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不是所有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主要的改革目的是要盘活农村建设土地市场

农村土地改革是我国新一轮改革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由于不同土地在经济发展和人民物质生活作用方面具有不同的作用,所以在农村土地改革中对于不同类型的土地应该区别对待。就在农村中土地…

依旧是处于深冬的时期,但是农村土地的改革示范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征战。近期,我国的第七次会议开办,此次会议是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开展的,此次的会议审议了《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被广泛解读为农村土地改革三箭齐发,标志着新一轮土改大幕正在开启。
新一轮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遇到的首要问题就是耕地保护。对此,中央党校三农问题专家曾业松教授表示,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是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底线,是试点的大前提,决不能逾越。
没有土地,焉能产粮?以粮安天下,这是治国理政的朴素道理。
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是我国粮食安全的战略目标。要实施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必须严守耕地保护红线。
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总规划师严之尧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国内粮食生产,要严守耕地保护红线,划定永久基本农田,不断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
保护耕地是国家保障粮食安全的战略行为,理应由国家承担保护耕地的必要成本。要达到政府与农民之间保护意愿和保护效果的统一,运用法律、行政和经济手段,促进保护措施的多元化。实现均衡发展是国家的基本责任,必须给予保护耕地任务重的地区必要的财政支持。
严之尧分析,对于以生产粮食为主的地区而言,耕地保护量大、任务重,在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同时,收获的经济效益却相对低下,产生了种地不如种房子保护耕地就是保护落后等错误认识,缺乏保护耕地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而对经济发展快的地区,由于占用耕地没有付出相应的成本,大手大脚使用耕地也就不可避免。
农民和基层政府是耕地保护的主体,理应获得必要的经济补偿和转移支付。目前我国农户的户均农地规模为0.5公顷,相当于欧盟的1/40,美国的1/400。人均农业资源不足的现状决定了我国农业小规模生产的特性。小规模农业一方面面临着与世界主要农产品出口国的直接竞争,另一方面还承担着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农户生计安全的两重重任,对这些保护耕地的地区和农民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显得尤为急迫和必要。
采取严格的管控性措施,坚持土地用途管制,严格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做到各类建设少占地、不占或少占耕地,以较少的土地资源消耗支撑更大规模的经济增长。只有实行这样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才能确保国内粮食的基本自给,才能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实现我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我国农村改革已经步入深水区,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是必须蹚过的河。在新一轮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中,这三项改革被简称为农村三块地改革。
过去在征收农民土地时,长期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农民土地被征收后,土地所有权都转为国有;另一个则是征收集体土地对农民的补偿标准比较低。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了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谈到征收农民土地时表示,根据《决定》精神,今后应提高农村土地征收的补偿标准,兼顾国家、集体、农民三者利益。根据现行的土地管理法第47条规定,农民集体土地转化为城市建设用地后补偿标准最高不超出土地被征收前3年年均产值的30倍,同时土地管理法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各地不同情况决定是否提高补偿标准,具体由省一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补偿款不够,可以从当地政府获得的土地出让金纯收益中提取,现在很多大中城市的补偿标准都突破30倍了。
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主要指内在机制、定价原则等方面的统一,而不是说各种不同用途、不同类型的土地都在一个市场买卖。陈锡文表示,按照现行土地政策,不是所有土地都可以入市,只有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才可以。
陈锡文强调,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不是所有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所谓农地入市或农村集体土地入市是不准确的。入市有着明确的前置条件和限制条件,前置条件是只有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这部分土地才可以,限制条件则必须是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这是因为农村的集体建设用地分为三大类:宅基地、公益性公共设施用地和经营性用地。也就是说只有属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如过去的乡镇企业用地,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才可以进入城市的建设用地市场,享受和国有土地同等权利。
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是农民及农民集体重要的财产权利,关系到每个农户的切身利益。通过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确权登记发证,依法确认农民的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可以有效解决土地权属纠纷,化解农村社会矛盾,为农民维护土地权益提供有效保障,从而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促进农村社会稳定与和谐。
总的来看,农村三块地改革必须坚持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三条底线不动摇。
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我国农村改革再出发定了调,而今年中央1号文件则对农村改革进行了全面部署。严之尧说,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在今年的中央1号文件中十分瞩目。一个是稳定承包权,一个是放活经营权。具体说,就是在落实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的基础上,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并保持长久不变,在坚持和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前提下,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引导和规范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完善农村宅基地管理制度。改革农村宅基地制度,完善农村宅基地分配政策,在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前提下,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农村三块地改革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得到审议,是1号文件关于推动农村土地改革的进一步深化。
改革措施的实行,必须有改革方略来指引。三权分置思想,就是农村土地改革方略的核心。今年9月举行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强调,要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促使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形成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经营权流转的格局。
曾业松表示,三权分置思想是我国农村土地改革的指针,循着这个方向,新一轮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必然呈现新局面。

