库镇涨坝村,原以为可以看到一些机声隆隆、抢墒播种的繁忙景象。可到村里,却没有看到农民在田地里忙碌的身影。

新华网重庆3月9日电在梁平区回龙镇寒岭村的乡间地头,本应肩挑手扛忙春耕的村民走进优博花椒种植合作社的种植基地,开始了“上班族”的生活。“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后,除了每…

3月24日,在垦利县永安镇二十八村有机藕种植示范园区,工人在忙着采藕。

陪同采访的吉布库镇党委副书记高树青告诉我们:“这个村的农民都不种地了!”土地是农民的饭碗,农民不种地靠什么生活?带着这个疑问,笔者在连片的滴灌田边遇到了正在修建滴灌水井的村民王金仁。笔者问他农忙季节,村里的农民都到哪去了?王金仁说:“村里的土地都流转出去了,村民们打工的打工,到企业上班的上班,有的种粮大户被合作社雇去种地、浇水,一个月有4500元工资。”他说:“种田是秋天见钱,打工是天天见钱。自己带领一帮人打工,现在承包修建水井1个能挣110元,一天修3个就是300多元,一年收入4、5万元不成问题。

新华网重庆3月9日电在梁平区回龙镇寒岭村的乡间地头,本应肩挑手扛忙春耕的村民走进优博花椒种植合作社的种植基地,开始了“上班族”的生活。

以前在家里种好几十亩棉花,累死累活的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现在好了,土地流转出去了,每年按时给租金得一份儿钱,我们去企业打工挣一份儿钱,现在领着双薪呢。3月24日,在垦利县永安镇丰源公司上班的二十八村村民贾美华对我们高兴地说。

王金仁给笔者分析起了土地自种和流转出去的效益:“现在靠土地增产增收已经不大可能了,它已经达到上限了。像我5个人种上50亩地一年下来,就按现在千元田的收入也就5万块钱,开支也大,一年种地下来存上3万元,第二年开春又要买种子、买化肥、交水费,钱又没有了,挣不了几个钱,不如把土地流转出去还能收入2万多块。自己再出去打工,一天挣个100多,再加上四轮子,一天有200多块钱。”

“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后,除了每年都能拿到土地流转费外,还能到合作社打工拿工资。”寒岭村村民罗素容自从把自家的土地流转出去以后,就到合作社上班了。“我今年62岁了,这个年龄出去打工别人都会嫌老,没人要,只能在家带孙子做饭。现在不仅可以照顾家里,还可以“上班”挣钱,每天有60元的收入。”

多年来,垦利县永安镇二十八村的村民以种植棉花为生,但棉花的收购价格这几年一直不高,而且种植棉花很麻烦,受累不说,投入大,收益少,要是包地种的话还有可能赔本。所以村里的青壮年劳动力大多选择去企业打工,家里的土地很多都荒了。村党支部书记马广华说:俺们村现在80%多的青壮年都到企业上班去了。

在村里,王金仁算是个头脑灵活的人。早几年,涨坝村建起了7座蔬菜大棚,作为党员,王金仁带头承包。蔬菜种出来了要用车拉到市场上去卖,可当时自家没有车,雇别人的车运费价格要的很高。他就狠下了心,和媳妇商量后到乌鲁木齐买回了一辆车,专门往县城批发自产的蔬菜。

在寒岭村搞土地扭转之前,罗素容跟其他村民一样,守着自家三亩田地种着玉米和水稻,起早贪黑地做农活,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再苦再累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那时候罗素容和老伴一年忙到头收入不过四五千元,除去日常生活花销,想要存点积蓄都困难。

来到王金仁家的花卉育苗大棚,大棚里的万寿菊、孔雀草、牵牛花等各种花卉幼苗叶片上挂着水珠,娇嫩欲滴。王金仁的妻子陈桂兰一边忙着给花卉拔草,一边乐呵呵地介绍着育苗品种。“我家现在育有3棚花卉苗,这一棚有4到5万棵苗子,总共有12万5千苗,5月初就可以出棚了,按每棵苗1块算的话3个棚也能收入12万多元,比种地要好多了。”

2014年,寒岭村将土地流转给专业种植大户后,罗素容和其他村民的生活慢慢发生了变化。“除了每年土地的租金外,还能就近打工,在自家地里干活还能领工资,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涨坝村有村民100户,总人口448人,人均耕地14亩。2009年,涨坝村成立了沙林湾农业综合开发专业合作社。2012年,全村8000亩耕地整体流转到了合作社。合作社与奇台祥瑞淀粉厂共同经营种植土豆,实行订单农业,农户以每亩土地流转费450元,年底再根据合作社产生的经济效益分红。

承租了寒岭村3000亩流转土地的优博花椒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罗晓兵介绍,花椒种植基地一年四季都需要大量工人进行除草、施肥、剪枝、采摘,特别是到了采摘期的时候每天至少需要四五百名工人,而这些工人都是当地的村民。“我也是农村人,在农村,土地就是“命根子”,村民把土地流转给我们,虽然没用土地种了,但他们可以来我们合作社打工,可以在家门口上班挣钱。”

村民们再不用为种什么而发愁,纷纷走出家门打工赚钱。村民曹志国家的土地也流转到了合作社。但和土地打了十多年交道的曹志国舍不得离开土地,他和其他3位村民又从合作社反租了2000亩地,计划全部种上订单土豆,每公斤保底价0.9元。按每亩产土豆2.5吨计算,今年纯收入至少90万元。他说:“原来的土地比较分散,现在通过流转都集中起来了,全都压上了节水滴灌,地好种多了,打药呀什么都好管理了,还没有啥风险。”

罗素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现在老伴在附近镇上帮别人看守工地,每月有1600多元收入,而她在合作社打工只要每月有活做,一个月也有1800元工资,再加土地租金收入,两口子每年能挣上三四万元,不仅解决了一家人的日常花销,每年还能存些积蓄。

在淀粉厂,村民余燕玲正在和50多位妇女一起为合作社剜土豆种子,每天能挣100元。看到笔者过来,她与其他几位村民七嘴八舌谈起了不种地出来打工的感受:“在家也闲着呢,出来打工有这么多的人在一起,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很高兴,同时还有收入,很好。”

如今的回龙镇不断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继续重点发展好现代农业、特色农业,大力推行集约化、连片化种养殖等特色农业,不仅为留守乡村的劳动力提供就近就业机会,还让村民有了稳定的“租金、薪金”等增收渠道。

土地虽然流转出去了,但农民增收致富的信心还是十足。余燕玲说“今年我们村的人有养鸡的、养羊的、养猪的、种菜棚的,还有打工的,只要能挣钱干啥的都有。今年我们自己也要比一比,看今年下来到底谁家的收入最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