农村土地改革是我国新一轮改革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由于不同土地在经济发展和人民物质生活作用方面具有不同的作用,所以在农村土地改革中对于不同类型的土地应该区别对待。就在农村中土地作用的不同,主要将农村土地改革中的重点分为两类,一类是建设用地,另一类是耕地。

对于建设用地,主要的改革目的是要盘活农村建设土地市场,使农村土地可以进入市场流通。所以对于农村建设用地特别是城市周边地区,要以市场改革为主,引入市场机制,通过市场的作用使农村建设用地可以进行有效的流通,这既可以保证征地农民有合理的收入,又可以增加城镇建设用地的供应,缓解目前我国房地产市场土地供应紧张的局面。

对于耕地改革应该是这次改革中的难点,应将农民福利和我国粮食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首先,应该确定我国下一步的农业发展规划是要朝着农场式的发展模式发展还是继续沿着我国传统的家庭模式为主。根据国外比较成功的发展经验以及我国的农业和地理实际,笔者认为我国下一步应该采取农场式的发展模式与家庭式发展模式相结合的模式,这样既能因地制宜,合理有效地利用我国现有耕地资源,也能适应现代农业对科技和技术的要求,增强我国农业的竞争力。近年来,我国也开始推行在部分地区鼓励试点农场式发展模式的相关政策。

其次,要考虑采取农场式发展模式的地区,现有的从事农业的农民的就业问题。现代农场式农业普遍机械水
平高,意味着对于劳动力的需求将大量减少,虽然农场日常经营也需要部分劳动力,但仍将有大量劳动力剩余,原先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不存在失业问题,一旦在农场式农业模式下,农民没有耕地了,就存在失业问题了。笔者认为,对于这部分失业农民,可以通过发展乡镇企业和其他的农村副业来进行有效的吸收。

再次,应该如何保障我国粮食安全。一旦采用农场式的农业发展模式,农场进行生产的动力是经济效益,如果进行粮食生产获得的收益低于社会平均收益,那么他们将放弃粮食生产而转向其他盈利高的经济作物,这就将影响我国的粮食安全。要想在农场式的农业发展模式下保障我国的粮食安全,就要在粮食定价方面做到真正的市场定价和适当的农业补贴相结合。一方面,由市场决定粮食价格是有效配置资源的基础;另一方面,根据国内外经验,对于粮食生产进行适当补贴是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方式,这可以保证足够的粮食产量。

最后,要加强我国现有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近年来,我国对农业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农业基础设施得到有效的改善,但是这都是按照现有的家庭式农业发展模式进行的投资,对于以后的农场式并不适用,有的可能还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因此,为了合理有效利用资源,避免浪费,可以适度放缓现有农业基础投资,等农场式规划合理后再按照新的模式进行投资,或者在现有投资阶段,转变方式,按照农场式的要求进行相应的投资。

总之,农村土地改革既要做到有效利用农村土地资源,增加农村土地资源的价值,更要做到保障好农民的生活和国家的农业发展。

相关文章